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ARS而在樂乎出沒~
5人の嵐が好きで、恋人のタイプなら雅紀さんを決めました。
山コンビと総武線コンビを応援します。
喜歡五個人的嵐,喜歡的戀人類型是雅紀。
應援山組和竹馬~~~
如果我不寫文,就是在看文的路上(^_-)-☆
 

北極星 11

CP向:山組/智翔。架空。

 

    「翔君,你再賴床就要趕不上電車了!」

    「可是昨天工作到好晚......,再讓我睡5分鐘......。」

    「是你說要帶我去見你的家人,我緊張得一個晚上都睡不好耶。」

    「智君別擔心,我家人不會反對我們交往的。」

 

    

    一個禮拜前,櫻井興致勃勃地提案要一起去旅行。說之前從來沒機會請假,累積了好多假都沒用。而且想帶大野去給家人看看,要跟家人介紹自己的男朋友。

    

    到底諮商師的工作並不輕鬆,有時候案子很多,個案也會有突發的情況,每一回諮商後都還要寫個案紀錄。櫻井為了能和大野去旅行,加班了好多天。但他仍笑著對大野說這是工作以來最幸福的加班,雖然不能看見家裡有人點著燈等待的畫面,但是從來不用的小廚房,現在會飄出飯菜香;以往不管多累回到家,還是得“摸黑”做家事,現在都有人幫自己做好了。

 

    好不容易安排好假期加上周末,可以開始三天二夜的小旅行。旅行對兩個人還有サエ都是新鮮的體驗。都是櫻井規畫了行程,然後要大野去查交通方法;查住宿;查哪裡有甚麼好吃的,行程排得滿滿,還列了一大條行李清單,讓大野還沒出門就覺得累了。櫻井還說サエ難得出去玩要打扮一下,一起去寵物店選了條迷彩圖案的狗狗圍巾給サエ繫上。大野說サエ是女生,會不會更喜歡粉紅色啊?但櫻井莫名堅持著サエ就是喜歡迷彩,大野只好把原本想告知サエ一臉哀怨表情的話吞回去。

 

    就這樣出發那天,大野背著一個大概是登山一週才需要的紅色大背包,和櫻井牽著サエ搭上了從東京往千葉海邊的電車。

 

    出了川濱車站,大野就看見一位老婦人揮著手在等待著他們。雖然臉上有著歲月的痕跡,但那眉眼神情,一看就知道是櫻井的親人。

 

    「小翔,這位就是你說的大野さん?」

    「外婆!」先牽到了外婆的手,然後給了外婆一個大擁抱,「好久不見!妳都好嗎?」

    「只要你不讓我掛心,外婆就很好!介紹一下你朋友?」

    「他叫大野智,智慧的智!」櫻井打趣地模仿大野的說法,「智君!這是我外婆綾香さん,你跟著我叫外婆就可以了。」

    「誰說可以叫外婆,小智要喊我“アヤカちゃん”。」

    「外婆,妳不能因為智君是個帥哥,就這樣佔他便宜!」

    「你怎麼知道小智是帥哥?你又看不到!」

    「外婆只要遇到帥哥就會裝可愛,我還不知道嗎?!」

 

    大野就在一旁看著祖孫倆鬥嘴,苦笑著插不上話。

    但對於是如此幽默開朗的人陪著櫻井長大,又覺得好像是理所當然。

 

    祖孫三人往海邊的建築物走去,是一間看得見海景的療養院。

    櫻井跟大野說,我媽媽在這裡。

 

    跟院方打過招呼,到了櫻井母親的房門口,綾香さん拉住了櫻井,低聲說道:「今天他也來了......,之前就聽說,他幾乎天天來。」

    大野看到房內有一男一女,女人坐在窗前的椅子上,男人正在幫女人梳理頭髮。背光有些看不清表情,但是動作非常溫柔,宛如對待著珍貴的寶物。

   

 大野也查覺到,站在門口的櫻井有點卻步,身體微微發抖著,咬著嘴唇。

    「翔君!?」

    櫻井深呼吸了一口氣,給了一個勉強的微笑說著:「沒事,我們進去吧!」

  

*  

    離開療養院,也跟綾香さん告別。

    臨走前,綾香さん慎重其事地握著大野的手,說著:「我們家小翔就拜託你了。」

    大野一時也不知道怎麼回應好,只得鞠躬回禮說著:「我才是更多麻煩翔君了。」

    「真是個好孩子!」綾香さん笑著說:「小翔阿,看不見都還能撿到這種男朋友,老天爺對你真好。」

    「正因為我看不見所以才敢撿他。要是看得見可能就逃跑了。」

    看著櫻井笑得得意的樣子,大野也不惱他的調侃,跟著羞澀地笑了。

 

*

    「翔君,來看你媽媽的人,是你爸爸吧?!」

    

    來到了海邊的溫泉旅館,進到房間解開了サエ的牽繩讓牠休息,才坐下來打算喝口茶,大野就拋出了問話。

    方才在療養院,那個陪伴櫻井母親的男人見到他們祖孫三個,有一種刻意的疏遠。尊敬地喊了綾香さん母親、叫了一聲小翔,然後就離開了,把空間留給他們。直到他們離開療養院,都沒有再現身。

 

    對於大野的問句,櫻井沒有回答。只是閉上了眼睛,雙臂抱著膝蓋,低下了頭將自己縮成了一團。

    大野趕緊靠了過去,不知所措地將人抱在懷裡,不知道自己說錯了甚麼,只能忙不迭地道歉。

    

    一起用過晚餐,泡了溫泉,回到房間櫻井便纏著大野做愛。

    不同於第一次那麼緊張,兩個人都更能掌握讓彼此舒服的方法,也或許是出門旅行的心情大不同,櫻井直接地、貪婪地、向大野索求更多更多。要大野的親吻、全力的擁抱、更深的進入......,宛如一場神聖的獻祭,毫無保留。

 

    大野一邊享受著戀人的主動,卻也一邊感到他的慌亂與膽怯。美麗的身體裸著,卻也緊繃著。像是精緻卻又脆弱的瓷娃娃,如不小心對待,就會破碎一地。

 

    再次看著櫻井身上的傷痕、想起他長期住在療養院精神昏聵的母親、生疏客氣的父親......,大野心裡漸漸有了答案。更加心疼懷裡的人,恨不得所有他想要的,就是要拿自己的命去換,都想捧來他的面前......。

 

*

    美好的時間總是飛快。

    三天兩夜,兩個人去採了香甜多汁的水梨;去海邊的小店吃著最新鮮的海產;去著名的神社參拜;換上浴衣參加當地的祭典......。

 

    回東京前的最後一站,則來到了千葉的海邊。

 

    サエ對在沙灘上走也是初體驗,因為大野在,所以就解開了牠的牽繩,讓牠偶爾可以在大自然中放鬆一下。不過守護櫻井已經是牠的習慣了,即使在沙灘上跑了幾步,追了一下浪花,還是很快會繞回主人身邊。

 

    大野牽著櫻井,陪著他踩在細細軟軟的沙灘上,感受海浪湧上小腿肚,再滑過腳掌溜過趾縫的觸感。

    不忘捉弄他,抓來了小螃蟹夾櫻井的腳,或者故意讓他踩在海草上,把他嚇得哇哇大叫。

    

    在沙灘上玩了一陣,櫻井對大野說:我陪你看夕陽吧!

 

    兩個人恬適地吹著海風,櫻井的大眼睛裡投映著夕陽的光彩,大野看得入迷,想著今天戀人的眼睛不是星辰,是甜潤的蜂蜜。

 

    「翔君,如果有一天你可以再看見,你最想做甚麼?」

    「嗯......抱智君吧!」

    「抱我?!」

    「你一定想歪了,才不是那種抱!」

    「所以是?」

    「可能智君在街上,或者在家裡,或者是海邊,看到你的時候,我可以不用小心翼翼地走過去,就可以飛撲的那種抱!」說著自己都笑了。

    「現在練習一下,應該也是可以做到的。」

    「也是呢......,那還是最想看智君、家人還有サエ!」

    「家人嗎......。」

 

    大野想起了自己的父親,孤獨蒼老的身影。

    想起櫻井看到父親時緊張退卻的反應。

 

    有時候最應該原諒的人,卻往往也最難原諒......。

    而他的戀人,是否願意為了一個自由安穩的將來,原諒他此時不得以的別離?!

 

    「翔君!」

    大野輕輕地喊了一聲,包含了所有鄭重與決心。

    「嗯?!」

    「之前有跟你提過,組織要我去頂一個案子,然後會讓我自由......。」

    更多的要求大野實在不敢問出口,只能祈禱櫻井能懂他心中最深切的盼望。

 

    帶著鹹味的海風迎面而來,櫻井眨了眨眼睛,吸了吸鼻子,努力著不讓軟弱的情緒跑出來。

    有時候幸福需要付出代價,這點道理他懂的,不論有多麼捨不得。

    慢慢地伸出手,與大野掌心相貼,十指交握。

    

    「我等你。」

 

 

TBC.

 

 

後記:是的!下一話智君就會被關了qwq。

    前一話好些妹子都擔心智君去關的事,而我只是想,分別之前,製造一下美好的回憶還是很重要的.....。

评论(54)
热度(10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