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ARS而在樂乎出沒~
5人の嵐が好きで、恋人のタイプなら雅紀さんを決めました。
山コンビと総武線コンビを応援します。
喜歡五個人的嵐,喜歡的戀人類型是雅紀。
應援山組和竹馬~~~
如果我不寫文,就是在看文的路上(^_-)-☆
 

Unique Love (上)

CP向:山組/智翔 

ABO設定,雷者請自避>_<

 

Endless Love裡山組的故事,依舊很清水,希望樂乎不要再屏蔽我Q^Q

--------------------------------------------

“好帥-------!!”,當男人推開門進到店裡,大野智忍不住在心裡吶喊。

    這麼好看的男人不是alpha也會是beta吧?!大野在心中羨慕地想,為什麼別的alpha都可以生得高富帥的樣子,自己偏偏沒有遺傳到那麼好的基因?!

 

    這個世界因著性徵被分為Alpha、Beta和Omega,天性上較為柔弱,並且有嚴重的熱潮期,還會給周圍帶來影響的omega,許多工作與團體活動都不能參與,成為弱勢的一群。而天生聰明強壯,能控制自己信息素還能對omega進行標記的alpha,變成為金字塔上頂尖的那一群,擁有這個社會上大部分的權力跟資源,一旦生為alpha,可以說是人生勝利組。

 

    但是大野智從來沒這麼想過。

    除了腦袋還算堪用,順利繼承了家裡的鎖匙店,其他一點都不像個alpha。

    可比omega的瘦小身型、不喜歡爭強、也不擅長領導,更別說在人群裡活躍。店休的日子,天氣好就去釣魚,天氣不好就在家畫畫或研究鎖。父母親也想為他安排跟omega相親,只是自己常出海又偷懶不防曬,連仲介さん都婉轉地表示大野君是個好人,但是圓圓臉又曬成全麥麵包真的不太討喜,如果能夠白一點,一定可以找到不錯的對象。只是仲介さん一直沒等到大野變白這一天,父母親嘆氣之餘也只好隨他,期待大野有一天自己會開竅。

    讓大野智最不自在的,甚至有點自卑,是自己信息素的味道。

    大部分alpha的信息素,都是比較具有辛辣、陽剛的味道,像是茶樹、麝香或檀木等等,再不然也會像是薄荷、芬多精、柑橘這一類中性清爽的味道,但是自己竟然像是omega才會有的甜香味。

    性徵成熟後,自己聞過一次就嚇得不敢再聞。熱潮期能靠意志力壓下來就壓,壓不下來就貼上抑制貼片。如果不是自己從來沒有像omega那樣難以控制的熱潮期,去醫院確認,醫生也鐵口直斷地表示身體內並沒有生殖腔,是一個真材實料的alpha,大野真的很難相信自己是alpha這件事。

    也許因為自己太不像個alpha了,大野智對於這個社會不公平對待的omega是友善跟親近的,繼承鎖匙店後,如果是一些在照顧弱勢omega的機構來光顧,大野還經常免費去幫忙。

    

    今天來的這個客人好帥,大野智一邊跟他介紹商品,一邊偷偷地打量他。

    蓬鬆柔軟的黑短髮、勻稱的身型、象牙白的膚色。最吸引人的是一對黑白分明的雙眼皮大眼睛,跟豐腴的紅潤唇瓣。講起話來口齒清晰條理分明,表情總是帶著周到的禮貌跟笑意,一整個就是菁英的模樣,不!一整個就是自己最憧憬的,alpha的模樣。

    「老闆,那這一型的門鎖如果一次訂購50個,會算便宜一點嗎?」

    「啊?!不好意思......你說這型嗎?」看著這位帥氣的客人看到走神,大野趕緊扶了一下自己的黑框眼鏡,掩飾自己的分心,把商品拿過來看。

    「嗯!想說趁這次機會,除了保全系統,病房的門鎖也都一起更換。」

    「好的!可以算你便宜一點。但是50個的話我要調一下貨。」太好了,換50個鎖!!!這個月接完這個訂單都可以關店去釣魚了。

    「更換鎖那天是老闆會親自來嗎?」

    「嗯!我會帶我徒弟一起去。但為了不影響開店,通常會是假日。」工作簡單的時候,都是大野一個人,工作量多的時候,會叫上一個因為崇拜自己的技術,所以偶爾會來鎖店學習的小徒弟一起幫忙。

    「那這是我的名片。」男人掏出名片夾拿出一張名片遞給大野,「老闆安排好可以來的時間時,請跟我連絡!我還要跟醫院的管理部門講一聲。」

    

    櫻井綜合病院

    內科醫師  櫻井 翔

 

    天啊!帥哥還是一個醫生,百分之百肯定是個alpha了。大野智忍不住又自怨自哀了起來。

    欸?!不對!!身為alpha或許沒有甚麼其它長處,但是對於每個人的性徵是分辨得出來的,連omega有沒有被標記都可以判斷。剛剛只顧著欣賞帥哥,都忘了這件事。

    大野偷偷吸吸鼻子,慢慢地八字眉皺了起來,頭也歪向一邊。嗯?!沒有味道?!是beta?!也不是,還是有氣味的,只是淡到很難辨別。

    櫻井看著這個小圓臉老闆,皺著眉不知道在煩惱的樣子,以為是商品出了甚麼問題,正想問個話,但是下一秒就又懂得對方為什麼會有這種反應,原本想要伸出去的手默默收回,苦笑著打算等對方自己糾結完再說。

    櫻井趁機好好地看一下這個鎖店老闆,嗯...跟一般對alpha的既定印象很不一樣。

    比自己矮一點、八字眉跟垂垂的眼尾看起來好像隨時都很睏、戴著黑框眼鏡但卻像個小老頭般還加上防掉繩、天氣很熱仍中規中矩地穿襯衫打領帶還加上藍色針織背心。講話的聲調黏黏糊糊,不仔細聽會聽不清楚。圓圓的臉加上小麥膚色真的很像麵包,但是有著很挺的鼻子跟秀氣漂亮的薄唇,總而言之是張看了會放鬆的臉。連櫻井都有點好奇這樣的alpha信息素氣味會是甚麼?!麵包味?!

    看著對方苦惱到右手都不自覺地握起,大拇指跟食指互相摩擦宛如在開鎖的動作,櫻井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

    「老闆先生在猜我是alpha還是omega嗎?」

    櫻井這麼一說,大野嚇得後退了三步,沒想到自己的腦內小劇場會被看穿。

    「對...對...不起!!」好丟臉,真是太失禮了,竟然對店裡的客人想著這種事情還被發現,大野真的很想躲到櫃台後面永遠不要出來。

    「沒關係!很多第一次見到我的人都有這個困擾。」櫻井笑著答,似乎不怎麼介意。

    「那所以...櫻井さん...是...??!!不!!不用告訴我也沒關係的...。」大野想今天一定是被這個帥哥迷昏頭了,竟然還跟人家確認,真的是沒藥救。

    「如果我現在告訴你,那做為交換,老闆願意告訴我你信息素的味道嗎?」櫻井開始覺得這個鎖匠alpha很有趣。

    「不!!!不要!!!」

    櫻井挑眉?!過去經驗裡,在這個社會階層裡擁有理所當然強勢的alpha,用自己的氣味展現個人魅力,不是甚麼罕見的事。那麼果斷地拒絕,他還真是第一次遇到。

    「不......我的意思是說,我、的味道..沒甚麼特、特別的」大野結結巴巴地解釋著,希望對方趕緊斷了這個念頭。要他在這麼一個模範alpha面前說出自己的信息素味道,不如讓他把這間店收了還比較容易。

    「好吧!不勉強你!」櫻井的嘴角仍有收不住的笑意,這個老闆真是個有意思的人,「可以給我名片嗎??如果對商品有其它問題,還有裝鎖的時間,有需要可以連絡。」

    「喔......,好!」大野邊從櫃台拿出名片,邊遺憾地想,看來今天沒法知道帥哥的性徵了。

    「保全系統跟鎖的錢需要今天付清嗎?」

    「先付三成訂金就可以了,剩下的可以等施工完再付。」

    「可以刷卡嗎?」

    「可以!」

    櫻井掏出卡片付訂金,然後仔細看了大野的名片,收進錢包裡。

    「智ちゃん!」

    「啊?!甚麼事?」大野仍低著頭寫著訂單等文件,被櫻井這麼一喊嚇得急忙抬起頭來,鼻梁上的上黑框眼鏡滑落了幾分。

    「哈哈哈!」櫻井放聲大笑,伸手幫大野把眼鏡扶好,「你跟我們家養的小黑貓同名喔!」

   大野覺得自己應該要害羞或是生氣的,但是看著櫻井的笑臉卻又一句話都說不出,......帥的人果然連笑起來都那麼好看......。

    「我是獨生子,我們家的Satoshiちゃん可是我的好朋友呢!有機會介紹你們認識。」

    「好.....。」這表示櫻井願意跟自己當朋友嗎??!

    「那我們醫院見囉!智ちゃん!」

    大野看著店門外的高級房車駛離,回想著被一個長得好看又聲音好聽的alpha?!喊著智ちゃん,小麥色的臉上,漸漸地浮起淡不可見的紅暈。

 

    

    櫻井綜合醫院是一間中型區域醫院,設立在城市裡主要是alpha跟beta族群居住的地方,私立醫院的隱密性高,來的患者很多是政商名流,典型的貴族醫院。

    大野第一次踏進這種貴族醫院,渾身都不自在。深怕施工要是一個不小心弄壞了看起來都價值不菲的裝潢跟設備,大概要賠上自己店裡好幾年的營業額。

    小徒弟知念君倒是很興奮,一直纏著大野問東問西,想知道師父怎麼有機會接到這麼大的客戶?!大野一邊唯唯諾諾地回應他,一邊加快手上的動作,希望快快完工好趕緊離開。

    大野有點後悔,今天來醫院這種地方應該要先貼上抑制貼片的,是自己一段時間沒用所以疏忽了。

    醫院是密閉空間,進出的人多,有著各樣alpha或者omega信息素殘留,以他這個長期壓抑熱潮期的alpha來說,這些味道與其說是挑逗,不如說是刺激,總感到有甚麼東西一直在身體內蠢蠢欲動,想壓也壓不下來。

    幸好在身邊的知念君是個beta,對信息素味道比較不敏感,不然大野一定叫他去跑腿,然後找個藉口逃離醫院下次再來。

    今天雖然是周末,但是仍有住院的人。大野到每一間病房更換新的門鎖,都有值班的護士跟病患打過招呼。大部分的病人都很客氣地大野不用介意,讓大野順利把換鎖的工作完成。如果遇到親切的老爺爺或老奶奶,還有人塞了幾個蘋果給大野跟知念。

    但是等來到小朋友的病房,就不是那麼輕鬆的事了。

    住院中的小朋友對於有醫生護士以外的人來都很好奇,不能下床的會直盯著大野跟知念,能下床的就直接跑去他們身邊看著他們工作,好幾位的小朋友把他們兩個都圍了起來,七嘴八舌地問著一堆關於鎖的事。

    大野是喜歡孩子的,他自己常去收容omega的機構,那邊也會有一些沒有爸爸的孩子,偶爾會教他們畫畫或講跟釣魚有關的趣聞。

    但是今天他真的很希望這些孩子可以離他遠一點,光是要壓下體內蓄勢待發的熱潮,就讓自己滿身大汗,還要分心回應這些孩子的話,實在有點力不從心。

    

    「小朋友們!你們這樣纏著智ちゃん,他就不能好好工作了啊!」

    「櫻井醫生!!!」

    「櫻井醫生好~~」

    「翔ちゃん~~」

     各式各樣的童音回應著來人,大野不用回頭也知道來者是誰,心裡面警鈴大作。如果要在櫻井面前曝露自己信息素的味道,那不如請知念現在就打昏他。

    大野勉為其難地抬起頭,跟櫻井打了個招呼。看著穿著醫生白袍的櫻井,又被他知性的樣子帥得呼吸漏了一拍。

    「智ちゃん是櫻井醫生的朋友嗎?!」一個濃眉大眼的小朋友問著。

    「如果門鎖被我玩壞,智ちゃん就會一直來換鎖嗎?」另一個有著杏眼跟菱形嘴的小朋友跟著問。

    櫻井也蹲下來,看著小朋友們的臉笑著回應道:「智ちゃん是醫生的朋友,所以不用把門鎖玩壞,你們也有機會看見他的。」

    ---“啊?!櫻井さん說我是他的朋友?!真的嗎??”---因為自卑,大野很少跟alpha當朋友,而這個帥哥醫生竟然跟小朋友這麼說,真是太意外。

    小朋友們一聽說大野是他們喜歡的櫻井醫生的朋友,基於愛烏及屋的心情就與他更親近了起來。其中一個下巴有顆痣的小男生更直接趴上他的背,小小的手環過大野的肩膀,黏在他身上撒起嬌來。

    大野因為沉浸在櫻井說兩個人是朋友的驚喜裡,沒想到要趕緊把黏在他身上的小朋友請下來,下一句話就把自己從天堂送到地獄。

    「櫻井醫生!!智ちゃん的味道是櫻桃耶~~」

 

TBC.


後記:至親愛的山組應援小隊員們---雖然很想用@ 呼叫你們,但是有些妹子的暱稱不好找>< 所以我就.......相信熱愛山組的你們,一定會看到的。
然後  @雅紀的毛衣  妹妹,謝謝妳的關鍵字.>v< 晚一點公開囉~~

最後,智君真的不是STK啦XDD






评论(42)
热度(21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