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ARS而在樂乎出沒~
5人の嵐が好きで、恋人のタイプなら雅紀さんを決めました。
山コンビと総武線コンビを応援します。
喜歡五個人的嵐,喜歡的戀人類型是雅紀。
應援山組和竹馬~~~
如果我不寫文,就是在看文的路上(^_-)-☆
 

仙后座 07

CP向:竹馬/相二。架空。

 

    大家都在說,皇后變得不太一樣了。

    

    笑得更媚、眼神更加勾人、對於客人的要求幾乎來者不拒。

    還接受了八卦雜誌的採訪,揭露男公關華麗夜生活背後的秘辛。刊載在雜誌上的幾張照片,天生的娃娃臉加上充滿故事色彩的眼神,融合了男人的成熟感性與少年的純潔天真,被評點是男公關界的偶像。

 

    這兩天為了一睹皇后風采的客人更加趨之若鶩。

 

 

    龜梨很擔心,這一週內,二宮已經有四天是醉得不醒人事,必須讓人送他回去,還有一天是直接睡在酒店的包廂裡過夜。

    從他來到二宮身邊,就知道二宮其實是不喝醉的。一來除了二宮本身也沒有多愛喝酒,二來當然是為了“工作”,保持清醒是必要的。他也總有其他方式討客人歡心,喝不喝酒倒變成其次。

    

    這些日子也都不再看見那個帥氣俊朗的警察。

 

    皇后為了誰買醉?龜梨心裡清楚,但這不是他能干涉的事情。想著是不是該請二宮唯一的朋友大野來勸勸他?!但是大野自從高橋さん的宴會那一日後,也就再沒來過皇宮酒店,龜梨也連絡不上人。

 

    龜梨坐在吧檯,和酒保佐佐倉憂心忡忡地討論二宮的事。佐佐倉說如果是他經手備的酒,他都偷偷“調整”過了,盡可能不要讓二宮喝到傷身,但是二宮這幾日喝的量,還是擔心著他會不會急性酒精中毒。

    龜梨回應到解鈴還須繫鈴人,不然也只能等二宮自己想開。也很感謝這位幾分神似相葉的酒保,在這個酒店裡,他可說是少數真心關心二宮的人。

 

    場內突然爆出了巨大的歡呼聲。

    因為皇后宣布了,無論男女,若有誰能連續三個晚上為他點價值超過百萬日幣的酒,就可以和他共度一夜。

 

    龜梨無奈又擔心地看著已經微醺而雙頰緋紅眼神飄忽的二宮,全場所有的客人都聽見了,不能當作是皇后酒後隨便說說的話。甚至已經看到要好的酒客們討論著要集資,說甚麼都要一親芳澤。

 

    佐佐倉拍了拍龜梨的肩膀,要他別太擔心。

    從工作檯下方摸出一張已經被揉爛的名片,說是無意中在垃圾桶裡看到的。

    龜梨看了一眼那張皺巴巴的名片,用口型向佐佐倉說了謝謝,然後默默地拿起手機。

 

*

 

    二宮一個人歪歪斜斜地走在凌晨的夜色裡。

    今晚酒店打烊的時候,他又醉在店裡了,直接睡在大廳的沙發上。醒來後發現龜梨跟佐佐倉還在吧檯討論葡萄酒邊等著他。搭上了龜梨幫他叫的計程車,婉拒了龜梨要送他回家的好意。

 

    在離家裡還有20分鐘腳程的地方就提早下了車,想著吹吹夜風醒醒腦子,他也曉得這些天自己實在太反常。

    幾小時前一時興起宣布了酒客可以買他一夜的條件後,當晚就有人達成了。

    二宮嬌笑著跟對方說著還有兩個晚上,請繼續加油!但是心裡堵得慌,酒就喝得更兇,平時游刃有餘的應對都消失殆盡。

 

    他是自暴自棄。

    既然有人認為他誰都好,那麼就誰都好吧!

    如果被人擁抱或是擁抱別人可以稍微填補心中那個被挖走的那個大洞,那就誰都好吧!

 

*

 

    二宮知道自己是寂寞的,從有記憶以來就是寂寞的。

    母親是財團總裁的婚外情對象,意外懷孕暗暗地把他生下來。四歲那年母親牽著他去到宅邸,堅持要一個名份。些許是因為他打小就是可愛又聰慧,父親立刻接受了他,如此一來,自然惹來了元配與那些大他十幾歲的哥哥姊姊們的不滿。

 

    長大以後,他猜想母親或許也是貪婪的。

    不過是想藉著一個孩子,好從富有的父親那裡得到好處。

 

    他順從母親的期望,在父親跟前當一個懂事乖巧的孩子,卻必須跟其他的家人保持距離。不能同桌吃飯,不能在房間以外的地方遊戲,哪怕只是在桌上打翻一杯水,他跟母親都會狠狠被責備。家人們討厭他的存在也就罷了,管家僕人們也不過當他是私生子,沒給過甚麼好臉色,哥哥姊姊們有的福利,他一個也沒有。父親雖然承認了他的出身,但正忙於事業的父親,根本一整年也見不上幾次面。

 

    後來一紙DNA鑑定,否定了他的身分。

    他跟母親被趕出宅邸,母親很快地死於一場離奇的車禍。

 

    還來不及為自己跟母親難過,就被送到孤兒院裡。因為孤僻又不愛與人打交道,對人的信任感也低,開始總被其他比較強勢的孩子排擠。總算園長爺爺和奶奶,還有一位叫作大野智的小哥哥,一旦碰上他被人欺負了,一定會保護他,為他說話。大野會跟他結伴去上學;兩個人一起對保育員紗絵姊姊惡作劇;假日時孤兒院裡有烤麵包或餅乾,會聽到園長爺爺奶奶喊著說:NINOちゃん不要再打遊戲了!快來吃!

 

    這樣平和溫馨的日子,在孤兒院因為資金不足經營困難,必須跟地下錢莊借貸後,每日被暴力討債的陰影籠罩下結束。他跟大野智,也就此踏上了一段根本不在他們計劃中的人生旅程。

 

    大野進入了組織,明明就是一個柔軟又善良的人,卻不得不每日過著挨打或打人的生活;而他為了想盡快還完孤兒院的欠債,選擇了薪水高的夜生活世界。一開始只是在酒店的後場打雜跑腿,但由於天生一副好皮相,頭腦好又反應快,後來被神秘的酒店大亨看中,對方要了他的初夜,交換條件就是栽培他成為優秀的男公關,讓他讀書、學魔術、學說話術,品酒、了解政商界與裏社會的事情......。皇后是那人給他的花名,就是期許他能高高在上,傾倒眾生。

    想到大野智,前陣子聽說他跟一位失明的年輕男人走得近,最近卻又失蹤了好幾天,電話好像也換了......。才警告過他,跟表社會的人來往對他們這種人而言絕對不是甚麼好事,現在自己也在品嚐這個滋味,還真是現世報。

 

    那個晚上不該依賴相葉雅紀的。

    不該依賴那個純粹溫暖、偏偏卻最討厭裏社會的人。

    這麼多年來用著皇后的身分將自己武裝起來,以為這麼做就再也沒有人能傷害到自己。沒想到就那麼鬆懈了一晚,卻發現自己還是怕寂寞得要命。

    寬容的擁抱、溫柔的注視、全心全意的陪伴,不是為了利益才對他好......,好多二宮生命裡渴盼的,那一晚相葉都給他了,卻像是灰姑娘的魔法,時限到了就破滅。

    

 

    在酒精跟回憶的催化下,二宮的腳步凌亂又緩慢,總算涼涼的夜風還吹得幾分清醒。

 

    突然感覺到甚麼東西劃破空氣迎面而來,而他隨即被納入一個懷抱裡,轉瞬往身旁的窄巷裡推。

 

    二宮驚訝地抬起頭看了這個把他困在牆邊的人,竟然是一個多禮拜前狠狠地拒絕了自己的傢伙,睜著一雙亮晶晶的杏眼眨也不眨地看著他,一股無名火立刻冒了上來。

 

    「放開我!不是說再也不見了嗎?!」二宮大力地拉扯相葉的手臂,想從他的懷抱中掙脫出來。

    

    「カズ!」

    相葉突然喊了這麼一聲,語調柔的彷彿掐得出水,還有幾分哽咽。

 

    二宮先是一愣,然後更加光火:「誰准你這樣叫我!給我讓開!」

 

    相葉不退反進,收攏手臂讓兩個人的距離更近,黑眸裡藏的情意、憐惜跟苦澀,他相信二宮都讀得懂。果然眼前的人皺起了眉頭、嘟起薄唇,紅著眼眶回瞪著他,無聲地指控著對方的罪行。像隻不小心被主人遺忘在街頭的柴犬,雖然主人回來找到他了,但仍是滿腹的委屈。

 

    「カズ!我見到了老國王了......。」

    「甚麼意思?!」二宮不解,相葉怎麼會用只有父母親才用過的暱稱喊他,老國王是指那個人嗎?

    「老國王問我,能不能成為カズ的騎士?!這樣一來,カズ就不用再當皇后,可以當回他原來的小王子!」

 

    二宮被相葉的話弄得一頭霧水,而在他這個時間會出現在自己家附近也未免太奇怪。

 

    沒等二宮接話,相葉又伸手環抱了二宮的肩膀,嘴唇貼在他耳邊低低地說著:「カズ......為了我,再也不當皇后好不好......。」

    

    二宮還想問些甚麼,突然相葉全身的重量都落在自己身上,幸好背後是牆才不至於讓兩個人都摔倒。想要推開對方,問他到底賣甚麼關子?這才摸到相葉右側腰腹一片黏膩濕滑,在路燈的光線下一看,滿滿的,一手鮮紅的血。

 

 

TBC.

 

 

後記:最近真的被好多NINO的番宣照萌得不要不要~~文中描寫皇后上雜誌的照片,其實有範本的,但因為我找不到出處,所以就不好跟大家分享。NINO擔的妹子們一定知道他最近一張拇指放在唇邊的照片吧?!有人跟我一樣喜歡那一張嗎?!///v///

    整個過年有好多嵐可以看,不知道何時才能補完檔。但也希望他們可以好好休息,這一年,也要繼續應援著他們向前奔跑。


评论(38)
热度(15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