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ARS而在樂乎出沒~
5人の嵐が好きで、恋人のタイプなら雅紀さんを決めました。
山コンビと総武線コンビを応援します。
喜歡五個人的嵐,喜歡的戀人類型是雅紀。
應援山組和竹馬~~~
如果我不寫文,就是在看文的路上(^_-)-☆
 

愛情的形式—過夜篇

CP向:山組/智翔

架空。有竹馬CP,年齡操作。

 

 

---我兒子說要跟戀人一起過夜,我該如何是好(;´・3・)?by SHO的單親爸爸日記---

 

    對於還要不要去大野的麵包店裡?40歲的菁英主播櫻井翔嘟起唇瓣、眉間隆起了一座小山,想著這個在外人看來應該有點滑稽的問題。

    明明那個〝第三者〞的存在那麼明顯,可是另一位當事人卻仍泰然自若,照樣端出各樣好吃好喝的款待他。想開口問大野有沒有感到哪裡怪怪的?又擔心只是因為自己戀愛歷過於貧乏,問了反而讓對方覺得大驚小怪。後來出現了壓死主播先生的最後一根稻草,他就又用工作忙碌為由,賭氣著半個月沒去O.S麵包工坊了。

 

    是不是人只要年紀越大,就會離『坦率』兩個字越遠?!

 

    一個月前因為有人在鏡頭前公開表白,讓他難得準時下班,想也不想地就往對方所在的地方飛奔而去。
    推開孰悉的店門,依然是那間香香甜甜又溫暖的麵包店,店裡也有著那位笑得眼尾像是新月般,溫柔又堅強的人。
    眼角的餘光裡看見兒子的戀人原本似乎躲在樓梯間,見到他來後露出了安心的笑容,接著拿出手機轉身往二樓去。
    

    如果按照日劇演的,兩位主角此時應該深情地對望後,來個緊緊的擁抱?!

 

    欸!不對!!

 

    縱使心跳得那樣快,呼吸那樣急,催促著自己再往前幾步就可以投入戀人的懷抱裡。就在櫻井差點要這麼做時,一個佇在櫃台後的身影印入眼簾,讓他硬生生地停止腳步,睜大眼睛往櫃台後看去。

 

    嚇!今天工讀生還沒下班?!

 

    那位叫做知念侑李的工讀生,大野智的小粉絲兼小徒弟,也瞪大眼睛直直地朝自己望過來。

    看著對方有點屈身的姿勢,似乎原本想躲進櫃台下,但實在來不及,只好大剌剌地停在原地,意識到櫻井注視著他,就用著無辜無奈的神情點點頭算是打招呼。

    果然日劇演的都是騙人的。

    帶著滿腔熱情和愛意來到喜歡的人面前後,菁英主播原本就滑溜的肩膀更垮下了幾度,下了如此的結論。

 

    

    好吧!第一回合就當作是失算,沒想到之前跟大野在麵包店碰面剛好都是工讀生不在的時間。可是自從知道如果為了等他下班才能約會,大野隔日就得跟瞌睡蟲搏鬥,甚至迷迷糊糊地烤麵包時,還被烤盤燙傷過後,櫻井就不忍心太晚去麵包店,那麼會遇上知念的次數就變多了。
    

    雖然他們在店內的一角聊天吃東西的時候,知念也就在一旁安靜地做他的事,並不會打擾他們,但櫻井覺得那位比相葉二宮還小了三、四歲的男孩子,總是朝大野投注著熱烈與愛慕的眼光?!搞得好像他來麵包店是破壞了大野與知念的小天地那樣,就是有想要兩個人之間可以進一步發展,卻沒有辦法說出口。也想過要不那上二樓去吧!?但是二宮可能會在?加上營業時間內麵包店老闆太常開小差也不行。每回等櫻井糾結完,知念君下班了,麵包店老闆必須去休息了,他也該回家睡覺了,明天還是要上班的。於是櫻井想念的,那個帶著酒香,薄薄淺淺卻別具意義的吻,就這樣成了一幅回憶。

 

    就在櫻井想著,也許該開口跟大野討論兩個人來安排一次休日可以好好約會,不能再這樣原地踏步時,但屋漏偏逢連夜雨。

    就在上上個周末,想著麵包店隔日店休,大野不用那麼早起,他待得晚一些也不打緊,計算著知念君已經下班的時間抵達麵包店時,卻發現店裡難得像個戰場那樣。
    連二宮都下來幫忙包裝麵包,而大野跟知念在內場趕製訂單。原來是知念抄錯了客戶特別訂製的餐盒內容跟數量,部分的商品要趕製,數量也要追加,客戶隔日一早就要來提貨,不加班不行。

    麵包工坊裡內場的事,櫻井完全幫不上忙,想著協助二宮,但是連把小西點裝進包裝袋裡的作業,不知道為什麼讓他裝起來後就很像NG商品。看到二宮悄悄地把他裝好的幾個袋子拆開了重包,忍著不敢對〝長輩〞說教的模樣,櫻井只好默默停了手,退到一旁拿出公事包裡的新聞資料閱讀打發時間。

    等到他資料看累了趴在小桌上瞇了一會兒,再睜開眼,看見自己身上多蓋了一件有著甜甜味道的外套。
    二宮已經不見人影,櫃檯上堆疊著做好的餐盒。
    牆上的鐘指著十一點四十分,烤爐仍在運作著,而距離末班車還有十分鐘。

    往內場方向探個頭,看見知念似乎因為自己的失誤哭紅了鼻子,小小的身軀顫抖著,而大野一手搭在知念的肩上,一手輕拍著對方的頭,忙著安慰他。

    看著這一幕,櫻井主播眨眨乾澀的眼睛,感到他在這裡好多餘。
    先是一股心酸,然後生氣自己幫不上忙,接著生氣大野一點都沒注意到他的心情,於是他又逃跑了。

 

    不!這回才不是逃跑!應該只是給彼此多一點空間時間冷靜想想,兩個中年大叔,怎麼可以輕易被戀愛的感覺沖昏頭---櫻井如此自我催眠著。

 

    

    「翔さん,這個週末晚上,NINO要來我們家過夜喔!」

    「啊?甚麼?!」聽到有人說話,櫻井終於從自己的小世界回過神來。

    「我說,NINO這個週末要來我們家過夜喔。他說我們家的網路速度比他家的快多了,要來我們家打連線遊戲。可能會待很晚,所以就住我們家。」相葉洗過澡,邊擦著頭髮邊跟爸爸說著。
    「喔!過夜嗎?好...啊!」欸?這樣他不就變成電燈泡?
    「NINO也跟我說,你一陣子都沒有去麵包店了耶。你跟大野さん吵架了啊?」

    「小孩子別亂講,我只是最近工作比較忙......。」要是能跟那人吵一架,說不定也不用如此心情鬱悶了。

    「翔さん你這樣不行啦!」相葉突然正色道,頂著亂亂的頭髮端坐在櫻井面前:「人家大野さん可是直接在電視上跟你告白了喔!那段視頻在網路上點閱率都破百萬了,你怎麼可以不好好回應人家?」
    「我......!!」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
    「這樣好了!」相葉起身咚咚咚地跑回房間,又跑去衣帽間翻找了一陣,興奮地回到櫻井面前。

    「過夜包我幫你準備,這個週末你去大野さん家過夜,我記得每個月的第四個周日是爸爸的定休對吧?」話完立刻拿起手機飛快地打著簡訊,很快就抬起頭笑瞇瞇地說:「NINO說他們家也沒問題。」

    「等等!等一下!你們不要擅自幫我做決定!」這兩個年輕人做事也太有效率了吧!

    「那NINO來我們家過夜,你要是聽到甚麼聲音不要不好意思喔!」

    「你們就打電動我有甚麼好不好意思的......,」慢著,過夜包是啥玩意?

    「咳!翔さん,這種事情有備無患比較好。」雖然是自己爸爸,但聊這個話題還是會有一點耳根燥熱,但是跟喜歡的人一起過夜都沒有任何遐想的話,一定不是正常的男人。    

    「過夜包裡除了盥洗用具,還有安全套跟潤滑劑,翔さん應該知道用法吧?」相葉一邊說著,一邊把他為爸爸準備的小玩意從袋子裡拿出來一樣樣放在桌上,看得櫻井面紅耳赤,天知道他多久沒碰過這些東西了。

    「然後決勝負用的內褲!」相葉大方地攤開一件藍花紋為底,還點綴紅色愛心圖案的四角褲,「這是我去年送爸爸的生日禮物,剛好可以派上用場。」

    「雅紀!!!」櫻井連忙把內褲搶回來在手裡揉成一團,天啊!這個小孩不是前陣子才來問他怎麼樣才算是一個好戀人的人嗎?怎麼進度超前那麼多?
    「我為了NINO作了很多功課喔!還查了BL的相關資訊......,翔さん要跟我一起看嗎?!」相葉後來知道爸爸意外的純情,為了他們各自的幸福著想,自立自強是上策。

    「喔!好啊....一起看......。」咦?BL?比起戀愛達人講座更加異次元的世界,「慢著!你.....傳網址給我就好......。」不行,跟兒子一起看太恥了。
    「好喔!那我傳網址給你......,」相葉邊說,按著手機的手指也沒停下,「NINO說他也會請大野さん預備的,要你別擔心!」
    「......。」到底是要預備甚麼?

    「翔さん你真的不想去嗎?」爸爸的表情好像有點為難?

    「......,也.....不是......。」他有空在周末之前把BL學習好嗎?

    「那就這麼決定囉!周末我開車送爸爸過去,剛好順便把NINO接回來。」

 

    !!!!?

 

*

 

    好緊張!

    相葉和二宮一走,櫻井便如坐針氈了起來。

 

    禮拜六的新聞播報與檢討會工作結束,相葉就開著車在電視台下面等他了,路上還特別去買了漢堡排跟炸雞當伴手禮。

    這天麵包店還提早一點時間打烊,四個人一起吃了晚餐。還記得上回他生病來打擾的時候,四個人都在餐桌上時,他跟相葉會坐在桌子的同一邊,但今非昔比,兩個年輕人很自然地坐到同一側去。他只好坐在大野旁邊的位子,一邊吃著大野家準備的蕎麥麵和天婦羅,一邊看著相葉把漢堡排分成四人分,然後把雙份夾進二宮的盤子裡。
    因為在心裡哀怨男大不中留,也擔心著這個晚上到底要怎麼辦才好?所以沒發現自己的蕎麥麵比別人大盤,連天婦羅裡的炸蝦也比另外三個人多了兩隻,都被櫻井心不在焉地吞下肚去,連帶忽略了身旁的人有點落寞的樣子。

 

    晚餐結束,兩個兒子立刻勤快地收拾善後。櫻井一杯茶都還沒喝完,就看著二宮也從房間裡拎著一個背包(過夜包?),被相葉接過後,兩個人就在樓梯口向爸爸們說晚安跟再見。二宮帥氣地左右眼輪流眨了一下,跟大野使了眼神;相葉是眨眼苦手,比較像在做鬼臉,但他想鼓勵爸爸的心意,櫻井還是接收到了。

 

    

    被兒子留下來的櫻井很緊張,但大野何嘗不是。

    已經半個月沒有見面,他不是沒有試著發簡訊給對方,但是都收到工作忙碌這種不痛不癢的回答。想著當家主播忙也是理所當然的,電視台的生態他也不懂,既然對方都說忙了,大概就是真的很忙吧?!

 

    那天在MJ老師的採訪上告白生放送過後,櫻井來到店裡,讓大野相信,對方心裡是有他的,這就讓他高興了好多天。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兩個人後來見面時好像比告白前還要尷尬,加上櫻井為了不要讓他太晚睡,提早來店裡也會撞上他還在忙的時間,能好好地說上幾句話的機會變少了,彼此間的關係也就這樣停滯不前。當二宮說這個週末他要去相葉家過夜玩電動時,大野也想著這是一個約會的好機會,只是還沒想好怎麼邀約對方,兒子們比他還要積極,直接就把人送過來了。

 

    「翔君......,晚餐有吃飽嗎?!」想了好幾個版本的開場白,最後還是決定聽兒子們的意見---跟櫻井聊吃的準沒錯。

    「嗯?!有啊!蕎麥麵,很好吃。」

    「喔?!」期待著對方會發現自己的用心。

    「NINO他很喜歡漢堡排啊?!」櫻井說著他唯一的發現。
    「是啊......。」好吧!看來下回得準備五隻大蝦才行。
    「大野さん最近忙嗎?上回那個弄錯的訂單後來有順利嗎?」

    「後來連夜趕工,總算是沒有開天窗。」話說大野記得櫻井就是從那一夜起就沒再來了。

    「那就好。」

 

    想到那一夜,兩個人心裡都有點疙瘩,就又一時無語。

    櫻井低頭轉著手上的茶杯,大野看著櫻井的手。

    好想問櫻井甚麼時候可以改口喊智さん或智君?就算兩個人還不是那麼肯定彼此是戀人的關係,但也無須喊的這麼生疏吧?

    

    「對了,翔君的行李已經放到我房間裡面了喔!」

    「欸?!」這是要一起睡的意思嗎?啊!那個過夜包!!

    「雅紀幫你提上來時就交給我了。」大野看著對方微微泛紅的耳廓,在心裡偷偷感謝相葉,「我有打地舖了,翔君是客人,可以睡床上。」

    「不行不行!我睡地上才對!」

    「之前翔君也都睡我的床啊!睡床比較習慣吧!?」

    「那是因為我生病,現在沒有生病了,怎麼可以霸佔主人的床?不然我睡NINO的房間也可以!」想到那個過夜包裡的東西,同房間還是不太妙。

    「NINO怕我亂動他的東西,所以他不在的話房間都會上鎖。」不能說二宮事先就預料到了,所以教大野一定要這麼說。

    「不然我睡客廳也可以!」

    「翔君......,很不想跟我睡一個房間嗎?!」八字眉可憐兮兮地垂下來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唉,到底怎麼搞的?不就是希望兩個人關係可以更進一步的嗎?可是雅紀傳來的資料,他才看了三分之一而已.....。
    看到對方軟化的態度,大野也鬆了口氣,總之不能再讓人逃跑了,「翔君要再喝點甚麼?啤酒還是燒酒?你上回送來的罐頭也還有,可以當下酒菜。」

 

    就在大野準備好小酌的東西,還打算開電視看看有甚麼精彩的節目時,大野擱在客廳茶几上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櫻井不由自主地瞄了一眼,看見了〝知念侑李〞的來電通知。

    只見大野接了電話後,神情立刻變的嚴肅,說了一句;「我立刻過去!」後就掛了電話。

    「發生甚麼事了?」

    「知念君好像發生了甚麼交通事故,正在警局裡,他老家又在靜岡,所以只好給我電話。」大野邊說,邊拿了外套錢包準備出門。

    「那我也一起去!」

    「翔君是公眾人物,去警局比較麻煩吧?!在家裡等我就好,我盡快回來。」大野想伸出手安撫一下櫻井,卻又不知道做甚麼動作才合適,伸出去的手又縮了回來:「浴室跟我房間翔君都可以自由使用喔!累的話先睡也沒關係。」

 

    聽著大野離去的腳步聲與一樓店門關起的響聲,彷彿也宣告這個週末的約會提早結束一般。

    櫻井悶悶地把自己埋進沙發上的抱枕裡。
    過夜包裡的東西,大概都派不上用場了吧!

 

*

 

    等大野回到家裡,已經過了午夜十二點了。
    客廳的大燈已經熄了,只留下一盞落地燈。看到櫻井的鞋仍在玄關裡,慶幸著對方這回沒有逃跑。

    趕緊進浴室洗漱了,在更衣間裡看到一條顏色鮮艷的新內褲放在抽屜裡顯眼的地方,大野苦笑了一下,還是拿了自己平時慣用的灰色四角棉褲套上。
    

    輕手輕腳打開臥室的門,不意外櫻井還是睡在地舖上了。側身背對著床緊緊裹在棉被裡,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態勢,但是大野知道櫻井還沒有睡著,開門的瞬間,看見那人漂亮的眼睛還眨了兩眨。

    

    大野在床沿坐了下來,點亮床頭的檯燈。

    回想起櫻井生病住在他們家裡的那幾天,這人乖乖地躺在床上的模樣。好看的額頭會露出來,因為生病,大眼睛總是像小動物般濕漉漉的,臉色比起平時蒼白了一點,那對嘟嘟的唇瓣就更顯得紅潤。好幾次大野都想在櫻井睡著的時候偷親,但趁人生病時做這種事實在不是君子的行為。

    

    明明就那麼期待著可以更接近彼此,卻老是不得要領。看著相葉和二宮似乎戀愛得很順利,大野也不禁感嘆,難怪兒子要逼他去上戀愛達人的課。

    大野先做個深呼吸,然後鼓起勇氣:「翔君......,還沒睡吧?!」
    躺在地舖上的人動了一下,吸了吸鼻子,稍微從棉被裡探出頭來。

    「抱歉,弄這麼晚才回來......。」

    「不會......,知念君沒事吧?」    

    「沒事!他過馬路被騎單車的爺爺撞著了。他運動神經好,閃得快,但是對方反而摔了車。只好還是到警察局做筆錄,然後又去醫院探視,幸好對方家屬很講理,沒有怪他。」

    「那就好......。」聲音悶悶的,還是不肯轉向大野。

 

    大野看著櫻井的背影,嘆了口氣,「翔君,我記得MJ老師說過,兩個人之間不能以為對方都會懂自己的想法,一定要好好地說出來才可以。」

    「我喜歡翔君,這是千真萬確的喔!所有看電視的人都可以幫我作證。可是翔君怎麼想的,我到現在都還沒有把握......。」

    「我也喜......,」櫻井翻身從床墊上坐了起來,話說了一半,突然就懂了甚麼是羨慕跟吃醋。

    羨慕知念有很多時間跟大野相處;羨慕知念是大野的左右手;羨慕他們在麵包店發生危機時可以一起努力;羨慕知念在有困難的時候,可以毫不猶豫地跟大野求救。
    如果不是喜歡著對方,哪來會有這種吃醋的情緒跟感受呢?
    卻也因為知道大野對知念並不是那樣的感情,就覺得在意這種事情的自己格外小心眼又討人厭。

    

    聽到對方說了一半的喜歡,還是讓大野稍微放心了一些,決定趁勝追擊。

    

    「不如我們現在就練習看看吧!」

    「練習甚麼?!」

    「練習說出心中真正的想法啊.....,比如說,我很希望翔君可以不要再喊我大野さん。」

    「欸!?」

    「我都喊你名字喊這麼久了,所以很想聽翔君喊我名字。」眼神裡寫滿了期待。

    「智...君?!」一旦知道了對方的心意,改個稱謂其實沒有那麼難,而且在心裡都不知道喊過幾次了。

    「多喊幾次就會習慣喔!」沒想到能立刻得到回應,讓大野有些喜出望外,「還有,我也想跟翔君到麵包店以外的地方約會!」

    「你想去哪裡?」

    「釣魚啊!或者看展覽也行。翔君上回有去美術大學作採訪吧!好想你可以再帶我去一次。」

    「你一定在電視前笑我畫的貓很醜吧!」為了美術大學的採訪,他也入境隨俗畫了一張圖,採訪結束後,隱約聽到同行的工作人員搖著頭說著:果然每個人的天賦不同啊.....等等感慨之語。
    「啊?你畫的是貓啊?我以為是狐狸還是甚麼的!ふふふ!」

    「大!野!智!」外人就算了,並不想被在意的人取笑,雖然知道自己真的是沒甚麼藝術細胞。

    「抱歉!抱歉!」大野趕緊忍住笑,換上了認真的表情:「那我最後還要說一個......,如果我喜歡的人不介意的話,這個晚上我就想睡在他身邊,床還是地舖都好。」

 

    聽到大野這麼說,櫻井先是一愣,然後還是害羞地低下了頭。
    過夜包被他塞在枕頭下面,早知道剛剛的空檔不該拿來生悶氣,應該先把BL知識看完的;因為沒有帶別的內褲,還是只得穿上相葉準備的那一條,這個年紀還穿這麼花俏的內褲,不知道會不會嚇到對方?

 

    「那翔君有沒有心裡的話要跟我說?!」看著對方似乎又要埋進棉被裡的樣子,大野趕緊換個話題。

     櫻井掙扎猶豫了好一會兒,才又從棉被裡抬起頭來。
    「......,我喜歡智君......,你跟我告白,我很開心。」大眼睛裡印滿了對方的身影,終於好好回應了告白。

    「不想你太晚睡......,所以提早來店裡,但是你都還在忙,而且知念君也會在......。」吃醋甚麼的,還是有點難啟齒。

    「還有......,我不介意你睡我身邊......。」關燈的話應該就不會被發現內褲的事。

 

    雖然大概知道眼前的人是怎麼想的,但沒有甚麼可以比聽見對方親口說喜歡更令人欣喜。

    大野伸出手,等著櫻井也伸出手回握,笑著問道:「你上來還是我下去?」
    櫻井抿著羞澀的笑意,想了想還是把大野拉了下來。
    雖然兩個人都不胖,但是擠在單人床上還是好冒險,睡在地舖上至少不用擔心半夜滾下床。

    櫻井調整了一下位置,讓大野可以在身邊躺下。被子已經煨暖了,是最適合秋天的溫度。

    剛剛牽著的手沒有放開,在被窩裡交握著。

    以為會心跳加速的,心情卻出乎意料的平靜,好像躺在彼此身邊,是天經地義的事。

    「翔君......。」低低地,情真意切地喊了一聲。
    「嗯?!」

    「過夜包,可以先寄放在我這裡。」其實他床頭櫃的置物盒裡,也放了同樣的東西,感謝貼心的兒子們。
    「又是雅紀!?」真是的!一直出賣爸爸的小孩,回家再教訓他,大野該不會連內褲的事都知道吧!?

    「ふふ,就說我們有很棒的應援團嘛!但是我們也不能輸他們才行。」

    比起相葉和二宮,他們能好好戀愛的時間少了好多。
    但就是時光倒流,也未必能在青春的時候,就懂得彼此的好。
    也或許正因為不再青春了,現在就是遇見對方最好的時刻。

 

    「翔君,」大野伸出另一隻手,捧著對方的臉,「知念君在我看來,已經快要跟我孫子一樣了......,所以,別吃他的醋。」

    「才沒有......。」想辯解的,但剛剛才說好要練習把心裡真正的想法說出來,後悔地閉起嘴巴,只剩會說話的大眼睛,把最後那一點委屈,心情被了解的感動,都盪漾在眼波裡。

    大野沒有辦法抵擋戀人這樣含情脈脈地看著自己,每一次吻他,都是生命裡了了可數的情不自禁。

 

    在睡著之前,櫻井提案了一個一天內要拜訪五個景點的約會;大野說去釣魚時一定要準備魚肉香腸。
    

    戀愛裡有那麼多可以嘗試跟了解的新鮮事。

    似乎,還不急著用那個過夜包。

 

 

END.

 

 

後記:給一直被lofter欺負而來無影去無蹤的 @蘇伊醬~妳知道我手速就這麼慢,做為妳給我寫生賀的回禮,就讓我這天用這篇文一起向妳和智君說生日快樂,謝謝蘇媽媽跟智媽媽,一直把你們生下來^___^
    

    很喜歡這對戀愛苦手的爸爸~~知念君的存在跟藍底紅心的胖次都是來自夜會的腦洞。那時看見節目裡出現雅紀送翔君的胖次時,就讓我相信雅紀也是山組飯的!(自己想(*ノωノ)

    十一月依然沒能怎麼寫字,但因著山組的小夥伴找我的舊文,以及畫手妹子送我的飯撒,讓我有一種沒產出也被打廣告的感覺///v///。還是要謝謝,每個關注與閱讀我文字的妳。

 

 

    爸爸們那晚也聊了有關BL的話題,我就節錄如下:

----------------------------------------

 

(`・3・´)所以NINO也跟智君說了BL的事嗎?

(´・∀・`)他連補藥都給我了,說大叔平時運動不足可能需要。
(`/・/3/・/´).....智君比較想當上面那一個嗎?

(´・∀・`)還沒想......,翔君呢?

(`/・/3/・/´)......,智君覺得NINO會是哪一個?

(´・∀・`)我家那個小宅男不喜歡流汗,我猜他會是下面那一個。

(/`/・/3/・/´/)那我跟雅紀選不一樣的好了,這樣才不用跟他比較......。

评论(64)
热度(210)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