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ARS而在樂乎出沒~
5人の嵐が好きで、恋人のタイプなら雅紀さんを決めました。
山コンビと総武線コンビを応援します。
喜歡五個人的嵐,喜歡的戀人類型是雅紀。
應援山組和竹馬~~~
如果我不寫文,就是在看文的路上(^_-)-☆
 

恆 好 (中)

CP向:山組/智翔。架空。ABO設定。

    大野媽媽看著櫻井拿著那些小玩意左擺右放,卻總是不太滿意而懊惱的樣子,忍不住笑了出來。

    幾天前,櫻井來跟父母親說了,希望更多人可以知道智君的才華,所以在店舖裡的一角擺上一張小桌子,鋪上有蕾絲的白色桌布,然後把大野做的那些小東西仔細地擺放起來。雖然在雜貨店裡擺放這麼一個桌子實在有些格格不入,不過反正店是自己的,不影響生意也不打緊,況且兩個年輕人開始有互動了,父母親最為樂見其成。

    「小翔,要不試試看用這個小架子?」大野媽媽拿出一個木製的格子展示架,「桌子不大,可以把一些東西放進格子裡,可能比都擺在平面要來的好。」

    「真不愧是媽媽!」櫻井從善如流地接受了母親的建議,「智君的藝術細胞應該是遺傳媽媽的吧!」想到母親在店前也都可以把蔬果擺的漂漂亮亮秀色可餐,這也是一門學問。
    「我跟爸爸都是做生意的,可不是藝術家,所以那孩子我們也不知道他到底像誰。」大野媽媽拿起桌上一只櫻花形狀的置物盤端詳著,「雖然知道他都在著迷一些手作,但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些。」
    「他還會做很多別的東西喔!」想到大野的手藝,櫻井由衷地讚嘆,「如果智君同意,我會再多拿幾樣來給媽媽看。」

    自從那日櫻井有機會踏進大野的工作室,兩個人的關係總算是有一點進展。
    雖然大野依舊話很少,也還是睡在工作室裡,但是他開著門的時間比先前多了,櫻井如果說要送茶水或點心給他,也鮮少被拒絕。
    櫻井猜想著,大野大概是因為身上的傷所以沒有自信,如果他的才華可以被看見和認同,或許可以幫助他建立信心。就跟大野說了,想把他的手作小物拿來店裡頭擺,特別是那種看了可以令人愉悅放鬆的小東西,一定會受歡迎的。
    一開始沒有特別想要販賣,果然一擺在店裡就有人詢問,後來櫻井跟家人討論,就擺了一個小盒子,讓購買的人自行訂價,而收到的錢,就捐獻給戰爭後收留孤兒的地方。
    櫻井這樣跟大野提案的時候,難得看見大野臉上露出了淺淺的笑意,說著都是不值錢的小東西,有人喜歡就好。

    大野媽媽看著櫻井一臉欣喜的樣子,跟先前講到大野就是束手無策的模樣大不同,還是耐不住好奇地問了:「所以你跟小智......,同房了嗎?!」
    欸!?櫻井臉一下就紅了,把頭搖跟波浪鼓一樣:「沒有,媽媽,我跟智君......,不、不是那種關係!」
    大野媽媽看著櫻井的反應,好氣又好笑:「你是他登記入籍的伴侶,還能是甚麼關係?!」
    「我、我知道......,只是想先從朋友做起。」好啦!他們抱過了,還有隔著杯子間接接吻。
    

    媽媽原本還想多問兩句,但聽見店門的鈴鐺響了,知道有客人上門,就掩著笑意去招呼客人了,讓櫻井一個人繼續在小桌子前,邊擺放那些小玩意,邊糾結他跟大野到底是甚麼關係。

    想起那一日的擁抱,還是會有點臉紅心跳。
    雖然曾經有過婚約,但准一哥一直只是把他當弟弟看待,長大後分隔兩地也鮮少見面。後來戰爭爆發,婚約也取消了,跟大野擁抱,就是他的初體驗。
    其實也只是他單方面地抱了人家,看來還是得再加把勁。
    而且就算吃了抑制劑,依然就能明顯感到身體裡甚麼東西冒了出來,蠢蠢欲動的。
    對方也能感受到吧?AO間的彼此吸引就是那麼奇妙。還希望大野不會討厭太主動的Omega才好,但怎麼覺得下回的抱抱遙遙無期?要是政府可以制定一條法律,為了增進伴侶或家人朋友間的情誼,火曜日就是抱抱日之類的該有多好。

    「小翔!」突然大野媽媽的呼喚打斷了櫻井的胡思亂想,「有你的朋友來找你!」

    我的朋友?櫻井暫停了手上的事,往店頭走去。
    高中或大學時期的同學好多都去從軍了,還能聯絡上的沒幾個,加上他跟大野結婚也很低調,還有誰會來到這裡找他?

    繞過一個置物架,櫻井就看到店門口有個男人的身影,穿著白襯衫卡其褲,還撐了拐杖。等走近一點看清楚臉後,櫻井得用手摀住差點要脫口的驚呼。

    「喲!バンビ!好久不見!」男人看到櫻井,笑著喊了只有他們彼此曉得的暱稱。

    各種喜悅的、感動的、不知所措的情感全部湧上來,逼的櫻井差點就要在店門口掉淚,男人撐著拐杖慢慢走近,摸了摸櫻井的頭。

    「我們......都以為你,以為你已經......。」激動哽咽地,沒法好好說完一句話。
    「九死一生,總算還能來看看我的バンビ過得好不好。」

*

 

    隔兩條街的喫茶店裡,店裡撥放著西洋樂曲,襯托著咖啡研磨沖泡而出的香氣。

    櫻井和岡田在店內的一角坐定,從來沒料想再見之時,已經是這樣的景況跟身分。
    岡田說,他在東方海洋上的群島執行任務,不幸在敵方的領地墜機,等到被發現的時候,腿傷的救治也遲了,動了手術又復健了一年半載,總算還能用拐杖走路。雖然知道戰爭結束了,但一時半刻也沒辦法回來,上個月終於輾轉回到國內。父母親已經告訴他櫻井家的情況,也說了不想耽誤櫻井翔,所以解除了婚約。

    「我去你家拜訪,也把你父母親嚇了一大跳!」岡田笑著說,其實大抵他回來,每個見到他的人都是一臉嚇壞的模樣。
    「那是當然的,你失去消息都快要兩年了。」想起這些日子的變化,都是不勝唏噓。
    「雖然我爸媽告訴我,已經跟你解除婚約,卻沒有告訴我你已經結婚了,還是我見到你父母才知道的,」岡田在此時換上了正經的口吻:「怎麼結婚辦的這麼低調?不像是櫻井家會做的事。」
    「我爸爸辭官,媽媽身體不好......,」加上大野的狀況特殊,「所以簡單辦了,想著不要勞師動眾。」
    「伯父的事情我也覺得惋惜,官場有時就是這麼現實,」岡田低頭喝了口咖啡,再抬起頭盯著櫻井的眼睛問了:「那你呢?還想從政嗎?!」
    沒料到岡田會提起這個話題,櫻井握著咖啡杯的手顫抖了一下,險些燙著自己。

    「我......,既然決定跟大野結婚,就沒再想了。」或許吧!如果當初沒有解除婚約,他還能以岡田家的人在政壇努力看看。只是物換星移,人事已全非。
    「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吧!」岡田勾了勾嘴角:「你不是還沒被標記嗎?」
    「准一哥!!」唉!這種事情在Alpha面前沒得隱藏。
    「老實說,你就這樣在那間雜貨店裡,未免太可惜了。」想起往事岡田露出了莞爾的笑容:「還記得有人高中時找我打棒球,邊投球邊喊著說要當這個國家第一個Omega性徵的總理大臣?!」

  「那真的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年紀才會說的話。」櫻井苦笑。

  「翔君!」既然是嚴肅認真的話題,就不適合再喊著綽號,岡田正色道

:「我可以帶你走。」

  「我原本對政治沒有興趣,只想當個飛行員。但是這場戰爭讓我有了一些想法,我希望這個國家永遠不再發生戰爭。」
  「你不一定要跟我在一起,但我可以保護你,而我需要多一點志同道合的同伴。」
  「你不會真的想這輩子就這樣埋在雜貨店裡吧?聽說那個大野智,連婚禮都沒有出席,他根本就不在乎你吧?!」

  「不是這樣的,大野君他.....!」大野到底怎麼想,櫻井其實一點把握都沒有,想辯解也沒有底氣。
  「反正還沒有標記,要分開不難。」岡田說著,同時Alpha的信息素稍微釋放了出來:「如果我強硬一點,甚至可以用這種方式帶你離開。」

  Omega的本能一感受到來自Alpha的力量,身體立即就做出了回應。
    耳後的冷汗直流,心跳呼吸開始加速,櫻井故作冷靜地看著岡田,而桌底下卻得死命地控制住打顫的雙腿。
    

   「准一哥,你也上過戰場.....,你應該、應該比我更能體會大野君的心情才對。」緊握著拳頭,指甲都掐入了掌心,才能硬撐著像平常的語調說話:「我很心疼因為戰爭讓他變成現在的樣子,而且我已經跟大野君結婚了,不論他怎麼樣,我都是他的伴侶,請你尊重我,也尊重他。」
    岡田看著櫻井的眼睛很快地泛了水光,雙頰也浮上了不自然的潮紅,突然覺得自己真的有些流氓,嘆了氣把信息素收下:「抱歉!我沒有惡意。只是想讓你知道,既然他身為你的伴侶又是Alpha,就有責任保護你。」
    

    聽岡田這麼說,櫻井有些心酸,卻也感恩。
    他結婚後,大野的父母親一定會優先考量他的安全,總說著櫻井家把這麼好的一個兒子養大交給我們,大野家就有責任把他保護好。方才他跟媽媽報備,說要跟岡田出來喝杯咖啡,媽媽也是一臉擔心,還是他再三保證,說岡田真的是他從小就認識的人,就像哥哥一樣,媽媽才同意讓他單獨出門。
    大野暫時沒能做的事,父母親都盡可能承擔起來,櫻井想,那怕他後來就是跟岡田結婚,對方的家人,也未必能如此將他視如己出。

    「關於大野智的情況,我也聽你父母說了一點......。」

    「腺體因為貼近頸動脈,那裡原本就是要害,是很容易被攻擊的位置。腺體一旦受損,對Alpha的本能一定會有影響,只是每個人會不同。但如果不是器官的問題,跟Omega同房標記,應該還是做得到的。」

    雖然知道是正經八百的話題,但從准一哥口中說起這樣的事,櫻井已經分不清臉上的熱度是因為剛才被Alpha刺激,還是因為腦補了甚麼畫面的緣故。

    「反而是另外一個狀況,你可能要費點心......。」

    「是甚麼?」

    「我在醫院待了很久,看到不少從戰場回來的軍人,跟大野君的情況很像,他們會做惡夢、跟人群疏離、性格大變、逃避會引發創傷回憶的事物......,這是因為戰爭時,身心都承受了極大壓力後的一種後遺症。」
    「那要怎麼辦?需要看醫生嗎?」如果有能幫助大野的方法,櫻井想他會不計代價去做。
    「或許,也有人在回歸到原本的生活後就會慢慢好轉,你可以再觀察看看。」岡田看著櫻井眼裡的焦急,明白這個人確實已經把心放在大野的身上。到底還是希望像弟弟一樣的櫻井可以得到幸福,露出了溫和的表情說著:「試著讓他相信那些悲慘的事情都不會再發生了,我想,這是你做得到的。」

   

    櫻井在喫茶店門口,目送著岡田家的汽車開走。

    岡田原本有說要送櫻井回去,櫻井說才兩條街而已,不用麻煩,兩人就在喫茶店的門口道別。
    岡田留下了聯絡方式,笑著對櫻井說,要是改變主意了,想讓這個國家更多的人得到幸福,就再來找他。不知道再見會是何時,給了彼此一個擁抱,願接下來的人生,都能順遂安好。

 

    沒選擇讓岡田送他,也是因為身上沾上了一點Alpha的氣味,櫻井想著應該在外頭吹吹風再回去,免得家人擔心。只是一抬頭,發現天色變了,豆大的雨滴瞬間就打下來,櫻井拉攏了一下外衣的開襟,打算趁雨勢還沒有變大前跑回家,卻在轉頭時,看到一位出乎意料的人,撐著一把深藍色的大傘朝自己走過來。

    櫻井等不及那人走近,隨即邁開了腳步向那個人跑去:「智君!」
    大野讓櫻井躲到傘下,對方身上別的Alpha的氣味讓他擰了一下眉,突然懂得〝佔有欲〞三個字怎麼寫,卻又覺得自己沒資格表現出來。
    「怎麼會來這邊?!」總不會是剛好路過的吧?心裡偷偷地期待答案。
    「媽媽說,有客人喜歡我做的小置物盤,希望我多做幾個,找我去店裡確認......,發現你不在,看到天色變了,所以來接你。」言簡意賅地說明了,省略了母親慌慌張張地說了要是小翔就這樣被別的Alpha拐走了怎麼辦?他也就急急忙忙地拿了傘出門的部分。
    「謝謝你來接我。」聽大野這麼說,已經夠櫻井開心了,「那我們快回去吧,媽媽一定在等我們。」
    「你朋友呢?!」大野其實有看到岡田跟櫻井擁抱的那一幕,想多問一點,又不想自己像個吃醋的丈夫。

    這是結婚以來,大野第一次主動問起關於櫻井的事情。
    感受到大野的不安,櫻井向對方眨了眨大眼睛,唇角揚起了笑意,「先回家吧!准一哥的事,再慢慢跟你說。」

 

    可以和大野在雨中一起撐一把傘走回家,櫻井有點後悔,早知道應該選一間遠一點的喫茶店。

 

    肩並肩走著,傘下是單單屬於兩人的小世界。

    

    期待著下回不拿傘的時候,可以牽起對方的手。

 

 

TBC.  

 

後記:今天是火曜日!大家記得要抱抱喔~♥(來自"逃跑雖然可恥但是有用"裡的梗)

评论(56)
热度(25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