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ARS而在樂乎出沒~
5人の嵐が好きで、恋人のタイプなら雅紀さんを決めました。
山コンビと総武線コンビを応援します。
喜歡五個人的嵐,喜歡的戀人類型是雅紀。
應援山組和竹馬~~~
如果我不寫文,就是在看文的路上(^_-)-☆
 

北極星 04

CP向:山組/智翔。架空


    「櫻井老師......有同學笑我還是處男......這個年紀還是處男很可恥嗎?」

    「嗯......知念君現在幾歲啊?」

    「下個月就滿18歲了......。」

    「那知念君有喜歡的人嗎?」

 

 

    櫻井這天應邀到都內一所高中演講,講題是關於生涯規劃跟認識自我,還有他自己求學的過程,作為給高中生選進路的參考。

    因為他看不見,又牽著導盲犬,學生們對他這個人充滿興趣,對他的演講也聽得很專注。櫻井雖然無法知道學生們的表情,但仍從學生們的提問中,感受到滿滿的回饋,想著小小的經驗分享,應該還是有幫助了他們。

 

    演講結束後,一名老師過來問他還有沒有時間,說有個男同學很想跟櫻井老師談一談。櫻井想了一下就說好,然後被帶到一間空教室,男孩子怯生生地打了招呼,跟櫻井談起了自己的煩惱。

 

    「......我喜歡的人比我高,所以我不敢去跟她告白......。」

    叫作知念侑李的男孩越說越小聲,櫻井可以充分感受他的不安。知道高中的男孩子正是對愛情有很多憧憬跟幻想的年紀,也特別在乎外表。櫻井聽著知念君說自己身高很嬌小,同年齡的男生女生都比自己高,讓他很自卑。

    「老師我......,讀高中以前也一直都很矮,外婆有陣子都叫我小豆丁。」櫻井對自己外貌的印象只停留在13歲,國中時期仍是個小個子,外婆說他一直到高中以後才總算長高了。

    「老師眼睛看不見,所以對於自己跟人的外貌都無法評論。但是我相信一個內心善良跟真誠的人,一定會受歡迎的。」

    「那老師也是處男嗎?」知念很慶幸眼前的人看不見,他猜自己應該臉已經紅得不像話了。

    「啊?!這個......。」櫻井語氣一頓,現在小朋友的腦迴路還真是難以捉摸,怎麼話鋒轉向自己這邊呢?

    「對不起!我只是想,看不見的老師會不會也不敢跟喜歡的人告白!!」知念發覺自己失言了,趕忙道歉著。

    還真是從來沒有人在輔導過程中這麼單刀直入問自己這個問題,這讓櫻井有點語塞,但為了表示專業,還是硬著頭皮回應道:「我如果遇到喜歡的人,就算看不見還是會鼓起勇氣跟他告白的喔!雖然被拒絕的時候會受挫,但其實只是回到原點而已,並沒有損失呢!」

    「如果連朋友都當不成怎麼辦呢?」最怕告白失敗就會變成這個結果。

    「會尷尬一陣子呢!但如果知念君真心喜歡對方,希望她幸福,有一天對方一定會再繼續和你做朋友的。」

    「那老師會怎麼告白呢?」

   ---你願不願意幫我結束處男的生涯?!---櫻井的腦袋裡“咻”地浮現一句很不專業的話,殘念地發現自己是個告白經驗值為零的人,不自覺地就低下了頭。

    「老師你臉紅了耶......。」

    「咳咳!我可以推薦知念君幾本有關於戀愛的書來看......。」櫻井假裝沒聽到自己臉紅,故作鎮定地,摸出側背包裡的筆跟便條紙交給了知念,慢慢地唸出一些書單請知念抄寫下來。

    「還有老師認為把珍惜自己的身體,保留給喜歡的人是很棒的事,所以不管到幾歲是處男都不可恥。」雖然講這個讓櫻井有點想打個洞鑽進去,但他是由衷這樣想的。

    「我知道了。謝謝櫻井老師!那我回去上課了。」知念拿起了書單,禮貌地對櫻井鞠了躬,離開了教室。

    

 

    「所以櫻井老師是處男嗎?!」

 

    原本正想可以鬆一口氣的櫻井,還以為是學生不死心又進來問,但很快察覺聲音不對。

    「欸?!大野さん?」櫻井轉向聲音的來源,不會吧?這人都聽到了?有點惱羞成怒地道:「你怎麼可以偷聽我們談話?」

    「是你說在校門口集合,我看不到你只好問學校的人,他們就叫我來這裡等了。」大野無奈地解釋。教室窗戶又沒關,周圍又安靜到可以讓他把談話聽得一清二楚。當然談話的內容他也很感興趣是真的,趴在窗台上看著櫻井紅著臉,還要擺著老師風範跟學生說著人生哲理,有一種說不出的可愛。

    「喔!對不起讓你久等了......。」好吧!是自己理虧,跟知念君談話的確花了一些時間。

    「所以櫻井老師是處男嗎?」大野笑著又問了一次,人也湊到了櫻井面前。

    「才,才不要告訴你。」感受到大野的氣息近在眼前,櫻井紅著臉別過頭。

    「喔......我想我知道答案了......。」大野故意地說道。

    「怎樣?是處男不可以嗎?!」櫻井不自覺地加大音量掩飾自己的羞窘,把腳邊原本還打著瞌睡的サエ都嚇得醒過來。

    大野看著櫻井圓溜溜的大眼睛睜得更圓了,泛著一點委屈跟氣憤的水光,天生麗質的白嫩臉頰上添了兩朵紅雲,像隻炸毛的二次元小動物。

    「可以!櫻井老師說甚麼都可以!」大野忍著笑,「所以櫻井老師要吃甚麼?小的都陪你去!」

    
 ※
  

    三天前,大野正經八百地在櫻井的屋子裡土下座,說很抱歉拿走他的衣服、錢跟藥品。錢現在就可以還他,但是衣服已經被自己弄髒了,藥也用掉了,等下次見面再賠給他。

    櫻井連忙回話,說衣服他已經補買了,藥品自己平時也不常用,請對方不用放在心上。

    但大野說著甚麼盜亦有道,堅持必須報答救命恩人,不然將來會被人瞧不起。

    櫻井聽得傻眼,他只是沒法把須要幫忙的人丟在路邊,並沒有期待對方要報答甚麼,知道對方沒有大礙也就放心了,但現下好像事情沒法就這樣結束,而且他其實也對這個人充滿著好奇。

 

    「那個......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大野智,智慧的智。」大野說著,雖然自己高中都沒唸,但園長爺爺都這樣教他說自己的名字。

    「那大野さん.....的工作是?」身為諮商師的職業病發作。

    「我......我在麵包店工作。」跟這個人說我在裡社會混應該會嚇到他吧!?

    「喔......難怪剛剛靠近你有聞到麵包的香味。」只是麵包店的員工會渾身是傷倒在地下道嗎?是被人家搶了麵包?!

    「所以今天麵包店的工作結束了啊?」

    櫻井這麼一說,大野才想起自己從六本木的酒店晃到這裡來,要是出了事人不在場就難交代了。急急忙忙把方才二宮給他的錢塞進櫻井手裡,還擅自把櫻井的手機拿來撥了自己的電話。

    「不好意思我還要回去幫老闆準備明天的麵包,錢你收好!我有你的電話了,再跟你聯絡!」

 

    隔日,櫻井翔就接到了大野智的電話。

    櫻井說,我看不見所以很少能到外面去吃飯,大野さん就陪我吃頓飯吧!

 

 

TBC.

 

 

後記:對知念君真是一種愛烏及屋的心情,山組文裡好像常寫到他XD。

    寫著寫著發現自己的文就是很ドラマ(自己說>v<),有在看的妹子就請接受這樣的我吧///v///

   宮城演唱會順利結束了,雖然沒有微博可以刷,但是都有嵐友來分享repo~ 不能去看多少哀怨,卻也很開心每一個分享的心情。

评论(32)
热度(10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