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ARS而在樂乎出沒~
5人の嵐が好きで、恋人のタイプなら雅紀さんを決めました。
山コンビと総武線コンビを応援します。
喜歡五個人的嵐,喜歡的戀人類型是雅紀。
應援山組和竹馬~~~
如果我不寫文,就是在看文的路上(^_-)-☆
 

山にしやがれ(下)

CP向:山組/智翔

*因嵐にしやがれ山組的單元產生的小腦洞。竹馬小劇場有。

 

    

    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

    因著戀人連日行蹤神祕加上昨夜的反常,櫻井一直糾結到天濛濛亮才闔眼。沒想到再醒來時戀人已經不在家,而自己竟然是光裸地被裹在棉被裡。

    大野竟然把兩個人重要的、想要親熱時的暗示物、那套藍色的睡衣從自己身上剝下來帶走了!!!

    這是表示以後都沒有親熱的意思嗎??!!

    那個可疑的大包包也不在家,櫻井心中警鈴大作,想著如果不再做點甚麼,下次再醒來大概就人去樓空了。

    櫻井立馬打電話給了大野的經紀人,詢問大野今天的詳細行程。經紀人含糊其詞地表示今早接了人先到電視台跟工作人員集合後,要到地方出外景,大概又要晚餐時段才會回到東京。

    如果是平時櫻井不會懷疑,但現在是非常時期,就是經紀人的話也未必可信。櫻井看了自己今天的工作是下午過後開始的,決定還是先去電視台一趟。

    

    才到電視台門口要下計程車,櫻井就發現貓背的戀人帶著鴨舌帽、口罩,背著那個讓他疑心滿點的大包包從電視台走出來。

    よし!自己的變裝旅行企劃好歹也做了好幾回了,櫻井決定啟動名為“櫻井翔微服出巡之跟蹤大野智篇”,內容就是要一邊跟蹤大野智,一邊不能讓路人發現,如果被發現了就必須中途放棄跟蹤。

    於是櫻井拿出一定會有的變裝的道具---漁夫帽跟無度數眼鏡,告訴自己為了知道戀人到底隱瞞了甚麼事,絕對要收歛偶像光芒讓任務成功。

 

    

    櫻井翔深切體會,原來飯們戲稱自己是“殘念翔”這件事是真的。

    從日本電視台跟著戀人來到澀谷,轉沒幾個街口櫻井就知道自己跟丟人了。

    櫻井懊惱地想,應該是還沒被大野發現自己在跟蹤他才對,但是他被澀谷區一帶藏在鬧街後特有的、神秘的、各式各樣的LOVE HOTEL分散了注意力,一不留神就把人跟丟了。

    澀谷區號稱東京的「年輕人之街」,是情侶們的約會聖地。櫻井想起好幾年前因為人體模特兒特別篇票選最後一名還登上過109百貨的大招牌,跟大野出外景路過時,心血來潮地和自己賣萌的海報合影。

    既然是情侶們的約會聖地,那麼LOVE HOTEL的存在也是理所當然。櫻井想自己原來真的是大叔了啊,都不知道現在LOVE HOTEL已經演變到遠超過原來認知的模樣。

    每一間LOVE HOTEL都獨特亮眼的外觀,有的是全棟粉紅色,不仔細看可能會以為是HelloKitty專賣店;有的是熱帶風情,明明就是在溫帶的東京竟然還可以種椰子樹;有的外觀看起來就像間美術館,櫻井暗吋這個大野可能會喜歡。另外還有日式傳統建築、近未來科技感加二次元美少女、旅館像間神社入口還有鳥居......各種LOVE HOTEL目不暇給,讓櫻井已經忘了原本跟蹤的目的,任務也變成“櫻井翔微服出巡之澀谷情人旅館篇”了。

    櫻井後來被一間LOVE HOTEL吸引了,完全忘了大野的事,杵在廣告燈箱前仔細看了起來。

    原來是一間號稱內部裝潢是世界遺產為賣點的情人旅館,旅館內的每一個房間風格都是不同的世界遺產為主題,從日本京都的金閣寺、中國的秦始皇陵到義大利的羅馬競技場,有二十個主題房間。廣告形容得很生動,業者表示大手筆考證裝修,每個主題都有親臨其境的感受。

    

    「這位帥哥,有沒有空聊一下?您對演藝圈有沒有興趣?!」

    就在櫻井看得津津有味,還想著下回要帶大野來這裡約會的時候,突然被搭訕了。    

   「啊?!演藝圈?」櫻井原本還想回答我本來就在演藝圈,但很快地意識到了甚麼,趕緊低下頭避免跟對方視線接觸。

    澀谷很多美其名是星探,其實是尋找一些對演藝圈有幻想的年輕男女,去拍風俗雜誌或寫真集,不然就是去公關店的仲介獵人。糟糕!!如果被認出來,任務取消不打緊,隔天可能就要登上八卦雜誌,標題寫著:『國民偶像團體嵐成員櫻井翔,出入澀谷情人旅館!?』

    「我看你身材比例挺好的,皮膚也好。能不能帽子跟眼鏡拿下來看看?我眼光很準的,肯定你有潛力!」

    「不....我對演藝圈沒有興......。」

    「欸!!你的溜肩也很有特色耶,跟那個偶像團體的成員,誰來著??さくら......。」對方說這話的時候,還伸出手拉著櫻井的左手臂,擺明不輕易放人的姿態。

    哇!!!大危機,櫻井想他應該放棄自小有的禮貌跟教養,不管對方還在說話,直接甩開人拔腿就跑才對。

    就在櫻井額上冷汗手心手汗直冒之際,沒被星探抓住的那隻手突然被另一個人握住了。

    「讓你久等了,我們進去吧!」

    櫻井轉頭一看,一個有著栗色長捲髮的女生,穿著粉色連身洋裝跟藕色淑女鞋,還背著一個有點面熟的大包包緊牽著自己,毫不猶豫地往眼前的LOVE HOTEL走進去。不好意思棒打鴛鴦的偽星探先生,也只好悻悻然地摸摸鼻子走了。

    櫻井還有點反應不過來,只見對方很快地在自動售房系統下選了一個房間,付了錢按了鈕拿出鑰匙。

   「謝謝妳替我解圍,但是我現在......,欸!!!智君!!!」

    把櫻井帶進情人旅館的女孩子,竟然是大野扮的。栗色的長捲髮讓大野的臉看起來更圓更小,上了眼線刷了睫毛,讓原本總是充滿睡意的眼睛變的明亮有神。粉底腮紅唇蜜一樣不少,甜美的妝容一點也不輸那年為了元旦特別節目扮的女裝。

    「翔君不是對這間情人旅館很好奇嘛!都來了就進房間看看吧!!」

    大野用著迷死人不償命的笑容,挽著櫻井的手臂往自己選的房間去了。

 

    

    櫻井正襟危坐地跪在圓型大床的上面,無視大野興致盎然地研究情人旅館裡各種新奇的設備,自動開啟腦內的世界遺產小百科。

    大野選的房間竟然是印度的世界遺產---泰姬瑪哈陵主題房。還沒和大野交往前,曾經一個人旅行過的地方。

    房間的主要色調就是白色,牆上有著波斯與印度風格融合的刻花與彩繪。泰姬瑪哈陵的建築特色是平衡與對稱,所以房內的裝飾物品也都左右相對。而伊斯蘭信仰中,「4」是神聖數字,所以房間裡也有四張椅子、四張小桌、四個枕頭、四盞中東風情的落地燈,只差沒裝四台電視。以及床頭上掛的大照片,就是沐浴在晨光中的泰姬瑪哈陵。

 

    「翔君!真不愧是情人旅館,安全套跟潤滑液都有耶!而且安全套還分薄的跟厚的,超貼心的!」

    大野像發現新大陸般拿著兩個安全套回到大床上,獻寶似的遞到櫻井面前。

    櫻井嫌棄地看了大野一眼,他正沉浸在世界遺產的回憶與感動中,戀人竟然只注意到安全套的種類。

    咦?不對!!安全套跟世界遺產都不是重點,戀人為何穿著女裝搞神秘才是重點。

    「智君!你到底隱瞞我甚麼事情?!手上的傷怎麼回事?女裝怎麼回事?還有我的睡衣去哪裡了?」櫻井一口氣把心中所有的疑問連珠砲般地發問,速度快得大野都不得不皺眉摀耳了。

    「翔君...問題好多......。我先回答哪一個好?」大野皺起了八字眉,一臉無辜又無奈。

    「先、先脫女裝啦!!」

    櫻井瞪著一進入房間就恢復大叔樣的戀人,不雅地坐在床上,都隱約看見洋裝底下的灰色四角胖次了。偏偏化起妝來還真的雌雄難辨,臉與脖子以下的違和感害他都不知道看哪裡好。

    大野笑著把栗色長假髮拿下來,從大包包裡找出卸妝棉片將臉上的彩妝卸乾淨,總算恢復了原本的樣子。連身洋裝也脫下來疊好,拿出自己原本的T恤套上,然後拿著那個大包包回到床上來。

    「這陣子不是常常為了番組企劃到處去做東西嗎?連NINO的生日禮物都做了。我也好想為翔君做甚麼給你驚喜,但是翔君的生日還要等好久......。」

    「我去參加“彼氏のために手作り教室”(註),那個裁縫班規定只有女生才能參加耶,我只好穿女裝去報名了。但是老師跟同學都認為我是男大姊。」大野回想裁縫老師跟班上同學看到他外型跟聽到他聲音的反應,還是忍俊不住。

    「不過都沒有人認出我來喔,今天就是最後一堂課了,沒想到從教室出來就看到翔君被人纏上,就知道你不信任我還跟蹤我......,但可以一起來情人旅館看看也不錯。」

    「智君......。」聽到這裡櫻井已經為自己的疑心感到慚愧,原來戀人是為了給自己做禮物才傷了手,行蹤不明、化濃妝甚麼的,也都是為了給自己驚喜。

    「喔!睡衣......。」大野又從包裡拿出那套藍色睡衣,「我今天還特別請老師教我用縫紉機繡字,因為想把我們的名字繡在睡衣上。」

    「這跟你不和我親熱有甚麼關係......?」想到昨夜求歡遭拒的自己,櫻井還是有點委屈。

    大野故意靠近了戀人,貼在他泛紅的耳廓邊說著:「翔君那麼可愛,要是昨夜我沒忍住,不小心把睡衣弄髒了我就不能帶它出門了啊,這樣很困擾的。」

    其實昨夜大野也忍得很辛苦,感受到戀人充滿怨懟的視線直直盯著自己,卻不能轉身撲上去,根本一夜難眠,讓他早早起床把睡衣從戀人身上脫下來就出門了。

    大野攤開了藍色睡衣,他在睡衣左胸口的位置上,用紅色繡線繡上了小小的“O♥S”,褲子口袋的部分也繡了“Satoshi&Sho”。

   「第一次用縫紉機繡字,繡不太好翔君別介意喔!」大野看著不甚平整的繡圖,想想每次手作企劃能成功還是多虧了師匠們的幫忙。

   櫻井捧著睡衣,感動都來不及,哪會介意?大眼睛泛著水光,現在就想把睡衣穿回身上了。

   「喔!還有這個!」大野又拿出一個黑色的,上面印有小紅心還綁著蝴蝶結的紙袋,「這次的課程主要就是為了完成這個給男朋友的禮物。翔君打開來看看吧!」

   櫻井開心地接了過來,小心翼翼地解開精緻的包裝,但是在看到裡面的東西的時候,瞬間刷紅了臉,內心湧上了一種冒犯了世界遺產的羞窘。

   「智君......你的心意、我收到了......,但是在這裡、我們就不要、拿出來了吧!」櫻井結結巴巴地說著,無法想像著自己在泰姬瑪哈陵使用這個小禮物的畫面。

   「啊~~~可是我想看翔君穿啊!!」大野哀嘆著,可是從一開始做就滿懷期待,而且就是因為這種布料對初心者而言不好掌握,自己的左手才傷痕累累的。

   「我們現在是在泰姬瑪哈陵喔!!這個禮物真的不太適合......。」

   「只是模仿泰姬瑪哈陵風格的房間好嗎?!」大野沒想到戀人對於世界遺產的崇敬已經到了連在情人旅館都不能看禮物的地步。

    「話說智君知道泰姬瑪哈陵的由來嗎??」櫻井決定先轉移話題,把不能直視的小禮物藏到身後。

    「唔......好像之前有聽翔君說過......是哪個印度國王為了愛妻蓋的墳墓!?」

    「是陵寢!說墳墓很遜耶!」櫻井認真地糾正了戀人的措詞,繼續說道:「據說瑪哈皇后臨死前,跟沙迦罕國王表示有兩個請求,一個就是為她建造後人可以瞻仰的陵寢,一個就是要國王終生不能再娶,國王都為她做到了喔。所以這不僅是留名歷史的建築,還是一個偉大愛情的見證。」

    大野看著櫻井說話時的嚮往表情,就知道這人的心大概現在已經飛到印度去了。伸手捧過戀人的臉,吻了吻戀人的鼻子,溫柔而堅定地說著:「將來哪天你再帶我去看......,所以翔君可不許像那個皇后一樣,太早離開我身邊......。」

    「智......。」

    剎那間,櫻井對大野連幾日的猜疑,昨夜沒能親熱的憋屈,收到不能在世界遺產面前展示的小禮物的困窘,突然都消失了,只要可以好好地陪伴在彼此身旁,沒有甚麼比這個更重要的事。

    「那如果是智君比我早過世怎麼辦??」櫻井故意撒嬌地說,想看戀人怎麼回應。

    「我有想過啊......。」大野從容地又從那個大包包裡摸出一個長方型盒子,「我擔心如果我比翔君早離開,翔君一定會寂寞。所以前幾日又去燒彈珠汽水玻璃瓶的工坊,請師匠教我做了這個。師匠說這個比玻璃瓶好做呢!還誇我很有創意。」

    櫻井沒想到大野竟然考慮過這個問題,還為此做了禮物,又驚又喜地接過盒子,意外沉甸甸的很有份量。

    「那我現在可以看嗎?!」想到是關乎生死的禮物,櫻井覺得先問一下比較好。

    「可以啊!是我的自信之作呢!」

    櫻井用著難以言喻的興奮與感動,慢慢地打開了盒子,但等到看了完整的內容物的時候,真的甚麼話都說不出來了,只能用著難以置信的眼神,瞪著大眼睛看著大野。

    看著櫻井久久沒有反應,大野想這人應該是驚喜到不行了吧!貼心地幫忙把盒子裡面的玻璃工藝品拿出來給戀人觀賞:「這是按著我的形狀跟尺寸做的喔,幫自己量的時候超辛苦。但這個可以保存很久,也不容易壞,這樣以後如果我不在翔君身邊了,翔君覺得寂寞的時候就可以拿出來用了。」

    「......。」

    「......?」

    「大---野---智!!!你這個大變態!!!」

      (´・∀・`)& (/`/>/3/</´/)


    

END.

 

註: “彼氏のために手作り教室”---為男朋友而做的手工教室

 

後記:啊~我竟然寫出這種東西.....(遮臉)>///<。

寫完竹馬的單元後,我的CP強迫症就催逼我山組的單元也要寫,但是山家的兩位哥哥都在推廣日本風景跟傳統文化,腦洞向來不大的我,要用他們的單元寫出有點恥有點害羞的傻甜白現實向,真的是大挑戰XD

    

    謝謝  @久望霏雪  姑娘,不好意思把妳給我的,世界遺產的點子寫成這樣,希望不介意>v<。

    

    最後,如果有好奇小紙袋裡到底裝甚麼的妹子,請看以下的竹馬小劇場。(作者遮臉退場///v///)

   

----------------------------------------------

 

    「相葉雅紀!!你給我穿這個是甚麼東西?」

    二宮一早醒來發現自己身上穿著一條從來沒看過的胖次,嚇得差點要摔下床,趕緊用棉被被腰部以下遮起來,再賞了一拳還躺在身邊的相葉身上。昨夜滾床單後,又是交給戀人善後就直接進入夢鄉,怎麼想罪魁禍首一定是那個エロ大王。

    相葉吃痛地揉揉手臂,掙扎著醒來:「カズ幹嘛一早就打我......。」

    「還敢說?!你給我穿這個是甚麼?」二宮真的傻眼了,這種胖次有穿跟沒穿是一樣的好嗎?!或這該說穿了比沒穿更羞恥?!

    相葉一臉沒睡醒的茫然,掀開戀人腰上的被子看了一眼,才恍然大悟道:「リーダー說為了感謝我提供了點子,所以順便幫我做了一件。」

    「你提供這甚麼鬼點子?!リーダー該不會也送這個給翔さん吧?」二宮摀額,想著自己下回跟櫻井碰面一定無法保持平靜。

    「リーダー問我,送甚麼給男朋友會讓他臉紅心跳啊?還要是親手作的。我就幫他找到了“彼氏のために手作り教室”這個裁縫課。リーだー說雖然一開始很不順手,失敗好幾次。但抓到訣竅後就做很快,做完翔さん的就問我要不要也做一件?我就說那做NINO的尺寸好了。」

    相葉一臉欣喜地又將戀人的棉被掀開觀賞了一下:「リーダー說因為這種透明蕾絲布料沒有彈性,所以尺寸一定要很正確才能服貼地穿上,ふふ~我果然是最了解カズ身體的人!」

评论(53)
热度(14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