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ARS而在樂乎出沒~
5人の嵐が好きで、恋人のタイプなら雅紀さんを決めました。
山コンビと総武線コンビを応援します。
喜歡五個人的嵐,喜歡的戀人類型是雅紀。
應援山組和竹馬~~~
如果我不寫文,就是在看文的路上(^_-)-☆
 

山にしやがれ(上)

CP向:山組/智翔

*因嵐にしやがれ山組的單元產生的小腦洞。竹馬小劇場有。

 

 

    櫻井翔發現大野智有事瞞他。

    敢對外自稱團媽的他,對團裡每個成員的行程,就是沒有掌握百分之百也是八九不離十,何況是交往多年還同居的戀人。

    大野智的生活很單純,如果不是嵐的工作,在家就是創作、外出就是釣魚。釣魚夥伴有誰,找哪個船長,櫻井大概也都知道。但是這幾天,竟然開始出現幾個大野智行蹤不明的時段,問他的經紀人,也都只得到一些曖昧不明的回答。基於對戀人的信任,櫻井暫且忍耐著沒有多問,只是更加繃緊神經暗暗地觀察戀人的行動,像個懷疑丈夫是否外遇的小妻子。

 

    「智君,你的左手為什麼貼了那麼多OK繃?!」

    這天櫻井比大野提早出門工作,中午過後回到電視台樂屋待命的時候,就看到拿著手機不知道在看甚麼的戀人,左手大拇指到中指的指尖都纏著OK繃,明明昨天晚上這隻手撫摸在自己身上的時候就還好好的,怎會一個上午不見就慘不忍睹?!

    「唔......早上切魚切到的。」被櫻井這麼一問,大野先是飛快地手機屏幕關掉,再把左手藏到身後。

    櫻井皺了一下眉?!家裡冰箱有魚嗎?不是前兩天才聽大野唉嘆著這陣子開展、拍攝CM、準備新單曲發售、排練宮城演唱會......密集的工作大概一個月都沒去釣魚了,冰箱裡還有沒被他吃掉的漏網之魚啊?!而且大野的反應明顯就很心虛。

    「手伸出來我看看!!」櫻井在大野身旁坐下,一臉擔心,「上回在夏威夷切到手也沒這麼嚴重啊?」

    「沒事啦!翔君別擔心!」大野別開眼睛,趕緊從位置上站起來,「我去買飲料喔!」

    櫻井就這樣看著大野把左手插進口袋裡,飛快從自己視線離開,留下心中滿是問號的自己。

 

    但奇怪的事仍不只這一件。

 

    這天大野傳訊息跟櫻井說,跟前輩去喝酒了,會晚點回家。櫻井一個人在家寫著新專輯要用的rap,但不敢開啤酒來喝,顧念著戀人說不定喝醉了又要出門去接。還想著差不多救援電話就要來了吧?!戀人倒是拎著一個櫻井很少看他用的大包包進家門了。

    「智君!!怎麼沒叫我去接你?!」櫻井想著大野可能喝多了,還走上前想去攙扶,但發現人很清醒,一點都沒有去喝酒的樣子。

    大野把他肩上的大包包藏到身後,揚起軟軟的笑容說著:「前輩說明天臨時有工作所以早點散會了,沒怎麼喝呢!」

    櫻井在心裡誹腹著:甚麼沒怎麼喝,是根本沒喝!!你有沒有喝酒我還看不出來嗎?

    「智君今天拍雜誌嗎??怎麼妝化這麼濃??」櫻井抓著大野的肩,睜著圓眼睛皺著眉,用著臉都要貼上對方的距離看著大野的臉。臉上的粉底厚到把大野右臉頰上的小坑都填平了,即使是卸過妝,仍看得出畫過眼線跟上睫毛膏的痕跡,嫩嫩的薄唇上也還有著蜜色的唇蜜。可以跟前輩去吃飯還保留得這麼完整的唇蜜,連櫻井都想知道是哪一牌的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確定以他知道的行程表裡,大野今天沒有要拍雜誌才對。

    大野趕緊把人推開拉出一點距離,還是用著軟軟的語氣說著:「嗯......趕著去赴約沒有好好卸妝,還被前輩笑了......,我先去洗澡喔!」

    真的太可疑了!撇開被戀人推開的受挫不談,櫻井見對方連踏進浴室裡都還帶著那個包包,擺明不想讓那個突兀的包包有任何被查看的機會。注視著浴室的拉門,心裡的問號就像沐浴精的泡泡,隨著各種猜疑的搓揉越冒越多。

 

    是夜,櫻井掙扎了一下,還是決定穿上大野好些年前送的那套深藍色睡衣,窩進被子裡等著戀人進房。

    這件睡衣是兩個人間的暗號,或者該說是櫻井給大野的暗號,如果櫻井希望戀人跟自己親熱的晚上,他就會穿上這件睡衣。

    原本今夜不是為了親熱才穿的,是為了測試戀人才穿的。只是一穿上,腦內就會自動回想戀人那雙漂亮的手從睡衣的下襬伸進來,或者穿過睡褲的鬆緊帶,撫摸在平時被衣服遮住的,只屬於戀人的地方的,那些溫柔旖旎的畫面。想到那雙手為自己帶來的安心感與快感,臉上就泛起了潮紅,身體也跟著燥熱起來。

    向來可以一心多用的櫻井,一邊豎著耳朵聆聽大野還在臥室外喝水關燈收拾東西的聲音,一邊期待著戀人今晚看見自己穿這件睡衣後會有的行動與反應。雖然過去的結論都是自己被愛撫到難耐地把睡衣脫掉、不然也是求對方幫著脫,但櫻井很享受這個過程。就算早已是交往多年的熟年夫夫,心跳與體溫一起加速的前戲,還是不可或缺的。

    就在櫻井已經把滾床單的流程從頭到尾複習了一次,還分心想了一下床頭的抽屜裡還有沒有安全套跟潤滑液的時候,大野總算開了臥室的門進來。

    床頭的燈還沒有關,櫻井確信對方一定看得見自己穿了這套睡衣。感受到大野掀開了另一邊的棉被躺了下來,櫻井在暗處的大眼睛眨呀眨的,屏住呼吸舔了一下因為緊張而變得乾燥的嘴唇,等待著戀人回應自己發出的訊號......。

    「......!!!?」

    只見大野躺上床後,伸手“啪”的一聲關掉床頭燈,連個晚安都沒說就進入睡眠狀態。

    「智!!!」

    所有腦內的景象像是看電視突然遇到停電那樣,瞬間沒了畫面。櫻井起身又“啪”的一聲打開了床頭燈,瞪著大眼睛盯著擺明裝傻的戀人,不敢相信這人連應付一下給個甚麼今天很累的藉口都沒有,竟然打算無視自己的暗示就這樣睡去。

    被叫了名字的大野把棉被拉到臉上,只露出看起來似乎真的很想睡的眼睛,默不吭聲地等著一臉不可置信的戀人要說些甚麼。

    對上戀人的眼神讓櫻井覺得又羞又氣。他該問大野今天為什麼故意假裝沒看見穿著這套睡衣的自己嗎??還是該問他是不是心另有所屬所以不想再跟自己親熱?!想到最近這個人行蹤那麼詭異,現在連自己的求歡都拒絕得那麼明顯,眼眶一下子就紅了,但是個性好強的自己可不容許眼淚輕易掉下來,但是想問的話卻也問不出口。

    兩個人就這樣在床上大眼瞪小眼,還是捨不得櫻井傷心的大野先敗下陣來。

    「今天累了嘛......。」大野從被子裡伸出右手,摸了摸戀人的後腦勺。

    「那你至少也會跟我說......或者抱抱我......。」紅唇嘟得多高,心中的委屈就有多高。

    大野嘆口氣,拉過戀人躺下,安撫般地親吻了對方臉頰,「別想太多,睡囉!」

    “啪!!”,大野又伸手關了床頭燈,轉過身去進入夢鄉。只留下櫻井在黑暗中睜著眼睛含著淚看著戀人的背影,生理期待的失落與心理疑心的不安糾結在一起,就這樣失眠一夜。

 

 

-------------------------------------------------------------------

    二宮趴在床上邊打著電動邊等相葉,相葉正打開最近新進貨的三合一精油潤滑液,擠在手上搓揉加熱後,再幫自己按摩。絲柏的香味隨著戀人的動作飄散出來,聞著很能放鬆。

    相葉溫熱的大手貼上肩頸,二宮突然想到了甚麼:「你有發現嗎?リーダー的左手手指,貼了好多OK繃。」

    相葉嘴角拉起了弧度,回應道:「リーダー來問我說,有沒有送過讓你驚喜的禮物?!」

    「讓我驚喜的禮物?!球鞋?!遊戲片?!」

    「不是那種驚喜喔......。」相葉神秘兮兮說著,邊在二宮敏感的腰窩按了一下。

    「啊......。」忍不住發出了一個呻吟,讓二宮一下子紅了耳根。

    二宮想起上回兩個人一起參與穴位按摩的雜誌取材,明明取材都結束了,相葉還拉著老師問了很多問題,兩個人聊得口沫橫飛好不開心,光看他閃亮亮的眼神,就知道這人不安好心。

    被這個嚷著要鍛鍊大拇指的エロ戀人上下其手,二宮很快就忘了大野左手OK繃的事了。

 

TBC.

 

 

後記:謝謝 @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WENWENさん,妳的留言給了我取篇名的靈感,雖然好像沒有很相關>v<。
謝謝 @相葉丼  离ちゃん,送我這麼棒的暑假禮物,為我畫了彩圖,大心///v///

评论(43)
热度(17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