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ARS而在樂乎出沒~
5人の嵐が好きで、恋人のタイプなら雅紀さんを決めました。
山コンビと総武線コンビを応援します。
喜歡五個人的嵐,喜歡的戀人類型是雅紀。
應援山組和竹馬~~~
如果我不寫文,就是在看文的路上(^_-)-☆
 

人魚王子


把A夢大大送我的圖貼上來~~~
謝謝A夢大大圓了我一個夢想~~~2016/3/23


存個檔......

第一次寫文自己邊寫邊哭 qwq很糗 ///v///

没穿裤子的大叔组:

月命題:海洋

週命題:遊樂園

 

插畫家O x 人魚S 設定

 

    那座遊樂園終年人潮絡繹不絕。

    人氣的秘密,是因為遊樂園裡面有個海洋水族館,水族館的鎮館之寶,是數年前遊樂園的老闆二宮先生,意外在神祕海域捕獲的人魚。

    

    是的,是一條男人魚,就像童話故事裡面描寫的一樣,奶油色的身體,有著漂亮的肌肉線條;各種紅色漸層鱗片組合起來的魚尾巴,在水裡游動時折射出炫麗的光芒。唯一跟童話故事裡不同的,人魚是少見的東方臉孔,黑色的髮絲、黑色的圓圓大眼睛、珊瑚般的紅色唇瓣。每個來觀賞人魚的遊客都會想,如果人魚的神情不要那麼哀傷,應該俊美過任何童話故事裡的王子。

    

    豢養他的水族箱有三層樓那麼高,佈置得美輪美奐。重現海底美景的珊瑚礁、巨大的人工貝殼、各色的水草和各種小型海洋生物。館內的飼育員會按時送來生魚片,人魚只有在吃飯時表情會多些,如果今天是不新鮮的魚會皺起眉頭,如果是好吃的魚會很快地塞進嘴巴裡。

    

    從被捕獲那天起,沒有人聽過人魚說話,也不知道他能不能說人類的話。

 

    這天的晚餐時間,人魚按照慣例來到飼育員會放下食物的地方,看見了不同以往的新面孔。

    大部分的飼育員都是放下食物就急忙離開,深怕被自己抓進海底似的。而今天來了一個圓圓臉、八字眉、眼睛沒有自己大但是深邃清澈的人。在放下食物後並沒有拔腿就跑,反而跟著坐在池邊,拿出了紙筆跟一個麵包,一邊畫一邊吃了起來。

    「你吃慢一點,讓我畫一下你吧!!」對方這麼說道。

    人魚坐上了水池邊的人工礁石,紅色鱗片的尾巴泡在水裡,偶爾會甩動一下跟水裡的小魚玩,上半身在水面上,直接用手吃起了晚餐。他看著對方手裡的筆動得飛快,想到了就咬一口手裡的食物。人魚沒有吃過那種東西,但是看對方好像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於是乎就把他吃了好幾年的生魚片遞過去,用著眼神跟動作,表明想跟對方交換。

    「你想吃麵包啊?!」大野看著放到自己腳邊的盤子,和直直盯著手中麵包的人魚,笑著說:「不知道給你吃麵包要不要緊??你要是出事了我肯定要被NINO罵了。」縱使如此,還是撕開了大半個麵包,遞給了對方。

    第一次拿到麵包的人魚一改平時總是蹙著眉的表情,大眼睛透出了從來沒有的光彩,謹慎小心地咬了一口,從來沒有品嚐過的鬆軟香甜滋味在嘴裡化開,眼睛睜得更大了,微微揚起嘴角點點頭,向對方表示好吃。

    「你喜歡啊?那這一半也給你......。」大野說著就把手上的麵包也送過去,「別吃太快會噎到......我要繼續畫了,你吃沒關係,動作不要太大就好了。」

    大野智也不管人魚是不是能夠聽懂自己說的話,自顧自地說了。但人魚出乎意料的善解人意,慢慢地吃著手裡的麵包,還剝下一些麵包屑屑給水裡跟他討食的小魚。小魚們對平時吃不到的食物都感到興奮,於是人魚的身邊聚集了越來越多的小魚,每隻都張著嘴跟他要麵包吃。人魚不得以只好把自己吃沒幾口的麵包都分給了小魚們,手忙尾巴亂的樣子,讓畫著他的大野智笑了出來。

    「早知道我就多帶幾個麵包來......但是要讓NINO知道我亂餵魚,我肯定就不能再來了。」

    麵包被搶食一空後,小魚們才一哄而散。大野把人魚原來的晚餐遞回給他,歉然地說道:「看來你今天還是得先吃這個,我下回再帶麵包來給你啊。」

    人魚默默地吃起自己的晚餐,大野也繼續畫著自己的畫,不久就將手上的色鉛筆畫完成,開心地秀給對方看。

    「我畫好囉!!謝謝你讓我作畫!!」

    人魚王子跳下坐著的礁石,向大野游得近些,抬起頭看著畫中的自己。亮麗的紅尾巴栩栩如生,身體用俐落的線條勾勒,臉部表情是他剛剛被小魚包圍時有點慌亂的模樣,第一次看見自己變成畫的樣子,所以看著入迷,也對眼前的人類好奇了起來。圓圓亮亮的大眼睛看向大野,期待著對方多說一點甚麼。

    大野看著人魚投向他的眼神,突然就讀懂了他的寂寞跟渴望,心裡一下子軟了起來。

    「我叫大野智,漢字寫這樣。」大野撕下一張白紙,寫下自己的名字給人魚看,「你有名字嗎??你會說人類的話嗎?」

    「SHO......,海裡的家...人,這樣...叫我......。」

    好幾年沒有說話了,一開口有點艱澀。人魚其實懂人類的語言,只是被抓來後,不甘心與委屈叫自己不想與人類溝通。他看著樂園裡每天來觀賞他的人潮絡繹不絕,人類要讓他回海裡應該是不可能的。人類們也從來沒有過問自己的意思,只把他當成珍寶般供養,是遊樂園裡的搖錢樹。大野智是第一個不是來觀賞他,也不是把他當珍禽猛獸餵食就走的人類,分給自己叫作麵包的食物,還畫了一張很棒的畫。

    「原來你會說話啊?!太好了!!我還擔心要怎麼跟你溝通......。SHO?!那我就叫你翔君好嗎?!」說著就把漢字寫給對方看:「很帥氣的字吧!而且你在水裡游泳的姿態好美,就像在飛一樣呢!」

    大野這麼一說,人魚的臉色瞬間就暗淡了下來。被關在水族箱裡的人魚,游得再好,跟籠裡的鳥是一樣的。

    大野知道自己失言了,急忙解釋起來:「對不起......我沒有...別的意思......。我是這間遊樂園老闆兒子的朋友,是個插畫家。我第一次在水族館看到你的時候,就覺得你好美啊,是我看過最美麗的生物了。我拜託了NINO好久,他都說不能破例讓我近距離看你。這次是因為我因為工作的關係,幫他拿到了一個絕版的遊戲,他才終於答應讓我進來......。」講到最後大野也不知道還能說甚麼好,八字眉更平了,一臉受挫地說道:「總而言之對不起......,人類實在不應該把你關在這裡的。」

    人魚看著大野為人類道歉、不知所措的樣子,噗地笑了!

    「......你笑起來更好看了......」大野都要看呆了。

    人魚這才發現,自己多久沒有笑了呢?!竟然在這個第一次見面的人類面前放下了戒心,心裡浮起了好幾年沒有出現過的暖意。

    「翔...嗎?我喜歡...這個字!」人魚期望著,自己有一天可以脫離這個牢籠,回到自由的世界。

 

*

    「翔君!今天是蕎麥麵喔!」

 

   遊樂園的少東二宮和也發現,自從他讓大野智來畫人魚後,人魚的表情出現了變化,所以就允許大野智繼續來。

    人魚不再總是微微皺著眉,他會跟水族箱裡的小魚玩,交頭接耳地似乎在交換甚麼秘密;偶爾會看著水族箱外面來參觀的民眾,對他們手上拿的食物感興趣;會對來餵食或整理水族箱的工作人員點點頭,表現些許的感謝。

    人魚深知人類的心理,釋放出一點點善意,他就可以繼續在閉館後的晚餐時間,看見大野智。

    大野每天都會來,剛開始都是拿不同的麵包來給人魚,連小魚的份都準備了。直到有一天翔君對自己搖搖頭,表示暫時不想吃麵包了,大野問你可以吃人類的食物嗎??翔君回答應該是可以,至少吃了麵包也沒有不舒服。

    一開始大野都是考慮不用餐具就可以吃的食物,像是水果還是點心甚麼的。今天碰巧自己吃到了好吃的蕎麥麵,就為翔君帶了一份。

    人魚捧著裝蕎麥冷麵的竹編盤子,端詳了好一會兒,對第一次接觸的食物感到無比新奇。

    大野笑著看他,接著拿出裝醬汁的小碗、調味的蔥花跟芥末,「麵本身沒有甚麼味道,所以要沾醬汁,如果你不怕辣就可以嘗試芥末。」

    人魚伸出手直接拎起麵條要放進醬汁裡,大野急忙喊住他:「等等!等等!吃麵用手不太好啦!」趕緊又從袋子裡摸出一雙筷子,「這是筷子,很方便的喔!如果你會用這個,大概人類的食物你都可以享用了。」

    大野說著就把手上的筷子放到人魚手裡,握著他的手教他拿筷子,「試試看!翔君看起來就是很聰明的樣子,一定很快就會用筷子了。」

    待大野抬起頭來,卻看見人魚羞紅了臉。

    大野這才發覺,這是他跟人魚的第一次身體碰觸,人魚意外地純情,讓自己也不好意思了起來,趕緊把手抽回來,低著頭叫翔君趕快吃。

    那天他畫下了笨拙地使用筷子,以及被芥末嗆到卻又愛吃的人魚。

 

*

    遊客們發現,前一陣子活潑許多的人魚又變回原來那副淡漠憂傷的樣子了,縮在水底,把臉埋進自己抱著的尾巴。整個水族箱了無生氣,連小魚們都懨懨地躲在珊瑚礁裡,不肯見客。

 

    大野智一個禮拜沒有來了,人魚這才深切體驗到自己與人類的差距。他沒辦法離開水太久,也沒有腳,不能上岸,又倔強地不肯開口向其他人詢問關於大野的事情。離開海以後,他一直惦記遠方的家人,懂得什麼是想念。但是一個禮拜不見大野,不僅是想念,還被不知道對方是不是發生甚麼意外的不安,是不是就要被大野忘記的失落啃蝕著心。

    

    人魚開始絕食,館方才知事態嚴重,報告到上層那裡。

    聰明的少東二宮和也轉了轉彈珠般的褐色眼睛,大概就知道原因所在。

 

    這天閉館後,大野智拄著拐杖,一拐一拐地來到平時跟翔君碰面的地方,攀在池邊呼喚著人魚的名字,那抹紅色的身影飛快地水底游上水面,看到來人,急急切切地喊了一聲:智!!!

    「翔君!對不起,我前些天來這裡的路上不小心出了車禍,因為有腦震盪的危險,住在醫院觀察了幾天。啊...腦震盪就是腦袋裡面可能會受傷的病.......總而言之就是不能亂動,只能躺在床上。腳也受傷了,所以都不能出門......。」

    大野話還沒說完,就看到成串的眼淚從人魚的大眼睛裡汩出,眼眶紅了、鼻子紅了、嘴唇發抖著,像是想說甚麼卻又說不出口。

    「別哭別哭....。」大野也慌了,這輩子沒安慰過幾次人,況且還是安慰一條人魚,「我沒事了!真的,腳上的傷醫生說沒有大礙的,過幾天就不用拿拐杖了。」

    人魚像是放下了心裡頭沉甸甸的大石,哭得更凶了。大野智沒辦法,只得像是哄小孩般把人魚按進自己胸前,顧不得弄濕衣服的是水還是眼淚,輕輕拍著人魚的背,告訴他真的不要緊了,接下來都可以來看他了,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人魚終於慢慢地平復下來,然後害羞得把臉埋在大野的頸側。大野也不動,就這樣讓人魚窩在自己懷裡,明明沾著水氣的人魚抱起來冰冰涼涼的,胸口卻莫名地滾燙。

    好一陣子,才聽到人魚悶悶地問道:「智!我可以看你的腳嗎?」

    大野調整了動作讓自己坐在水池邊,因為受傷所以穿著短褲,右腳的膝蓋還捆著厚厚的繃帶。

    人魚從來不羨慕人類有腳,對於活在海洋中,強壯有力的尾巴絕對比腳好用多了。但是這幾天,讓他第一次想望起「腳」這個東西來。

    人魚仔細地看著大野乾淨的腳指頭,還伸出手指戳了戳腳指甲,感覺跟鱗片有點像。

    沿著腳背、腳踝、小腿的肌理一路撫摸上去,碰到了右膝蓋的繃帶又不開心地抿起了嘴。大野再次跟他說了,或許會留下一點傷疤,但不影響走路的,人魚這才放鬆了表情,伏在大野的腿上。

    「如果我有腳,就可以去找你了......。」人魚低喃著,語氣裡有著不甘心。

    「童話故事裡的巫婆不知道還在不在耶?!可是要用翔君的聲音交換變成腳的藥,想想不太划算。」大野說的是真心話,人魚的聲音沉穩又清晰,堪比播音員,跟自己黏糊的聲調完全不同,聽著人魚說話都是一種享受。

    「那個故事是騙人的.....我在海裡的時候從來沒聽過有巫婆......。」

    「沒有巫婆?可是我們都相信了好幾百年呢!!」

    「就算真有巫婆,也要我有機會回到海裡才能去找。」

    「說到海!」大野翻開了身上的側背包,拿出了一本比較舊的畫本,翻開其中一頁:「這是我以前看著傳說中人魚海域的照片畫的,是你的家鄉嗎?」

    人魚看著大野的作品,怔住了好一會兒,畫中小島的剪影,夕陽落下的顏色,的確是自己記憶中的模樣。沒想過能用這種方法再次看到想念的家鄉,眼睛裡又泛起了濛濛的水霧。

    大野看著人魚的樣子,知道他想家了,怕他又傷心了起來,趕緊找個話題想轉移翔的注意力:「人魚海域一般人都說找不到的,你怎麼會被人類抓到了呢?!」

    「因為聽說人類的海域裡有一種很好吃的扇貝......。」反正就是因為貪吃才會落網,人魚撇撇嘴,不想再提這麼糗的事。

    「原來翔君喜歡貝類啊......明天我就帶來給你吃。」

    「腳受傷是不是多休息比較好?!我知道你平安就好,腳好再來看我吧!」

    「我不會勉強自己的,翔君別擔心。啊?!那麼人魚的眼淚會變成珍珠,這個傳說也是假的?!」

    「當然是假的,如果是真的,那蚌類族群會跟我們抗議,說人魚剝奪了他們的工作權。」

 

    兩個人開心地、親熱地聊了好一會兒,像是要補足一個禮拜沒有見面的份,氣氛好到水裡的小魚們都在一旁轉圈圈跳著舞。

    而這一切,都被好奇為何二宮交代把大野智找來人魚就會變好的館長,悄悄地看在眼裡。

 

*

    「NINO!你不能叫翔君做這些事!!!這樣對他太殘忍了!!!」

    大野智覺得自己用上了一輩子的勇氣跟憤怒,第一次這麼大聲地跟朋友說話。

    二宮抬了抬淡色的眼眸,無奈地回覆:「我雖然是小老闆,但我們家也只是股東之一。館長的提案對遊樂園來說並沒有害處,來客率比起上個月增加了30%。館長的意思是只要暑假這兩個月這樣做就好,他也知道過度消費人魚並不是長遠之計。」

 

    人魚原來會說話,而且跟大野智感情很好的事情被發現後,館方就要求人魚做更多的演出,人魚當然不肯,但是館方要脅到,他們有權力禁止大野智跟他碰面,畢竟大野智也不是遊樂園的人,讓他能夠在閉館後,私下跟人魚碰面原本就是特別通融的事。

    人魚為了這個唯一的人類朋友,咬著牙答應了。

    他必須在水族箱內跟小魚遊戲、上演餵食秀、甚至館方安排暑假期間,每天會抽出3位來遊園的幸運兒,可以跟人魚面對面互動。

    即便如此,他也不能每天都可以見到大野智。

    那天大野按照往例在閉館後來到水族館,就被工作人員攔下,表示人魚狀況不好,不能讓他見人魚。

    大野智很擔心,隔天就跟所有人一樣買了門票進水族館,看見了在水族箱裡演出的人魚。

    人魚也看到大野了,勉勉強強地牽動了一下嘴角,餵食秀結束後就躲在珊瑚礁後,不想讓大野智看到這麼狼狽的自己。

    大野心痛得要命,人類限制了人魚的自由,讓他回不了大海;現在還要剝奪他的自尊,變成馬戲團裡的動物般的存在。

    大野也隱約知道,人魚會妥協,八成是為了自己。所以他去找二宮理論,但是憑自己一個人小小的力量,又怎麼能改變整個遊樂園的決策?!

    大野用紙筆寫下“翔君!再忍耐一下!我會再去拜託二宮!”隔著水族箱的厚玻璃想傳達給對方,只是人魚沒有從珊瑚礁後現身,而大野彷彿看見了,水族箱裡,多了許多悲傷的珍珠......。

 

*

    暑假不到一半,人魚開始生病。

    原本健壯的人身迅速消瘦下去,閃閃發光的紅尾巴日益失去光澤,魚鱗一片接一片地脫落,躺在水底不進食的時間越來越長......。

    所有跟人魚有關的活動全部取消,三層樓高的水族箱也圍起了布幕,館方對外表示,因為水族箱意外損害需要維修,待整修完畢後,會再舉辦盛大的人魚見面會。

    因為人魚不肯進食,藥物只能放進水族箱的循環裡讓人魚吸收,水族箱裡的水草跟小魚都被搬走,空蕩蕩的水族箱就像是沉寂的病房,了無生氣。

    

    「NINO!人魚已經三天在水底都沒有動了!我看要強制把他打撈上來。」水族館裡的專屬獸醫相葉,焦急地跟二宮報告。

    相葉是二宮的竹馬,非常喜歡動物,所以當了獸醫。只是他也沒有醫治過生病的人魚,沒把握到底該把他當人醫?還是當魚醫?眼見人魚的活動力越來越低,不能再放任他繼續躲在水底。

    二宮想了想,沉重地下了決定:「都交給你處理,你先去人魚那邊,我去把大野智找來。」

    

    兩位飼育員穿起了潛水裝備,潛到水族箱底部,將病得奄奄一息的人魚撈上岸來,放在小型的魚缸裡。尾巴上的魚鱗所剩無幾,失去魚鱗保護的尾巴被礁石割得傷痕累累,人身也沒剩幾兩肉。

    

    相葉很希望人魚可以主動告訴自己哪裡不舒服,或者醫治的方法,但是人魚緊緊閉著眼睛,別過頭,不想說話,不想跟人類接觸。或者,已經虛弱到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

 

    大野智一來,看見躺在魚缸裡,消瘦又殘破的人魚,眼淚立刻奪眶而出。

    「翔君、翔君!!我是智!!你還聽得到我說話嗎??」大野哭著,伸手把人魚抱進懷裡,翔君變得好瘦好輕,好像隨時就會不見。

    聽見大野的聲音,人魚終於睜開眼睛,牽起嘴角,給了一個淡淡的微笑。

    「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如果我不要來找你作畫,不要跟你說話,就不會害你遇到這些事.....。對不起!對不起!」大野把人魚摟得更緊了,忙不迭地道歉,流下的眼淚,都是心疼跟悔恨。

     人魚抬起手,抹著大野臉上的眼淚,自己的眼眶也紅了,「智...不哭...我在這裡....最開心的事...就是遇見...你...。」

    「翔君,你還想回家鄉對不對?你讓醫生看一下好不好?!你告訴醫生哪裡不舒服好不好?」大野哭著懇求,不想放棄。

    「應該是沒辦法了......,我看過我們族人,死之前...就是尾巴的鱗片都會脫落...。」

    大野智哭得更慘了,二宮跟相葉也束手無策。人魚實在太稀有,人類從人魚那裡賺飽了荷包,卻不曾好好認識他們。

    「智.....我本來以為我唯一的夢想,就是可以回家...。但是,後來...又多了一個...。」

    大野知道這可能是人魚最後要說的話,盡可能地貼近他,一字一句地聽清楚。熱燙的眼淚一滴一滴,都落在人魚的臉上。

    「我後來想,如果用聲音可以交換腳...那麼我願意...。這樣我就不用再當人魚,我可以...變成人...跟你一起在陸地生活...。」

    「那你...趕快好.....我們一起去...去找巫......。」大野聽到人魚這麼說,更是哭到泣不成聲,「如果...巫婆也要我的聲音..我也...給她...。」

     聽到大野這麼說的人魚,伸出手讓大野的淚落在掌心,瞇起眼睛笑著說道:「智......智因為我流...的眼淚......像珍...珠...。」

    氣若游絲的人魚,安安靜靜地窩在大野懷裡,準備迎接生命結束的那一刻。

    在場的人都知道人魚已經回天乏術,大家都屏息著,彷彿在等待舞台劇落幕般的沉靜,只剩下大野的啜泣聲。

    大野捧起人魚的臉,人魚已經沒法睜開眼睛,眼睫上掛著的淚珠,分不清是人魚的,還是大野的。

    大野想起他第一次在水族館看到人魚的興奮。

    拼命地拜託二宮讓自己可以近距離看一次人魚,想為他畫張畫。

    他為人魚取了人類的名字,喊著他翔君。

    翔君每次看到自己來,亮晶晶的大眼睛和彎彎紅唇的笑意。

    教翔君用筷子吃蕎麥麵。

    車禍時,翔君為自己掉淚......。

    不能拯救翔君的無能為力......。

    他不知道自己還可以說些甚麼,好表達心中對人魚的感情跟不捨......所以他低下頭,用著訣別的心情,將自己的吻,情真意切地獻上......。

 

*

    「翔君!」大野輕輕推開門,只用氣音說道,「潤ちゃん睡著了?!」

    「噓......,他睡著了。」

    被喚做翔君的男人,也輕輕地把手上的繪本闔上,替躺在床上的孩子蓋好棉被,關了燈退出房間。

    「潤ちゃん每次來,都要你讀這本故事給他聽,都不知道聽幾次了,還不膩?!」大野無奈地笑著說,兩個人並肩坐在客廳的沙發。

    「沒辦法,這本繪本可是大野老師橫掃國內外獎項之作,是小朋友心中的夢幻作品。」櫻井笑著回話,對於戀人畫出了這部作品同感驕傲,而自己是最了解這個故事的人,要他跟小朋友講幾次這個故事都可以。

    大野把櫻井手上的繪本接過,隨意翻了幾頁,裡面的每一張圖都是自己親手畫的,再熟悉不過。但是每看一次,仍會勾起許多回憶,想起那個夏天,發生的每件事情。

    「智......」櫻井知道大野又想起那些關於這個故事的事了,不想讓他又陷入傷心的情緒中,挪動位置窩進了戀人懷裡,「小朋友們都相信,真愛會有奇蹟的!」

    「幸好那場病沒有讓你離開我,不然我現在一個人一定不知道該怎麼辦...。」大野伸出手緊緊把戀人環抱住,差點就要生離死別的過往,讓自己更加珍惜與這個人相處的每一刻。

    「嗯...我現在很好,在你身邊,我很滿足。」櫻井知道最簡單的情話,對戀人最是受用。

    像是要確認對方從來不曾離開那樣,兩個人自然而然地,親吻了起來。

    

    客廳裡擺放著水族箱,裡面的熱帶魚都害羞地躲到水草底下。

    

    繪本故事的最後一頁,告訴人們,因為人魚王子得到了心愛之人的吻,尾巴變成了腳,開始在陸地上,與戀人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END.

 

 

後記:因為小夥伴分享了A夢大大在微博的作品---ARS的演唱會周邊做了智君的人型魚餌,而釣到了翔君的圖。就一直想著寫一個智君釣到了翔君(的心)的故事。 

                                                                                                                                                                                                        鞠より

评论(24)
热度(45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