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ARS而在樂乎出沒~
5人の嵐が好きで、恋人のタイプなら雅紀さんを決めました。
山コンビと総武線コンビを応援します。
喜歡五個人的嵐,喜歡的戀人類型是雅紀。
應援山組和竹馬~~~
如果我不寫文,就是在看文的路上(^_-)-☆
 

幸福的形式(上)

CP向:竹馬/相二
*架空,有山組CP,年齡操作。〝愛情的形式〞的前傳?

 

    ---動物園裡第三代的長頸鹿寶寶今天誕生了,是萌萌的長頸鹿妹妹,園方取名叫做NINI。不過我要告訴大家一個秘密:長頸鹿爸爸NINO其實跟他的同性朋友MAKI感情更要好。動物界裡也是有同性相愛的例子,是不是很有趣呢!---by MASAKI的飼育員筆記(‘’◇’’)ゞ☆彡

 

 

    這是個秋老虎發威的日子,秋陽高照。

    二宮走在這個東京都歷史最悠久的動物園裡,因著太陽冒了一身薄汗,身體黏黏的有些膩人,心情也是。
    身上套著鬆垮的芥末黃T恤跟格子襯衫、刷白的牛仔褲與夾腳拖;頂著卡通人物造型的鴨舌帽、圓框眼鏡和一個禮拜沒有刮的鬍子,橫看豎看都像個應該在秋葉原出沒的宅男,和陽光燦燦活力滿滿的動物園一點都搭不上邊。

    和正在動物園裡校外見學的幼稚園小朋友對上了眼,小朋友臉上寫滿了困惑,似乎就要去通報老師這裡有個怪叔叔。二宮有些無奈地向小朋友展現了笑容,卻見對方眉頭一皺、小嘴巴扁了扁,二宮不想看著小小人下一秒就要哭了的樣子,趕緊腳底抹油快步離開對方的視線。

    真是的!一點都不知道我的用心良苦!我要不把自己弄得邋遢一點,班上的男生就會跟我抗議,說我搶走了所有女生的注意,害他們就是讀了大學,也要繼續更新單身歷的紀錄。

    我也是單身了二十一年好嗎?!

    喜歡還是戀愛甚麼的,光想的就很麻煩,不知道為什麼身旁同年齡的朋友都前仆後繼地都想跳進去愛情的墳墓?

    可是如果不是喜歡或愛?又還能有甚麼原因,可以心甘情願地守著一個人,直到死亡才能與之分離?

    二宮承認他最近是有點多愁善感的文藝青年。

    起因大概是因為近日看見他四十二歲的爸爸,耳鬢冒出了兩根白髮。

*

    

    二宮的爸爸叫做大野智。

    是的,他們不同姓。所以二宮很少叫他爸爸,從認識以來,就半開玩笑半親暱地喊著大叔。

    他不曉得親身父母親的名字長相,打有記憶以來,育幼院的老師們就告訴他叫做二宮和也,身旁的人,都喊著他NINO。

    還記得在育幼院時,原本偷偷喜歡的小朋友,因為被領養了,所以比他還要早離開育幼院。那天夜裡,他抱著心愛的兔兔玩偶躲在棉被裡流了整晚的眼淚,討厭分別、討厭說再見、討厭因為喜歡才會產生的失落、更討厭自己不是被選上的那一個。

    一般願意領養孩子的家庭,都希望從孩子更小的時候開始照育,所以年齡越大的小孩,越不容易被選上。二宮也會期待,期待有一天會有自己的家,這樣等著想著,眼睜睜地就快要上小學了,就在快要放棄的時候,卻發生了奇蹟。

    育幼院裡的伙食總是不難吃也不好吃,所以每當開麵包店的爺爺跟一位大哥哥一起送麵包和甜點來的時候,園裡的小朋友們都會特別興奮,一窩蜂地湧上前,搶著各自喜愛的甜食。每次看到這個景象,二宮心裡總有一點不服氣,不過就是麵包嘛!又不是幾天幾夜沒東西吃,有必要搶成那樣嗎?因為不想和別人搶食,每每等人潮散去後,麵包甜點也一掃而光。

 

    這一天也是,二宮看著搶著一團的小朋友,不以為地撇撇嘴,繼續窩回角落堆著積木,再告訴自己,那個點綴著鮮奶油的草莓派看起來一點都不好吃。
    

    玩累了不知道甚麼時候就睡著了,醒來時嗅到了微微的、香香甜甜的氣味。
    他趴在麵包大哥哥的腿上,蓋著他的外套。
    

    「醒來啦!?」
    「.......。」揉揉眼睛,翻個身坐了起來,雖然大哥哥的腿很瘦,拿來枕一點都不舒服,卻是會令人眷戀的溫度。
    「你剛剛都沒吃到吧?我偷偷替你留了一個。」大哥哥像變魔術一樣,拿出了一個巧克力小點心。
    不是草莓派啊?二宮小朋友一臉難掩的失落,卻還是接過巧克力小點心一口放進嘴裡。

    「う...うまい!」特別精緻透亮的琥珀色眸子,在小點心入口的瞬間,更加閃閃發光。
    二宮看著身旁的大哥哥露出了笑容,原來他有著尖尖的虎牙和細細的眼尾,圓圓溫潤就像個麵包的臉,如果不聽聲音不看身材,說不定還以為是大姊姊。
    

    「想吃甚麼再跟我說,我下回幫你留著。」大野伸出手揉了下二宮軟軟的頭髮,這小朋友眼睛裡傲氣與稚氣並存,一臉機靈相,可愛非常。

    「我叫做大野智,你呢?」

    「NINO......,」小小嫩嫩的舌頭舔了舔唇邊留下的巧克力屑屑,「想要......草莓......。」

    「好喔!我知道了。」

 

    從那一天起,二宮的小世界裡多了一個重要的人,那個人叫做大野智。
    大野實現了承諾,下回來的時候,趁著沒人注意,帶給二宮一個完整的草莓派,不是一小片的那種。
    二宮很喜歡大野,總愛黏著大野玩,每次大野要走前,一定要一個大大的抱抱。
    六歲生日那天,大野特別來看他,不只送來一個小蛋糕,還有一個兔兔的玩偶,跟二宮說,有兔兔作伴的話,平時也不會寂寞。二宮雖然嘴上抱怨著他比較喜歡狗狗,卻仍歡天喜地收下禮物,說著會跟兔兔做好朋友。

     別的小朋友都喊著大野大哥哥,二宮偏要喊他大叔。他就愛看大野苦笑著糾正他,這樣會讓他覺得自己在大野眼裡與眾不同。

 

    二宮不敢期待大野把自己當家人,只要能當朋友就好了。只要大野會來看他,陪他玩,聽說他一些小祕密,再讓他偶爾撒個嬌耍賴一下,不要有一天也不聲不響地消失了,這樣就好了。

 

    在育幼院裡永遠要看著身旁的人去去來來,二宮因為有大野,就能告訴自己並不孤單。

    一直到上小學前的最後一個聖誕節,二宮收到了一份永生難忘的禮物。

 

    平時總是穿著T恤牛仔褲的大野,這一天很稀奇的,穿了襯衫跟西裝來育幼院,也沒有帶著麵包跟甜點。看到二宮只笑著請他等一等,他有重要的事情要跟老師談。聰明如二宮,很快地在他小小的心靈裡,燃起了一線希望。

    是的!他會有屬於自己的家人了。

    二宮忍住欣喜若狂的心情,在老師問他意願時,故作冷靜地,點點頭說好。

    就這樣,新的一年來臨時,二宮有了”爸爸”,有了自己的房間,麵包店的樓上,就是他跟大野的家。

*

 

    爸爸會老的,大叔真的要變成大叔了。

    二宮在某日晚餐後收拾了碗筷,踏出廚房就看見大野已經坐在客廳的椅子上打盹,正想挖苦他一下,卻在看見了他耳鬢的白髮時忍住了吐槽,然後開始這陣子愁雲慘霧的模樣。
    因為不想大野擔心,他還是會按時出門去學校,但要不翹課在圖書館閱讀銀髮族生活規劃的書,要不就在課堂上看著窗外思考人生。通常下課十分鐘也要拿來打遊戲,現在會玩五分鐘再嘆氣五分鐘。原本就不精心打理外表,再加上眉眼間濃濃的一抹憂鬱,同學們紛紛遠離低氣壓不說,連班導師都看不下去,請他去生活輔導室找松本老師談談,然後那位帥得應該去當偶像的松本老師,在聽聞他的煩惱後,笑笑地沒說甚麼,只在電腦螢幕上點開了一個動物園飼育員的推特。
    

    「我每次看這個人的發文,就覺得生命很美好!二宮君周末有空的話,去動物園看看吧!去過後再來和我分享心得。」

 

    由於松本老師用著天使般溫柔卻不容拒絕的語氣如是說,二宮只好不情不願地,在這個有著大太陽的秋日,一點都不適合宅男出沒的日子,踏進了從國小畢業後,就沒再來過的首都動物園。

    二宮朝有著長頸鹿的非洲動物區前進著,隨手又點開手機屏幕,看了一下那位飼育員的推特,今日沒有新的推文。
    到底二宮是好奇的,這個人有甚麼魅力能讓松本老師注意他?由於推文裡分享的都只有小動物的照片,並沒有出現過人像,MASAKI這各暱稱也很中性,不曉得是男生還是女生?還有長頸鹿爸爸的名字為什麼會跟自己的綽號一樣?他一定要去看看那隻叫做NINO的長頸鹿長甚麼樣子,要是長得沒有很帥,考慮跟園方投書一下。

    路過了大象跟獼猴山,還拐個彎看了一眼大棕熊跟海豹,正要往另一邊的區域移動時,二宮被三、四個蹲在路邊的小孩吸引了視線。
    還有幾步之遙,但其中一個孩子站起來,看到二宮也看著他們,立刻就跑過來拉著二宮的衣服,焦急著說著:「叔叔!那裡有一隻不知道是生病還是受傷的小兔子!!」
    叔叔?!!算了,現在不是計較這件事的時候,二宮雖然不是愛管閒事的個性,但回應小朋友的呼救,這點大人應該要有的美德他還是知道的。趕緊跟著小朋友一起過去,就看見一只棕色的小兔子,流著鼻涕和口水,四肢無力地癱趴在草地上,呼吸急促卻微弱。

    「叔叔!小兔子是不是要死掉了?」

    「叔叔!你趕快救牠!」

    「叔叔!小兔子好可憐......,嗚嗚嗚......。」

 

    看著二宮過來,小朋友們紛紛七嘴八舌地把所有的憂心焦慮通通向二宮傾訴,二宮先手忙腳亂地安撫一下小朋友,拿下自己的帽子,小心翼翼地把小兔子放進帽子裡後捧在手心上。

    「我去找動物園的人幫忙,你們要跟我去嗎?」

    「我們原本在這裡等朋友......。」

    「那好!你們別亂跑,免得和朋友走散了。相信我,我一定會找到人救小兔子的。」

    二宮捧著小兔子,迅速往下一個園區過去。

    雖然被叫叔叔很糗,而且這身打扮在動物園裡奔跑也實在畫風不符,但難得接獲小朋友充滿期待跟信賴的眼光,這讓二宮莫名的有使命感,也難怪英雄角色的卡通跟電影總是這麼受歡迎。

 

    穿過了一段林蔭步道,總算又看到了動物園裡的建築物,進入了可愛小動物園區,也終於看到了一個穿著工作人員制服的年輕男人,二宮不管不顧地立刻衝到那個人面前,急忙把小兔子遞到那個人面前,氣喘吁吁地說著:「這裡有兔子需要幫忙!!」
    

    對方先是被二宮嚇了一跳,但很快地就把注意力轉移到兔子身上,趕忙連帽帶兔接過,直接前往工作人員才能進去的場域,二宮想也不想地跟著進去,總是得弄清楚小兔子怎麼了,才能給那些相信他的小朋友一個交代。

    二宮看著那人不慌不亂地,先把小兔子放在工作檯上,輕輕地碰觸著小兔子的身體確認沒有外傷後,先用毛巾包了冰塊,敷在了小兔子的大腿內側,接著擰一條濕毛巾,擦拭小兔子的耳朵。

    「能請你繼續幫忙擦拭兔子的耳朵嗎?這能幫牠散熱,我去找台風扇來。」男人對著二宮說著,並把毛巾遞給他。
    「牠怎麼了?」

    「不要緊的,只是中暑,大概今天太熱了。這小傢伙特別皮,之前就有偷跑出去玩的紀錄,謝謝你送牠過來。」

    二宮按照對方的吩咐,拿著濕毛巾幫小兔子擦耳朵,再看著男人搬了台小風扇來放在桌面上,也端來了水盆。
    

    風扇吹走了燥熱,也吹走了方才的緊張感。
    二宮吁了一口氣,抬頭看了一下這個年輕的飼育員,就發現對方也正睜著大眼睛打量著自己。

   ---欸!!兔子的飼育員竟然也長得像兔子!---二宮在心裡頭驚嘆,只是說出口的話可不是這樣,迎上對方的視線,沒好氣地回了一聲:「看甚麼?!」
    「不......,沒有,抱歉....!」被二宮這麼一瞪,男人慌張了幾來,「你很可愛,很像我一隻柴犬玩偶.....,不對,沒有鬍子跟眼鏡的話......。」越解釋越糟,男人懊悔地摀住嘴。

    聽對方這麼一說,二宮才想起自己今天這一身宅男打扮。
    才到動物園就差點嚇哭小小孩,剛剛還被小朋友喊叔叔,而這個人竟然說可愛?
    二宮用著不可置信的眼神,多看了對方幾眼。
    蓬鬆的茶色短髮還剪了眉下長度的齊瀏海,就像顆秋天成熟的栗子;只見黑瞳不見眼白的,杏桃核形狀的眼睛,真的就跟兔子沒兩樣;小麥色的肌膚一看就知道是陽光戶外派;論顏值也是帥到足夠去當偶像了。

 

    帥哥胸前的工作證上,姓名欄寫著相葉雅紀。

    雅紀?那個松本老師說的MASAKI?有沒有這麼巧的事情?!

 

    再過一會兒,原本氣若游絲的小兔子,口水鼻涕不流了,呼吸也慢慢平穩了,主動蹭了蹭二宮的手,似乎在對救命恩人表示感謝。
    

    「看來是沒甚麼大礙,」相葉笑著說,再把水盆挪近讓小兔子喝水,「不過等會兒我還是會送牠去給園內的獸醫看看。」
    「那就麻煩你了。」

    「這是我份內的工作,應該的。」

    
    才稍微恢復力氣的小兔子,就又開始不安分地在桌面上動來動去。相葉一邊防止牠亂跑,一邊仍繼續用濕毛巾擦拭兔子的耳朵。二宮看著這一人一兔的互動,心裡突然有甚麼,被觸動了一下。

    「你是因為喜歡動物,所以才當飼育員的嗎?」

    「是吧?!動物們很可愛啊!原本我以為,飼育員的其中一個功能,就是要照顧沒有爸爸媽媽的小動物......,」因著窗外秋陽的光線,使相葉看著小兔子的表情更加柔和,「後來才知道,人類可能才是最脆弱的動物。」
    「怎麼說?」

    「大部分的草原動物,像是羚羊啊、斑馬等等,幾乎生下來幾個小時就會站立,沒多久就會跑了......,不過人類卻要一歲以後才會站起來走路,沒有人照顧是完全不行的。」
    「好像有點道理......。」

    「而且照顧人特別費心的啊,不但養育的時間很長,就是再小的孩子,也都有他的想法跟意見,照顧動物的話,就讓牠吃得飽住得暖健健康康就好了,還有薪水可以拿。父母親給孩子的,都是不計代價的。」

    二宮因著相葉的話,就又想起了他最近在思考的事,便沉默了。
    他跟大野甚至沒有血緣關係,也就這樣被照顧了十幾年。他能用甚麼方式來回報?還記得國中的時候,跟大野表明願意賺錢來還,有史以來唯一一次被兇了一頓,大野還傷心得都哭了;後來也在大野生日時,問過有沒有想要的禮物,對方總是笑笑地回答說:只要NINO能平安長大,就是最好的禮物了。現在這種話已經很難再問出口,可是他隱約能感覺到,應該有另外一種幸福,並不是他能給的。

    

    只是相葉似乎沒有察覺到二宮心情的轉變,仍繼續說道:「我沒有爸爸媽媽......,噯!也不是,我是我的舅舅,就像是爸爸那樣把我帶大的......。我媽媽先是離婚,後來又改嫁,沒辦法帶著我,我原本以為會被送去孤兒院了,但是舅舅卻說願意照顧我,讓我當他的小孩,我才沒有變成孤兒......。啊!抱歉!突然就講起我的事了。」相葉自己也不曉得為什麼,就這樣跟第一次見面的人講了這些聽來有點沉重又隱私的事,尷尬地抓了抓頭髮。

 

   「沒關係,我不介意。」二宮由衷地說著。

    從小時候,二宮就喜歡觀察形形色色的人。
    眼前這個年輕男人,才見面就說他可愛,然後又毫無戒心地就聊起自己的私事,乍看好像有些冒冒失失,但從他對待小動物的方式以及說出口的話,可以想見這個人的善良與真誠。

    更特別的是,他們可以說是同病相憐,卻又是何等幸運。
    以為就要孤身一人的時候,卻有人對他們伸出援手,付出了無私的愛與關懷,讓他們平安無事地長大了,並成為能懂得去思考愛的人。

    

   那隻頑皮的小兔子,突然掙脫了相葉仍在幫牠擦拭耳朵的手,爬上了二宮的手掌,逕自蹭了個舒服的姿勢,打起了瞌睡。

    看到這一幕,兩個人不約而同地,抬頭,相視一笑。
    很快地又撇開視線,一個紅了臉頰,一個紅了耳朵。
    

    「咳咳!相葉雅紀,聽說你們園內有一隻長頸鹿叫做NINO,你可以帶我去看牠嗎?」為了掩飾自己都不明白的羞澀,二宮趕緊拋出原先來動物園的目的。
    「好啊!長頸鹿就在隔壁的園區......。欸?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看著對方訝異的表情,活像隻吃到壞掉的紅蘿蔔的兔子,二宮在心裡拼命的忍住笑。

    這個人還跟大叔一樣,是個天然吧?!

    欺負天然可以說是二宮從小就學習的技能,於是他施展了一個封印許久、電力滿點的眨眼,大大方方地跑火車回答道:「因為我是good looking guy!」

    

*

 

    二宮也沒想到,他後來會在動物園待了那麼久的時間。
    原本跟大野說好晚餐前會回家做飯,但實在來不及,就傳了簡訊說會帶便當回去,等他踏進家門,麵包店都打烊了。

    「大叔,抱歉,我回來晚了。很餓吧!?」為了表示歉意,身為節約家並擔任家中財政總管的他,特別買了高級生魚片回來。

    「不會啦!剛好想試做麵包,邊做邊吃就不會餓了。NINO要不要幫我鑑定看看?我想把肉桂捲的味道調整到更適合日本人的口味一點。」
    「先吃飯啦!肉桂捲當飯後甜點吃。」

    等餐桌布置好,大野打開了電視。
    知道兒子最近會看海外的殭屍影集,大野隨手轉了一下電視頻道,但在路過新聞台時多看了兩眼,轉頭跟二宮說了句:「NINO你看!這個主播好帥!」
    「真難得聽你說誰長得好看?!我以為你只對麵包跟魚有興趣。」二宮邊幫大野倒啤酒,邊揶揄著。
     「才不呢!你爸我對美感可是很堅持的,」大野也難得和二宮拌嘴:「要不我怎麼會有你這麼帥的兒子。」
    「所以當初你選我是因為我的臉?!」
    「有可能喔。」大野故意開玩笑地說著,終於把電視轉到了海外影集的頻道,「吃飯看這個不會消化不良嗎?」實在不懂現在年輕人的喜好,看帥哥配飯不是挺好的嗎?
    「我又沒非得要現在看!而且跟大叔一起看才不有趣。」大野每次看只會說這些殭屍好醜,一點都不投入劇情。
    「ふふ!好歹我也要了解一下NINO喜歡的東西嘛......,」大野終於放下了電視遙控器,端起了自己的生魚片壽司便當,慢慢地吃將起來。

    雖說電視正上映著自己最近著迷的影集,二宮卻沒放多少心思在電視上。

 

    他今天不只救了隻兔子,看到了那隻叫做NINO的長頸鹿和牠的同性好友MAKI,還被那個叫做相葉雅紀的飼育員帶去一起搬東西,最後又被拜託去旅客服務中心幫忙照顧走失的小孩......, 明明這些都是自己平時最不感興趣的體力活和麻煩事,可當那人用著小動物般純淨無辜的眼神請求他時,拒絕的話就是說不出口。

    但不可否認,跟相葉一起是快樂的。

    那個人笑的時候,好像全世界都跟著一起笑了。熱情地跟二宮分享著小動物的豆知識;特別帶他去看剛出生的動物寶寶;叫他怎麼陪伴在動物園迷路的孩子。為了替他營造親切的形象,不知從哪裡就變出一把刮鬍刀來,然後在看到自己乾乾淨淨的臉時,再一次目瞪口呆地紅了臉,害得二宮又跟著莫名害羞,只得故意兇巴巴地和相葉說道:「不准再說我像你的柴犬玩偶!」

 

    就這樣在度過了非常不像二宮和也的一天,但還是不明白松本老師為什麼要叫他去動物園?

    「NINO......,最近有心事?」大野看著似乎食不知味的二宮,直接了當地問了。
    「有一點......。」

    大野聞言立刻停下了筷子,在一起十幾年,兒子坦率的次數可是扳扳指頭就數得出。
    二宮也放下了手中的碗筷,看著大野一會兒,鼓起勇氣就說了:「大叔,你覺得.....,你現在幸福嗎?」

    「很好啊!怎麼會問這個?」
    「以後要是我工作,或者戀愛結婚了,搬出去了呢?」
    「嗯?!我還沒想耶......。」細細的八字眉微微擰了一下,但很快就又舒展了,「大概會有一點寂寞吧,但我是大人啊,NINO不用擔心我的。」

    「怎麼可能不擔心你......。」二宮抿起薄唇,天然屬性的人就是過分樂天,「都是因為我吧?要不你應該也會有個伴,或者有自己血緣的孩子......。」

    

    聽到二宮這麼說,大野有些驚訝。

    總以為這麼多年來,兩個人的關係,已經更勝親生的父子。

 

    大野一直都知道,自己不會是個世人眼中的模範父親。

    除了他本身就是個自由奔放的人,另一方面也知道二宮這個孩子很有自己的想法,所以從把二宮接來一起生活,都很少干涉他的選擇。知道這小朋友挑食,也不太糾正他,養得大就好了;知道他玩起電動沒日沒夜,但是上學成績甚麼的,也從來不讓他操心,這讓他玩吧!雖然曾經期待這個小朋友喊自己爸爸,但比起口頭上的稱謂,更重要的是兩個人之間真實的相處。

    一個單身男人決定領養一個孩子,說不辛苦絕對是騙人的。

    十幾年前接下了麵包店,有貸款的壓力,又要照顧一個孩子,當初身邊的親人朋友都不看好。可是大野知道,知道二宮對家的渴望,他想試著回應這個孩子的期待,所以承擔了起來。確實比想像的還要不容易,浪漫隨性的他,開始學習當一個爸爸,生活重心都要挪到孩子身上,店休日也不能去整日整夜地去海釣或安靜下來畫畫,更別說還撥出心力時間去談場戀愛甚麼的。可是看著孩子一天天地長大、聰明又懂事,就已經是身為一個父親的滿足和驕傲。

    「其實,我也想過.....,如果當初NINO被有爸爸和媽媽的家庭領養,是不是比跟我在一起更好......。」不是個容易啟口跟面對的話題,但大野仍用溫柔的笑臉說了:「所以比起擔心我自己,我總想如果哪一天NINO戀愛了,有另外一個人,比我更愛你、珍惜你、可以和你白頭偕老,那爸爸我一定會感謝他的。」

    大野的話,讓二宮先是有些感傷,接著是更多的感動,再來是想起那兩隻恩恩愛愛的長頸鹿,最後不知道為什麼是浮出了相葉雅紀的臉?!
    搖搖頭想把腦內的畫面甩開,耳根變得躁熱,只好低頭繼續把漢堡排塞進嘴裡。

    好歹是養了十多年的兒子,大野也沒錯過對方泛紅的耳廓。

    「啊?所以NINO有喜歡的人了啊?!」眉飛色舞地比劃著筷子。

    「バカ!」一塊紅蘿蔔從便當盒裡彈了出來。

 

    父子兩人的餐桌,平淡安穩的笑聲與對話,是幸福。

    

    但若真要為幸福一詞下個定義,總還有其他可能的是不?

 

 

TBC.

 

 

 

後記:雅紀1/24滿月快樂😂,還有這個故事裡戀愛苦手的爸爸翔君,相信你今年生日一定會吃到智君親手做的蛋糕喔!(妳倒是寫啊(*ノωノ)

 @小奶兔与小豆柴的爱情故事 閃閃醬,妳說的沒錯,他們就是在動物園認識的(/ω\)

评论(38)
热度(22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