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ARS而在樂乎出沒~
5人の嵐が好きで、恋人のタイプなら雅紀さんを決めました。
山コンビと総武線コンビを応援します。
喜歡五個人的嵐,喜歡的戀人類型是雅紀。
應援山組和竹馬~~~
如果我不寫文,就是在看文的路上(^_-)-☆
 

仙后座 03

CP向:竹馬/相二。架空。

 

    「大哥!爸爸現在這個情況不是很樂觀......,我有點擔心......那個人會不會有甚麼動作......。」二宮京子絞著手中的手帕,就是厚重的妝,也掩飾不了蒼白的臉色。

    「怪妳啊!當初心軟沒有斬草除根,現在說這些來不及了。」二宮拓也煩躁地熄了手裡的煙,不耐地瞪了妹妹一眼。

    「那時候他才七歲啊!你要我怎麼下得了手!!」二宮京子驚呼出聲,對於多年前所做的事仍是心有餘悸。

    「對!妳下不了手!我也下不了手!本想以為那個小子會自生自滅,沒想到他倒混得有聲有色的,而且到現在都還用著二宮家的姓。」

    「大哥,你知道爸爸的財產.......,對我們很重要......。」二宮京子越說越心虛,相較於病重的父親,能否順利繼承遺產,更攸關他們的生死。

    「我知道!」二宮拓也露出了凌厲而凶狠的表情,「如果不是現在這個情況,我也不想把事情作絕。」

 

*

 

    風間俊介一直認為相葉雅紀是個樂觀又積極的奇蹟boy。

    身手矯健、直覺靈驗,在危機的時候常常化險為夷不說,莫名的好運讓他連去錢湯洗澡都可以順手逮個通緝犯。雖然裸身在錢湯內逮人把正在一起洗澡的叔叔伯伯們都嚇個半死,但是相葉總算還知道要在男性浴場裡就把人壓制住,免得造成其他的社會問題。

 

    只是這個奇蹟boy最近實在怪怪的。

    值勤的時候三不五時要看一下手機。

    平時總是笑得不見眼白的表情少了,更多時候是皺著眉若有所思的樣子。

    風間知道相葉家也有一段辛苦的過去,但後來總算因著遇到貴人而度過難關。也是因為這段過去讓相葉特別討厭裏社會,當上了警察後每天都積極認真地辦案,就是受挫了也不會消沉太久。所以當相葉在工作的空檔又出現眉頭深鎖的表情,風間想著身為朋友絕對不能再沉默下去。

 

    「相葉ちゃん......,下次休假要不要一起去錢湯?!一陣子沒去了。」

    風間給兩個人各買了瓶罐裝咖啡,塞了一罐到相葉手裡,盡量假裝若無其事地開啟話題。

    相葉拿著咖啡也不喝,只管盯著手中的罐子。跟平時相差甚遠的樣子讓風間在心中冒出一堆問號,口乾舌燥地下意識地多吞一口咖啡,

    「風PON!」相葉突然就開口了。

    「嗯?!」還含著咖啡只好這樣回話。

    「要怎樣才能短時間賺815萬元?」

    「噗!!!」華麗麗地發射了咖啡噴泉。

    相葉連忙往旁邊躲,邊抱怨著:「你很髒耶!!」

    「咳咳!抱.....歉!咳!你是欠了地下錢莊高利貸嗎?」風間邊咳邊問,手忙腳亂地掏出紙巾來擦拭,怎麼想也想不到相葉竟然是在煩惱錢的事。

    「喂!你知道我生平最討厭聽到的詞就是地下錢莊!」相葉擰了眉,不太愉悅。

    「抱歉!我一時口誤。」風間趕忙舉起雙手表示自己是無心之過,「所以815萬是怎麼回事?」

    「就也是......那個一言難盡的部分......。」相葉嘆氣。

    「你到底去一趟皇宮發生甚麼事啊?甚麼都不肯跟我說,還越來越陰陽怪氣!那酒店是黑店嗎?」

    「別問我原因啦!我現在是問你籌錢的方法!」

    「我現在只能想到兩個方法,一是去買彩劵賭一把;二是去當男公關應該賺比較快。」

    相葉沒好臉色地白了好友一眼,決定還是不要跟風間討論這件事了。

    而且自己現在到底是甚麼心情,也有點想不明白。

 

    說到男公關,腦袋裡就浮現了那張魅力十足的面孔。

    俊而秀氣的臉、靈動又神祕的琉璃色眼珠、還有那張說起話來讓他招架不住卻又好吸引他視線的俏皮嘴唇。

 

    自從上回離開皇宮後,相葉私底下又鬼使神差地去了幾次。

    第二次到皇宮門口時,原本還掙扎著應該要轉身離開,但是門口的服務生就喊出了他的名字,然後跟他說歡迎光臨。

    一樣的位子,一樣的長島冰茶,一樣的,透過吧檯裝飾的鏡子,看著那個人的身影滿場飛的樣子。

    偶爾視線在鏡內交會的瞬間,相葉會察覺到二宮眼裡的笑意,窘迫地趕緊移開視線,下一秒又不甘心地回瞪,表明自己並不是因為欠了他815萬的人情所以心中有愧來的,是因為這間酒店裡疑似出現過可疑人物才來的,又換來對方調侃般地彎起唇線。

 

    二宮不會來跟相葉說話。

    相葉自然也不會點二宮的檯。

    兩個人的交集就在相葉喝完一杯長島冰茶的時間。

    如果二宮比較不忙,相葉會待得久一點。

    如果二宮和客人頻頻作出親密的舉動,就會看見有人猛地把調酒喝完,然後僵硬地起身離開,另一個人就會低下頭笑著抿一口酒。

    

    這一來一往的小舉動,自然會被細心的人看在眼裡。

 

*

    

    星期五晚上,日文有個俗語單詞叫作“花金(はなきん)”,意謂如花般的金曜日。

    連著就要放兩天假,星期五的夜晚自然是最適合呼朋引伴、尋歡作樂的時間。

 

    相葉這天比之前更晚一點才來到皇宮。

    一整日跟組裡的人去辦案,好不容易才告一段落。原本想找風間去喝一杯,但那人一下班就趕著回去,說今天跟家人有約,可以遲到但不能食言。被單獨留下來的相葉,不想一個人回到冷清清地租屋處,單調枯燥的刑警生活除了風間也沒幾個朋友。正煩悶著,那雙蜜色眼眸主人的臉就出現在腦海裡,身心都累了不想多做掙扎,搭上了電車還是往那個人的地方去。

    

    相葉在固定的位置上點了固定的飲品,環顧了一下,正是酒店生意最好,客人最多的禮拜五晚上,卻意外的不見二宮身影。

 

    難得不用跟那個人在鏡子裡用眼神針鋒相對,相葉鬆了口氣,卻也察覺自己都不能否認的小失望,自暴自棄地把自己點的調酒一口氣喝下肚。

    之前都說服自己,會再來皇宮酒店是為了確定那晚真的看到了可疑人物。可是當二宮不在這裏的時候,驟然湧出的寂寞與失落感,幾乎要叫自己無所適從。

 

    就在相葉一個人在吧檯邊上抱著頭糾結的時候,身旁來了那位喊著二宮“カズさん”的年輕男公關龜梨。

 

    「佐佐倉さん,給這位先生一杯那款葡萄酒,我請客!」

 

    吧檯裡安靜帥氣的酒保迅速專業地打開一瓶葡萄酒,醒過酒液後,遞到相葉面前,也隨之倒了一杯給龜梨。

    「謝謝!」相葉雖然感到這杯酒來得突然,但對方既然都說要請客了,那就別敬酒不吃吃罰酒好了。

 

    龜梨看著相葉笨拙地端起高腳杯,光看他喝酒的樣子,就知道這人平時根本不會出入酒店這種地方。

    而且據他的調查,相葉的家世背景單純的像張白紙,可以說是警界裡的清流,會來皇宮似乎真的只是偶然?!

 

    不過二宮對相葉的態度,才讓他更摸不著頭緒。

    

    二宮交代了,相葉如果來就不許攔他,讓他自由出入,就算知道他是警察。

    然後二宮也囑咐了,不需要讓相葉知道,他就是皇宮酒店裡的“皇后”。

    二宮說的理由是,雖然這個警察不是為了他來的,但要是皇后的身分曝光太多,將來做事會麻煩。

    聽起來很有道理,但龜梨又納悶,二宮曾幾何時擔心過皇后的身分曝光?!在黑白兩道間游走,賺取交換情報的報酬,根本是二宮的樂趣所在。

    而且一些較不能見光的客人最近都因為相葉會來而不敢來消費了,跟二宮說起,他也只是笑笑地擺擺手,說不差這幾筆生意。

    龜梨回想從自己跟在二宮身邊以來,還真是沒看過哪個人是讓二宮這樣看待的。

 

    「相葉さん懂葡萄酒嗎?」龜梨在相葉品了一口葡萄酒後,拋出了詢問。

    「嘿!完全不行.....。」相葉乾笑著回應,「我老家是中華料理店,問我中式的酒可能還可以說出幾款......。不過這款葡萄酒,很好喝......。」

    「那容我在佐佐倉さん面前班門弄斧一下好了。」龜梨笑著端起高腳杯,邀請相葉跟著自己再喝一口,「這款酒有著深沉誘人的紅寶石色澤,入口後會先聞到莓果香,然後是迷迭香、葡萄乾與奶油焦糖等迷人香甜的香氣。」

    「啊!真的!」相葉多少有耳聞葡萄酒是個博大精深的世界,被人家這麼一講果然煞有其事。

    「口感豐富扎實、又與絲滑柔潤的單寧相輔相成,豐富又有深度的味道,就像是身分高貴又優雅的女士,是我個人很愛的一款酒。」龜梨說完,然後正色對相葉說道:「相葉さん不覺得這款酒很像一個人嗎?你也喜歡他吧?」

 

    說到這裡,相葉總算明白龜梨請他喝這杯酒的用意。

    被戳破心思的羞恥感湧上來,但還有那麼一點不服氣,瞪著杏眼回看對方。但龜梨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燈,帶著質疑的眼神迎上相葉的視線。

 

    就在酒保覺得場面好僵,想著是否再倒一杯酒好打圓場時,相葉與龜梨兩個人口袋裡的手機卻同時響起......。

 

 

TBC.

 


後記:讓小龜跟佐佐倉さん穿越了一下,應該有妹子懂得。

    如果按照北極星的時間軸,那個“事件”應該下一話就要發生了,有點後悔寫北極星時,那一晚來得太快>v<。


评论(34)
热度(10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