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ARS而在樂乎出沒~
5人の嵐が好きで、恋人のタイプなら雅紀さんを決めました。
山コンビと総武線コンビを応援します。
喜歡五個人的嵐,喜歡的戀人類型是雅紀。
應援山組和竹馬~~~
如果我不寫文,就是在看文的路上(^_-)-☆
 

嫣然盛夏 (中上)

男大生A x 男大生N設定

怦然初夏的姊妹兄弟作,女裝NINO有,打醬油翔君有

OOC應該不嚴重///v///


    「雅紀!!雅紀!!別睡了啦~~都要吃中飯了!!」櫻井好心地把睡了一上午課的相葉叫醒,雖然他想相葉比起吃午餐,說不定更想補眠。

     相葉迷迷糊糊地從課桌上抬起頭來,還不忘替自己擦一下口水,「嗯...好啊!去吃飯......。」

    「難得來上課卻一直睡覺,你昨天工作到很晚?!」

    「工作是還好......只是最後去新宿二丁目那邊二次會,我被灌的有點多......連昨天怎麼回到家的都不知道。」相葉忍著宿醉的不適,今天早上還是風間去他家裡把他從被窩裡面挖出來送來上學的。因為他事前就跟風間說,今天的課一定要來點名,不然平時成績會有危險。

    「新宿二丁目?!好玩嗎??」不論是功課還是私生活都一板一眼的櫻井翔,對他而言二丁目完全是一個傳說中的世界。

    「翔ちゃん要好奇的話,下次我帶你去啊!」相葉笑著答,雖然他知道除非出現不得了的理由,他這個大直男同學應該不會想去那裡。

    兩個人來到學生食堂,櫻井點了特大份的蕎麥麵,相葉點了麻婆豆腐定食,兩個人找了張四人座的空桌子,喊了聲いただきます就開動了。只是相葉沒吃幾口,宿醉的後遺症仍在,胃口實在不佳,便停下了筷子。

    「雅紀你不吃了啊??還好吧?」櫻井關心地問著,但大眼睛直直地盯著相葉盤子上的食物,一臉浪費是不好的行為的表情。

    「嗯......休息一下再吃!」知道好朋友在覬覦自己的中餐,可沒那麼容易讓他得逞。

    櫻井扁扁嘴,繼續朝自己的蕎麥麵進攻。而相葉已經又趴回桌子上。

    「喝這個吧!會好很多!」

    突然有人放了一瓶解酒液在相葉的餐盤上,櫻井抬頭一看,原來是他們的學弟二宮和也。

    「NINO!坐啊!吃“跑”沒!」櫻井邊吞著蕎麥麵,邊口齒不清的打著招呼。

    因為同在一個系的關係,三個人有些交情。相葉二年級的時候有幸在一場聯誼拜見過二宮的絕活,知道這個學弟變得一手好魔術,想跟他學幾招,認識了才知道兩個人都住在同一個車站附近,通勤時偶爾會碰面,也去過彼此家玩。櫻井則是當過系學會會長,曾經請這個學弟來幫忙管理活動的經費。

    「NINO對我真好~~」相葉二話不說開了瓶就咕嚕咕嚕地喝了,又閉目養神了一下,才突然想起甚麼般地問了坐在身旁的二宮:「你怎麼知道我在宿醉?!」

    「看你的樣子就知道你在宿醉!!」嗯!完美的回答。二宮偷偷地游移了一下眼神,他可是在心裡預演過好幾回才敢出現在相葉面前的。

    「喔....這樣啊!學校的商店現在連解酒液都在賣了,我竟然不知道......。」相葉看著手中的空瓶子,好些納悶。但很快地轉換了表情,一臉獻媚地熊抱了坐在旁邊的二宮,「謝謝NINO!看到我宿醉還買解酒液來給我喝......比我那個只想吃掉我中餐的同學好多了。」還作勢要吻上。

    經不住被相葉整個人都要掛上來的二宮,一邊撐著自己不要摔到椅子下,一邊喊著:「痛痛痛!翔さん救我~~~。」

    因為二宮喊著痛,所以沒等對面那位把蕎麥麵塞得像隻倉鼠的學長來拯救他,相葉就識趣地趕緊把自身的重量移開,拉著二宮坐好,剛剛兩個人貼著很近,相葉也聞道了,二宮身上有著一般市售那種筋骨痠痛在用的貼布,涼涼的草藥味道。

    「NINO怎麼了??打電動打到腰痠背痛?!」相葉打趣地問。

    「如果可以打電動打到腰痠背痛我也情願......。」二宮沒好氣地答:「昨天被一個醉鬼撞到,還被迫要幫忙送他回家。那個人又很不受控,為了把他安頓好害我腰都扭到了。」

    二宮回想自己這兩天真是佛心來著。

    昨晚因為相葉喝醉倒在自己身上,二次會也終於告一段落。他卸了妝換了衣服要回家的時候,看見風間還扶著相葉站在街頭,一臉焦急的樣子。就以“學弟”的身分上前關心了一下。風間說家裡有點事希望他能盡快回去,但又不能就這樣把相葉丟在街上,二宮看著那個醉得一塌糊塗的人,嘆了氣允諾會把學長平安送回家。兩個人一起上了計程車,自動從相葉的錢包裡付了計程車錢,只是以自己的身型要扛著相葉真的很吃力。好不容易把他丟到床上躺好,過程中卻讓自己不小心又觸發了原本就有舊傷的腰。夜深露重的,也不可能再去看醫生,回家自己貼幾張貼布就是了。

    雖然是個亂七八糟的學長......但是跟和子講話時溫柔的神情,還有為和子擋酒的男子氣概,這是二宮忍著腰痛闔眼時,最後想著的畫面......。今早來上學前又想起相葉昨天喝成這樣,不知道要不要緊?!就這樣鬼使神差地還在半路上先到超商買了瓶解酒液,果然在餐廳看見了一臉不舒服的相葉。

 

    相葉聽完二宮說的話,腦袋裡隱隱約約閃過了一些畫面,但是卻又不夠清晰。看到了桌上的解酒液,又沒頭沒腦地問了二宮一句:「NINO,你有弟弟嗎?!」

   「你真是酒喝太多喝傻啦!我只有姊姊!她都結婚了,上回你來我家玩電動不是有看到照片?!」二宮有了心理準備,回答得萬無一失。

    「二宮姊姊和NINO長得像嗎??如果像肯定是大美人一個。」倉鼠學長終於吃完了他的麵,加入了聊天的話題。

    「說的也是,NINO很美呢!不管是あっち系還是こっち系肯定都吃得開。」相葉又開啟了他特有的兩性話題模式。

    「男生被說美不會開心吧!!!」欸?怎麼話題會轉向這邊?二宮心裡跳了一下。

    「現在時尚界很流行NINO這種中性的男生耶!我公司裡就有一兩位前輩會化女妝來代言女性的化妝品!」相葉看著二宮,眼神已經轉換成欣賞模式。平心而論,二宮的身高雖是矮了點,但有張上鏡的臉。特別是琥珀色的眼珠跟很有個性的貓唇,下巴上的痣也很有個人特色。在模特兒公司待了一段時間,相葉覺得自己的時尚審美觀大有進步。

    「男人化女妝嘛?!不行不行!....我無法想像!!!」櫻井在旁邊搖著頭,順手還是夾了相葉盤裡一塊麻婆豆腐。

    「翔ちゃん這樣不行喔!!等下回帶你去二丁目你就知道厲害了,男大姊們可是很有魅力的!!」相葉笑著,迅速地伸出筷子想搶回自己的豆腐,兩雙筷子交戰的結果就是豆腐碎了一桌,惹來二宮罵著兩位學長都是バカ!!

 

    二宮和子想,早知道今天就不要來上班了......,但是千金就是難買早知道。

    原本因為腰痛想請假,但是老闆說今天有大客戶來店裡包場開宴會,還是希望二宮來,打工的費用也會多算一些。

    通常包場的時候都會玩得很瘋,因為不用顧忌店裡有別的客人,玩的遊戲都會遊走在尺度邊緣,經驗夠的男大姊們就會懂得怎麼保護自己,也比較知道客人的底限。

    念在薪水跟最近有想買的遊戲的份上,二宮還是來店裡打了卡。穿上了很能滿足大老闆虛榮心的蘿莉女僕裝,黑色透膚絲襪,萌妹系的雙馬尾假髮,畫上眼線刷了睫毛、今天還用雙眼皮膠帶改變了一下眼睛的型狀,戴了綠色的瞳片。最後不忘用遮瑕膏遮掉下巴的痣後再上粉底跟腮紅。每每這樣化完妝,二宮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都有身為女生的錯覺了。跟其他男大姊不同的是,他只是覺得這份工作賺得比較多,並不是真的想當女生或喜歡男生。所以自己並沒有去動手術或注射甚麼的,連胸墊都懶得裝,反正老闆同意不是所有的客人都喜歡童顏巨乳。

    但是今天晚上的客人,偏偏就喜歡他這種童顏貧乳的。

    被客人毛手毛腳是司空見慣,只要不太過份都可以忍受。事先也喝了防醉酒的藥,多喝幾杯也還撐得住。可是因為輸了遊戲,被這個胖胖的大叔把他壓在地板上,當著所有人的面前要吻他當做成懲罰時,他真的很想冒著被開除的風險,狠踹自己身上的人一腳。偏偏喝了不少酒實在使不出力,同事們對這畫面也是見怪不怪,沒人要搭救他,反而還聲援著“親下去!親下去!!”,在這種店喊救命可能還是一種情趣,不如不要喊。

    眼見和子的初吻就要奉獻給這位胖大叔,二宮在心裡悲憤地想:領完今天的薪水,老子就不幹了!!!

    「啊---------!!!」

    突來的一聲大叫,讓二宮還沒碰到胖大叔的嘴唇,就又看見了店裡的天花板,身上壓制的力量也離開了,轉頭就看見一個纖長人影跟胖大叔扭在一起。


TBC.


後記:感謝翔君的夜會讓我取材>v<雖然那一集比較像是懲罰翔太太們的夜會 www


评论(13)
热度(10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