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ARS而在樂乎出沒~
5人の嵐が好きで、恋人のタイプなら雅紀さんを決めました。
山コンビと総武線コンビを応援します。
喜歡五個人的嵐,喜歡的戀人類型是雅紀。
應援山組和竹馬~~~
如果我不寫文,就是在看文的路上(^_-)-☆
 

北極星 10

CP向;山組/智翔。架空。

 

    櫻井是被身上的重量壓醒的。

    

    昨夜變成戀人?的大野,像個孩子般把他當抱枕抱著睡,臉就擱在肩上。櫻井有點好笑地想,幸好是躺著的,這樣他的溜肩還是可以枕一個人。

 

    下一刻意識到兩個人昨夜都沒有穿衣服就這樣睡了,突然了解“袒裎相見”這四個字的意味。肌膚的相貼與體溫的交換,讓自己又忍不住害羞了起來,偷偷地開心原來有戀人是這麼一回事。

 

    不僅是身體上的袒裎相見。

 

    前一晚試探性地開口,問大野願不願意跟自己聊聊他的事,就開始了一段生命旅程的回顧。

    好幾次感到大野都哭到幾乎要說不下去,櫻井告訴他不用急著一次都要說完,但他仍堅持地,邊哭邊說,好像在曠野中旅行非常久又累又渴的旅人,終於找到了可以安歇的綠洲。

    

    雖然看不到的大野的臉,但櫻井也能想像這個人現在眼皮肯定是浮腫的,心疼地吻了吻他。

    

    慢慢地、輕輕地掙脫大野的擁抱,撿起掉在床下的家居服套上。

 

    身體裡隱密的地方還有點微微痠疼,想著幸好今天是周末不用上班。看來以後要親熱都得挑隔日沒工作的時候,不然都沒法專心聆聽個案說話了。

    

    到臥房外給サエ放點水跟飼料,然後被サエ蹭了臉。櫻井猜サエ大概是在問自己,初夜是否過得順利?想到サエ會不會也聽到甚麼奇怪的聲音,就又捂著臉蹲在サエ身邊害臊了一頓。

    害羞完不忘先帶サエ出門上廁所。

 

    稍微梳洗了一下回到床上,一躺下大野的手腳就又纏了上來。

    「翔君...去哪裡?」語氣是濃濃的睡意,還有那麼一點撒嬌跟不安。

    「遛一下サエ......,智君再睡一下吧!」

    「眼睛好痛睜不開......。」

    「昨天哭太久了,肯定很腫。等等熱敷會好一點。」

    「翔君對每個在你面前哭的人都這麼溫柔嗎?」

    「是啊!我是諮商師嘛!」感受到對方的醋意,櫻井想著機會難得也要來捉弄他一下。

    「......。」

    感覺大野鬆開了原本纏在自己身上的手腳,僵硬著背過身去。

    櫻井嘴角揚起甜甜的幅度,往大野背後貼了過去,「可是不穿衣服躺在我床上讓我諮商的,智君是第一個喔,而且還不收費用。」何止沒收費用,根本是整個人都倒貼了。

    

    聽到櫻井這麼說的大野,低低地笑了。

 

    夏末的早晨,因一夜落雨而帶著涼意,但是兩個人份的體溫,是最適合賴床的溫度。

 

*

 

    漫長的一夜,櫻井終於知道了關於大野的所有事情。

    

    知道了他在裏社會混,沒事就是遊手好閒,有事就是打架。

    

    知道了他五歲就進了孤兒院,保育員紗絵姊姊是他的初戀。

    

    會進入裏社會是因為孤兒院有段時間政府的補助短缺,資金不足。園長爺爺和奶奶為了孩子們的溫飽,跟銀行也借不到錢只好轉向地下錢莊。最後還不出錢了,他跟二宮當時兩個最大的孩子,便決心承擔起這件事情。他進入了組織以人身抵了部分的債,二宮則選擇了一個最容易也最困難賺錢的行業。

    

    因為不想有一天將櫻井拖進了裏社會的渾水,只好從自己身邊逃開。

 

    大野對自己身世的事,也是進了組織後才聽說了個大概。

    原來大野的父親也曾是裏社會的一員,跟某個酒店小姐露水姻緣把大野生了下來,母親就離開了。

    後來上面的人要求大野的父親去為某個案子頂罪,承諾會找人照顧大野。

 

    裏社會的仁義道德本就薄弱,父親被關了,大野則被送進了孤兒院裡。

 

    不論如何,在孤兒院度過了一段安穩快樂的時光。這讓他願意咬著牙待在不想待的地方,想為這個曾經讓他擋風遮雨的地方盡一點力。

 

    看過地下錢莊逼債的兇惡面孔。

    看過派系鬥爭、打打殺殺有你無我的殘酷。

    看過上面的人一個彈指,下面的人就生死不由自己的無奈。

    最近則看到了父親被關了二十多年比實際年齡還要蒼老的淒涼。

 

    大野哭著說自己其實很膽小,並不想雙手沾上血腥,但到底是沒有辦法回頭了。不管他再怎麼努力躲在底層,也不敢說自己從來沒有傷害過無辜的人。

 

    在裏社會的每一天都是矛盾又痛苦,就是想走也不知道何處可以容身。

 

    直到那個夜晚,一身傷在冰冷的地下道,卻在櫻井翔的眼睛裡,看見星辰的那一刻......。

 

    大野的低語與眼淚像是一條蜿蜒的小河。

    滑過臉頰,沒進被褥,也流進櫻井翔心裡。

    原本悲傷的、沉重的河色,在愛情的撫慰下,漸漸地澄澈起來,反射著點點星光......。

 

*

 

    等兩個人心滿意足地賴床完畢,大野起身到廚房看看有甚麼可以當早餐。

    櫻井從來不在家裡做飯的,所以連個可以煮飯的電子鍋都沒有,更沒有甚麼微波爐還是烤箱,只有一個租屋裡原本就有的瓦斯爐。但因為開火煮食對他而言還是危險,所以也從來不用。

    櫃子裡有玉米片,冰箱裡還有牛奶跟一些水果,總算還可以湊合著吃。大野才更多了解眼睛看不見的人,真的很多基本的生活機能都享受不到。

    

    「你家裡的東西好少,中午再出門吃豐盛一點吧!」

    「嗯!智君好久都沒陪我上街吃東西了。」好想念有人陪自己吃飯的時光。

    「哪有好久,明明才一個多月而已。」大野雖然自己這一個多月也是如隔三秋,但就是想逗他。

    「哪天換我親了你再甩了你,你就知道一個月有多漫長。」現在關係不同了,一定要跟這個人抗議那個害他心塞好久的初吻。

    「櫻井老師怎麼可以這樣跟個案說話?我受傷了。」

    「你這個案子我接不了,把你轉介給我同事。」

    「櫻井老師不要我了,我好難過。」

    「沒辦法,諮商師如果是對自己的家人或關係親密的人,就無法理性客觀地看待。」

    變相的告白再一次讓大野彎起嘴角,揀起一塊蘋果餵進櫻井嘴裡。

    櫻井笑著享受戀人的餵食服務,然後伸出手給大野握住,遞出了真摯的邀約。

 

    「智君!如果你不嫌棄我麻煩,一起住吧!」

 

*

 

    大野這天很難得不是在六本木酒店跟二宮碰面,兩個人在二宮公寓附近的速食店坐了下來。

    二宮不上班的時候,直順的瀏海覆蓋著前額,穿著帽T跟休閒褲搭著清秀的娃娃臉,如果不說,可能會被以為只是大學生。

 

    「聽說你決定要去頂一個案子!?」二宮嚼著漢堡排,直接了當地問了。

    「嗯!上面大概覺得這幾年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也沒甚麼大用處,同意我做完這件就讓我自由。」大野雲淡風輕地回話。

    「這樣你的情人怎麼辦?」二宮也知道,大野還是回到了櫻井翔的身邊。

    「他問我,脫離組織的方法是甚麼,我說至少要剁兩隻手指。」想到櫻井那天慌張地阻止自己的表情,說著那還是先待著好了,大野忍不住苦笑。

    「要是你被關的時候對方移情別戀,不就虧大了。」

    「出來混總是要還的嘛......,如果我不這麼做,就沒有辦法心安理得地待在他身邊。」

    「也是......,誰叫你要喜歡上一個表社會的人,愛情的力量真偉大。」

    「NINO光說我,你才喜歡上一個不得了的傢伙吧?!」想起那一晚不小心發現的震驚,加上後來發生的事,大野想來仍覺得不可思議。

    被大野這麼一說,平時總是游刃有餘的二宮,竟然難得紅了耳朵。

    「まあ......,緣份就是這麼奇怪的事。」

    「皇后的傳奇要結束了嗎?」難得可以調侃這位伶牙俐齒的朋友。

    二宮抿起了貓唇,露出了一個高深莫測的表情:「哪有真正的皇后呢?想來我們仍只是期待平凡的生活而已。」

 

    兩個人的目光同時轉向窗外流動的行人與車潮。

 

    秋初的陽光不再那麼熾烈,戶外的景色都打上了一層暖暖的黃暈。

 

    推著娃娃車的母親、行色匆匆的上班族、牽著手慢慢散步的老爺爺老奶奶......,再日常不過的景象,卻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擁有。

   

    「NINO,不論如何都謝謝你......。」

    「不客氣,我喜歡人家欠我人情!」

 

 

TBC.

 

 

後記:明明上一話才是三天前的連載,不知為何有一個月以前寫的錯覺(///v///)很謝謝在前一話鼓勵我的妹子們,這樣我就有再寫下一次床戲的勇氣(欸?!)

    北極星的連載快要一個月了,想來這一個月發生不少事情。一邊連載一邊跟喜歡這個故事的妹子們分享著點點滴滴,每一個回應跟對話,真的都很珍惜。

评论(50)
热度(12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