為了ARS而在樂乎出沒~
5人の嵐が好きで、恋人のタイプなら雅紀さんを決めました。
山コンビと総武線コンビを応援します。
喜歡五個人的嵐,喜歡的戀人類型是雅紀。
應援山組和竹馬~~~
如果我不寫文,就是在看文的路上(^_-)-☆
 

恆 好 (下)

CP向:山組/智翔。架空。ABO設定。

    櫻井怎麼也料想不到,跟大野說了岡田的事,原以為可以讓對方放心並更多信任自己,卻造成了反效果。

 

    那天櫻井結束了店裡的工作回家,就看大野正襟危坐地等在客廳,一副今天要是沒有說清楚講明白,就不放人去睡覺的樣子。
    伴著兩杯熱茶,櫻井把他跟岡田曾經有婚約的事情說了,也說了岡田的來意。但還是隱瞞了岡田在他面前釋放了Alpha信息素的事,自然也沒提岡田要他注意大野的身心狀況,是不是有所謂的戰後壓力症候群。
    

    原本還想藉機跟大野提案,也請大野和自己分享一件事物,對方卻只是在櫻井說完話後,默默地拿著自己的茶杯,回到工作室裡,緊緊地關上了門。

    就這樣又退回了原點,可能比原點還要糟糕。

 

    櫻井好幾天見不到大野的人,大野很刻意地避開所有兩個人可能碰面的時間跟地點,明明就住在同一個屋裡的,若不是大野的牙刷毛巾、換洗的衣物仍會出現在浴室裡,櫻井都快懷疑大野已經從那棟房子裡搬出去了。

 

    櫻井坐在店舖的櫃台裡,瞪著放在檯面上的抑制劑,彷彿跟它有甚麼深仇大恨似的。

    不想吃!要吃!不想吃!要吃!大腦反覆下著指令,搞得他自己有點神經衰弱。正想認命地打開藥包乖乖服用,母親正好過來。

    「小翔.,我今天早上看到小智他,臉色不太好......?」大野媽媽試探地問了。
    「媽媽你見到智君了啊?!」更無奈的是,大野好像只是逃避著他而已。
    「嗯!上回有人希望他多做幾個小置物盤,他今天拿來給我,客人也來取貨了。但是他臉色很差,我問了他,他甚麼也沒說。」母親到底是擔心兒子的,只好來櫻井這邊探探口風。
    「我不知道......,不瞞媽媽說,他躲著我好幾天了......。」櫻井有氣無力地回答道,大野到底介意甚麼,完全摸不著頭緒。
    大野媽媽知道兒子很是古怪,不好再說甚麼。看到桌面上的抑制劑,反而心疼起櫻井來:「抱歉,到現在還要讓你吃這個......。」
    「沒關係的,我的身體還沒有產生排斥的作用,只是變得有些難入口.....。」

 

    不想長輩擔心,櫻井決定吃藥前先去店裡找他小時候最愛吃的糖果,鼓勵一下很不想吃抑制劑的自己。這時候大野爸爸就火急火燎地衝進來,中斷了櫻井與母親的對話。

    「小翔!快點準備一下,跟我出門!」
    「甚麼事啊?這麼匆匆忙忙的!」
    「今天商會會長請喝孫子的滿月酒,我都忘了!剛才和對街電器店的老闆聊天才想到,年紀大了記性越來越不好。」大野爸爸抹了下額上的汗,「小翔好了嗎?!還有禮物!我記得前幾天就放在櫃台下了!」
    「我好了!」櫻井快速地穿上西裝外套,換了皮鞋,再把禮物拿在手上:「可以出發了!」
    「小翔,注意你跟爸爸都別喝太多!」想是那種場合,主人家可不會節省酒水。
    「我會注意的!那店裡的事就麻煩媽媽了。」

    

    話說如此,這樣喜氣的場合,櫻井還是多喝了兩杯。
    也不是第一次跟大野父親出門去應酬,通常顧慮著櫻井是Omega,父子倆都會節制。但櫻井今晚看著那對年輕夫婦懷裡抱的小生命,那份喜悅感染著所有來參與的人,心裡好些感觸。
    不知道跟大野擁有孩子會是甚麼感覺?男性的Omega不多見,懷孕的風險好像也比女性高,他是不是真的能生啊?大野會是個甚麼樣的爸爸?喜歡男孩還是女孩?前幾天大野特別來喫茶店接他回家,還問了岡田的事情,都讓櫻井相信,大野對他的態度是有在改變的,可是為什麼現在又是這樣?!
    也想起了被他擱在櫃檯上的抑制劑,幸好離熱潮期還有幾天。為了慰勞必須硬著頭皮吞抑制劑的自己,櫻井決定稍微放縱一下下。

 

    不過等他回到家裡,看到客廳桌上放著大野已經簽好名的離婚申請書,還是把他嚇得酒都醒了。
    

    先是驚嚇、然後傷心,接著就生起氣來!

    櫻井拿著那張離婚申請書,氣沖沖地上樓,拍打著工作室的門,「大野智!」些許是喝了酒,膽子變大了,櫻井也顧不得禮貌,音量也比平時大很多:「你就是討厭我非得要跟我離婚,也請你當面跟我說清楚!」
    「大野智!!是男人你就開門!」再提高了音量還用了激將法,手都拍痛了,裡頭仍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越想越生氣難過,櫻井決定破門而入,他雖然是Omega,但可不是手無縛雞之力,要破壞一個家用的門鎖,可還難不倒他。

    匡噹一聲,工作室的鎖被櫻井用榔頭敲壞了,只是一開門,房間裡的氣味就讓櫻井渾身一個機靈。
    是Alpha的信息素!Omega的本能如此告知他。
    櫻井踏進工作室,桌上還擺著做一半的作品,卻沒看到大野的身影。感受到Alpha的信息素越來越濃,循著本能的牽引,讓他發現原來大型收納櫃後面,還有一道暗門。那是個視線的死角,門板還跟牆壁和櫃子還都是一個色,他之前進來都只想著可以跟大野多說幾句話,從沒有注意到這道門的存在。

    櫻井一點猶豫都沒有,立刻推開了暗門。
    

    「你不要過來!」

    不要過來的部分

 

    

*

 

    是許久不見的好夢。
    清澈的溪水,滿山滿谷的百合花,大野躺在青綠的草地上,享受帶著花香的涼風吹拂,每一個毛細孔都舒服暢快。
    從夢境中的轉醒,知道自己躺在主臥室的床上,昨夜第一輪的情事結束,就把人從暗室裡抱了回來。而身旁的人也醒著,正用手指描畫著他頸側的疤痕,麻麻癢癢的。

    「做甚麼呢?!」忙了大半夜,聲音有點乾。
    「智君這裡,好像沒有那麼腫了。」櫻井的聲音也有點啞,卻還是低沉好聽,「昨天晚上好腫,還有點充血的樣子。」
    大野聞言自己伸手摸了一下,想到這場來得莫名的熱潮期,看來還是得去找醫生一趟。
    側個身和櫻井面對面,棉被底下兩人都是裸的,隨著姿勢的改變摩擦著彼此的肌膚,喚醒昨夜好幾個親暱的畫面。

    大野凝視著應該好好補眠卻不肯安分睡覺的戀人,曉得對方是有甚麼話想說。

    「......,好想知道更多關於智君的事......。」身體交流完了,理性的部分也還是需要補充一下,卻在說完後又打個大哈欠。
    「先睡吧!想知道甚麼,都再跟你說。」婚結了,標記完成了,來日方長。

    

    等兩人這回的情潮退去,是三天後的事。

    這段時間裡,他們做愛、分享著關於彼此的大小事、看著對方發呆或傻笑,宛如熱戀中的情侶。

 

    大野說,腺體其實是他自己弄傷的。
    那時部隊佔領了一個敵方的村落,有人提案要殺光村落裡所有老人小孩,只帶走年輕的女性當作人質。他站出來極力反對這些人的意見,所以被報復。
    他被下了藥,再和一個發情的Omega關在露天的牢籠裡,圍觀的人嘲諷著聽說大野智是君子,從來不肯尋歡取樂,倒要看看他有多能忍。
    在牢籠裡退無可退,素昧平生的Omega也可憐兮兮地看著他。戰爭時,在人前做一場愛有甚麼了不起,侵犯一個Omega再拋棄他有甚麼了不起,反正人命尊嚴都不值錢。可是大野不想,本能不該是被拿來做這種踐踏人性的事,被下了藥的Alpha,甚至有可能弄傷對方。舌尖咬破了,指甲嵌入掌心,身體內的欲望仍是叫囂個不停,大野心一橫,撿起地上一顆尖銳的石頭,狠狠地往自己的腺體砸去。
    幾乎是自毀的舉動,終止了這場鬧劇。但大野的日子並沒有比較好過,總是被派去參與最危險艱難的任務,每天都在槍林彈雨血腥殺戮之中。他開始失眠、睡著了也是做惡夢,半夢半醒中毆打過同袍被拘禁......,好不容易捱到戰爭結束,雖然知道應該回歸平靜日常的生活卻沒有辦法,接觸人或不接觸人都可能讓他焦慮慌恐,所以他深居簡出,哪怕是惡夢連連幾日都不能好睡,也藏著不讓家人發現。
    聽著大野的往事,櫻井替戀人傷心難過又委屈的情緒大爆發,哭著說以後智君只要做自己喜歡的事就好了!再也不會有人來強迫他做那些可惡可怕的事。

    「別哭,我還有件事要跟你商量。」為了哄住戀人的眼淚,大野決定轉個話題。
    「甚麼?!」抹了抹眼淚,再吸了吸鼻子。
    「關於你想從政的事......。」這下標記了,可不是離婚就能解決:「我們再去拜託岡田先生看看,可以怎麼為你安排?」
    「你就是為了這個要跟我離婚?!」想到那紙離婚申請書就有氣。
    「那是你的夢想不是嗎?!」
    「話是這麼說,不過我也正在實現我人生中的另一個夢想。」

    記得初中時,性徵轉化那一日他被送到學校的保健室休息,母親特別趕來學校看他。
    那時年紀還小,初潮除了讓他有點發燒和全身乏力,倒也沒有發情的困擾。但是當醫生跟他說,他應該是Omega的時候,身為男孩子,還是不免沮喪。
    櫻井扁著嘴跟媽媽抱怨著:「男生是Omega好麻煩的啊......,好多事不能做了。」
    「是呢!的確有一些不方便......。」母親把冷毛巾放在兒子的額頭上:「可是小翔的味道是百合花,媽媽覺得是個好預兆。」
    「為什麼?!」百合花好像在公園的水池邊就看得到,並不是甚麼特別名貴的花種。
   「百合,百年好合,是代表婚姻幸福美滿的花喔!媽媽相信,你將來一定會有個好伴侶的。」
    

    母親的話就像是童話故事裡仙女的祝福,他一直銘記在心。
    但他不是童話裡等著被王子拯救的公主,他知道幸福是要自己爭取。

    上島先生說,還是沒辦法幫他安排跟大野智見面時,他不死心,跑去跟蹤了大野一天。
    或許是運氣好,他去那天就看到大野拿了釣竿水桶和畫具出門,先到郊外的河邊釣了一陣子的魚,收穫了幾條魚後就收了釣竿,拿起畫具在河邊寫生。最後把魚送到近郊的一間民宅。來應門的是一個年輕的女性,身邊還跟著兩個稚齡的孩子,一家人忙不迭地跟他道謝。事後知道,那一家的男主人已經在戰爭中喪生了,大野跟對方曾在一個部隊裡,所以一直惦念著。

    「就這樣你也敢跟我結婚?!」不知道該不該慶幸,還正好讓櫻井看見他比較正常的一日。
    「智君看起來是個重感情又善良的人啊!」紅著臉為自己抗辯。

    櫻井沒說的是,大野在河邊畫畫的時候,身後正好開著數朵亭亭玉立的百合花,那個畫面深深地烙進櫻井腦海裡。

    母親的祝福,年少時的憧憬,彷彿只要跟這個人在一起,都將可以實現。

 

*

 

    戰爭結束後的隔年夏天。

    晚餐前,櫻井抽空回家沖個澡,然後在自家的緣廊喝著麥茶納涼。

    一年前大野在庭院裡徒手挖的小坑,如今是個可以養出螢火蟲的小池塘了,還有小山跟小瀑布造景,淙淙的流水聲,為悶熱的夏天帶來涼意。
    大野說他看到一個旅館大亨的自傳,那個人說他小時候就為自家的溫泉旅館動手挖池塘。這讓喜歡手作的大野深感有趣,所以也就在自家庭院裡做一個。
    大野的手作已經成了店舖裡的固定商品,還有忠實的顧客,每週都來看有甚麼新作品沒有,也有人說想拜大野為師,這讓手拙的櫻井有點吃味,但戀人的才華被看見和認同,他比任何人都開心。

    「我回來了!」打招呼的聲音,伴隨著腳步聲來到庭院。
    「歡迎回來!」櫻井抬頭,笑著回應大野,「去了好久,診所很多人嗎?」
    「看完診我還去了別的地方......,」在櫻井身邊坐下,「也幫你買了鯛魚燒。」
    「我想吃!」聽到甜點眼睛就亮了。
    「晚餐後再吃吧!媽媽說等一下就可以吃飯了。」
    「好吧!」媽媽的愛心晚餐也是不能辜負,「那你去醫生那裡,醫生怎麼說?」
    「就先給我Alpha的抑制劑,至少這段時間得按時服用。」
    「很難吃的喔!」櫻井以一副過來人的口吻,幸災樂禍地說著。
    「為了你只好忍耐,」大野從口袋裡拿出一只御守放在櫻井手中,「我還去了一趟神社。」祈禱大野家的繼承人平安順利誕生。
    看著放在掌心的,寫著〝安產祈願〞的御守,櫻井有點恍惚,還沒有太多要當爸爸的實感:「太早了啦!才兩個月而已。」肚子都還沒有變大。
    「醫生都說了,第一胎的話從頭到尾都要很小心。」大野摸著戀人還平坦的腹部,生命的誕生實在不可思議。
    
    大野後來去了醫院,確認腺體受傷的後遺症。
    他失去了Alpha也會有的信息素氣味,這已經沒有辦法了,再者熱潮期變得極不固定。為了櫻井的孕期著想,這段時間只好先服用抑制劑,免得造成戀人的負擔。

    信息素味道沒有了,大野倒也看得開,因為可以讓戀人保留原本的百合花香,不會被自己的味道影響。只是櫻井還是常常嚷著自己可以聞到智君的味道,特別是懷孕後越發明顯。
    

    「那我是甚麼味道呢?!」故意問著。
    「甜甜的,很像蛋糕?煎餅?還是糖炒栗子的味道?」
    「你說的都是你愛吃的東西吧?!」幸好有人懷孕了,要不大野知道自己會被追著打。
    

    從他們同房後,到大野漸漸恢復原本的生活,大概又花了半年的時間。
    一開始睡在同一張床上,大野也仍會有被惡夢驚醒甚至向櫻井揮拳相向的時候,他自責得想回到工作室裡睡,櫻井堅持著說不許,男生挨個兩拳也不會怎樣,但是伴侶就是要睡在一起;工作室的門鎖自從被櫻井破壞後也沒有再修,他已經不需要再躲在那道門背後,狀況差的時候,櫻井跟家人都陪伴體諒著他;接著大野也開始接觸商行的工作,雖然沒有像櫻井那樣的商業頭腦,但是他分得清楚蔥薑蒜,爾偶還會提供給主婦一些自創的食譜,或者在店門口作畫,每次都可以招來人群圍觀,順便替店裡添幾筆生意。

    「對了!今天的新聞有報,准一哥秋天就會進入國會了。」櫻井多少仍關注著岡田的消息。
    「喔?!」

    「據說他是史上最年輕的議員呢!他的伴侶好像就是他的特別助理。」這年頭政治家也是需要一點花邊新聞作為話題。
    「......。」如果沒有那個晚上,是否一切都會不同?!

    察覺到大野的沉默,櫻井伸手覆在對方手上,」故意開玩笑地說:「智君該不會是後悔了吧?不行喔!寶寶都在肚子裡了。」
    「翔君......。」反手與之十指交扣。

    我才怕你後悔,但我不敢問,因為我是個自私的人,不想放開你,現在擁有的一切,讓我幾乎忘了戰爭時所有的苦。
    櫻井用著柔和的目光看著大野,對方雖然依舊不多話,但他們是戀人,是有著AO標記的伴侶,有些話就是不說,也能心領神會。

    南風徐徐,小池塘裡一條錦鯉突然〝噗通〞地跳出水面,打破了原本的寧靜,大野和櫻井同時笑了出來。

     

    「智君.....,現在的生活,我覺得很好......。」

    跟大野在一起,他完全可以想像自己十年後、三十年後甚至五十年後的樣子。一起生兒育女、孝敬父母、過著柴米油鹽忙碌充實的每一天,古老的經典上寫的〝執子之手、與子偕老〞(註),大抵就是這個模樣。

    

    流年似水,我們會在彼此身邊。
    

    這樣很好。

   

    這樣恆 好。

 

 

END.

 

 

註:「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源於《詩經》,原句是「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意思是:生死相依,我與你已經發過誓了;牽著你的手,就和你一起白頭到老。這是一個征戰在外不能歸的士兵,對妻子分別時所說的誓言。

 

後記:我心中還是有為智君設定一個氣味的。如果有人猜中~~可以跟我交換一個秘密,例如:想知道鞠的體重之類的(誰要知道(*ノωノ)

    將近期的寫作心情雜想另外碼了一篇,願意看我話嘮的可以戳(≧◇≦)

    謝謝閱讀,並喜歡這篇文字的妳。

追伸:  @消えていく 小夥伴猜對了,我設定的智君的氣味是:甜杏仁!!謝謝一起參加這回"美食生死戰"的小夥伴們!妳們都最可愛~~

评论(128)
热度(27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