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ARS而在樂乎出沒~
5人の嵐が好きで、恋人のタイプなら雅紀さんを決めました。
山コンビと総武線コンビを応援します。
喜歡五個人的嵐,喜歡的戀人類型是雅紀。
應援山組和竹馬~~~
如果我不寫文,就是在看文的路上(^_-)-☆
 

北極星 07

CP向:山組/智翔。架空。

(本章竹馬有出沒,沒露臉)

 

    大野智開始認真地打架了。

    或者該說,更不要命似地打架了。

 

    組裡大大小小的幹架或拼場,他都自願去參加,不知道是要賭一個大贏還是一個大輸。與其像二宮說的,要認真看待自己在裡社會的工作,倒不如只是想發洩精力來忘卻甚麼,成天傷痕累累,卻也越發沉默。

 

    

    晚餐時間,大野智一個人坐在公司附近的小公園,左手臂上有一道刀傷,草草用紗布包紮著,滲著血絲。

    點了根菸,依然沒有抽,放在身旁的空啤酒罐上。

    右手拿了不知道第五瓶還是第六瓶的啤酒,用家家戶戶的飯菜香當下酒菜,一口接一口地灌著。

 

    空氣很悶又潮濕,大概就快要下雨。也好,淋一場雨也不是壞事。

    天空烏雲密布,依然,看不見那顆他想望的北極星。

 

*

 

    那天從稱之為父親的人的家離開,幾乎是本能地就逃到櫻井翔的家。

    他們原沒有約,櫻井還是很開心地為自己開了門,然後在門關上的下一刻,還在玄關就把人壓在牆上狠狠地吻了對方。

 

    大野智沒有吻過人,記得小時候問過紗絵姊姊,為什麼童話故事書裡的王子跟公主要嘴巴跟嘴巴碰在一起?紗絵姊姊摸了摸自己的頭,回答道:「這個動作叫作接吻,只能跟喜歡的人做。如果不是跟喜歡的人做的話,會被當做是壞人喔!」

    「那さとし可以跟紗絵ちゃん接吻嗎?」

    「等你長大再說!不過那時候你就會有真正喜歡的人了。」

    「さとし喜歡紗絵ちゃん啊!」

    

    理直氣壯地說出這句話時是幾歲呢?七歲?

    

    十二歲的時候紗絵姊姊嫁人了。

    

    終於二十八歲的時候,他吻了真正喜歡的人,卻沒有把握會不會被當做壞人。

 

    櫻井翔的嘴唇就是他想的那樣,豐厚又溫暖。僅僅是嘴唇與嘴唇的碰觸很快地無法滿足,更加侵入又粗暴的動作,讓兩個人開始交換唾液並掠奪彼此的氣息。不得章法的技巧甚至會讓牙齒碰磕到唇瓣或咬到舌尖,但大野智不容許自己跟對方逃開,他要用這個吻交換一個一生的回憶。

 

    被吻的櫻井先是全身僵硬,雙手抵在大野胸前,看不見的眼睛也睜得老大。

    拉過櫻井的手環上自己的背,兩個人的身體也更加貼近,感受到懷裡的人慢慢地放鬆下來,閉上眼睛漸漸投入這個吻。

 

    大野很開心櫻井沒有抗拒自己,甚而是乖順地讓自己接管他所有的呼吸,環抱的雙手也越來越緊。

    但正因為是如此溫暖善良的人,所以不配也不該擁有。

 

    吻停了下來,緊抱著懷裡的人,大野滿臉都是眼淚。心情激動的,需要深呼吸幾次才能開口說話。

    「翔君,我很抱歉騙了你......。我沒有在麵包店工作,跟你是不同世界的人......。但是跟你在一起,我很開心。」

    「智......。」

    「我不會再來找你了!你多保重。」

    沒有給櫻井任何詢問跟挽留的時間,也不給自己後悔跟心軟的機會,大野說完這句話就奪門而出,消失在夜色裡。

 

 

    自己單方面地告別了櫻井翔,一個最初也是最後的吻。

    無頭蒼蠅似的,在街上亂晃,淚水讓眼前的街景都糊成一片,很戲劇化地覺得天下之大,卻沒有自己的容身之處。

 

    在口袋裡摸到了二宮之前借給自己的公寓鑰匙,想著躲到那裏買幾天醉也好,把身上的錢全都換成了酒,往二宮的公寓走去。

    原本以為二宮這時候應該在酒店上班,大野沒打電話也沒按門鈴,就自顧地開門進去,卻被門內的情況嚇了一跳。

    客廳裡有著四處散落的衣物......,大野原本還擔心是不是二宮遇到了不好的酒客?!但從臥房內隱約傳來的聲音,似乎又不是這麼一回事。

    

    二宮不是說過,沒有能讓他帶回家的情人嗎?

 

    對朋友的關心加上好奇心,大野拾起了掉在沙發邊的,看起來不屬於二宮的西裝外套,拿出了裡面的證件夾。

 

    ---警視廳搜查四課 相葉 雅紀---

 

    證件照片裡的男子,就是前些日子,在二宮上班的酒店,坐在自己身邊那一個。那個男人有著不輸二宮的英俊長相,大野確信自己不會認錯。

 

    大野突然懂,為什麼有句話說“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當下的心情真的後悔地想死掉。

    盡可能不要發出任何聲音地物歸原位,留下二宮的鑰匙在餐桌上,安靜地退出這個他不小心闖入的兩人世界。

    

    真的,只剩下自己一個人了......。

 

*

 

    大野就這樣躺在小公園的涼亭裡,伴著入夜後雨聲,把一個多月前那一天內的酸甜苦辣回想一遍,感嘆那一日還真是度日如年。

    

    見到父親卻不想相認的心酸。

    親吻了喜歡的人的甜,下一刻再與他告別的苦。

    發現朋友竟然跟“天敵”在一起的辣。

 

    自己發了狠地,到處打架或挨打的過了一個月,想用身體的疲憊和疼痛來填補生活的空虛與心裡的空洞,但那一天的感觸與畫面卻仍歷歷在目。留給櫻井的手機號碼也早就換掉,徹底地跟對方斷了聯繫,卻怎麼也斷不了想念。

 

    手邊的啤酒都喝完了,空腹喝酒搞得胃不太舒服,神智也很昏沉。但是這種自暴自棄正是大野想要的,天真地想著把自己搞得越殘破不堪,就越沒有資格去想念那個可愛的人。

 

    翻個身打算就這樣在公園睡一夜時,手機震動了起來。

    大野瞄了一眼,沒登錄的電話,也不是組裡的號碼,打算無視。

    但是對方顯然不是個會輕易放棄的人物,反覆地撥了又撥,逼得大野終於按了通話鍵。

 

    「大叔!我的電話你也不接?是打算人間蒸發嗎?」尖銳的男性嗓音在電話的那端響起,沒好氣的語調完全可以想像對方吹鬍子瞪眼的樣子。

    「是NINO啊......,對不起,我喝醉了......。」

    「我不管你是真醉還是假醉,現在馬上立刻到我上班的店來!!不然你的櫻井翔到時候要被哪個大哥還是大姊拐走我可不管!」

 

 

TBC.

 

 

後記:原以為第六話就要脫離北極了,怎麼這一話還是在寒帶呢?!不過這是我寫過最認真的吻戲了(///v///)

    寫這個小連載的意外感受是,智君擔的妹子跟我搭話的人變多了,很開心妳們喜歡這個智君。

    依然非常ドラマ,應該就會這麼走到最後吧>v<


评论(42)
热度(11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