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ARS而在樂乎出沒~
5人の嵐が好きで、恋人のタイプなら雅紀さんを決めました。
山コンビと総武線コンビを応援します。
喜歡五個人的嵐,喜歡的戀人類型是雅紀。
應援山組和竹馬~~~
如果我不寫文,就是在看文的路上(^_-)-☆
 

(舞駕三四)---你的顏色

    第一篇的舞駕家。150425嵐にしやがれ,來賓松下奈緒的禮物衍生

 

    舞駕家可以看見庭院的沿廊上,高中二年級的三郎跟國中一年級的五郎,一個拿著白色的抱枕,一個拿著黑色的抱枕,坐在沿廊上面面相覷地發愁。

    「三哥....你說怎麼辦?!」五郎看著自己手中的黑色小抱枕,上面還裝飾了華麗的紫色蝴蝶結,其實自己很喜歡這個禮物,但現下卻有點像燙手山芋。

    三郎看著自己手中的無印風白色小抱枕,就顏色跟風格上,自己這個的確跟五郎的可以說反差感的一對抱枕,嘆口氣道:「媽媽剛也說了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懂為什麼四郎這麼介意呢。」

    

    時間倒回一個小時前......

舞駕花子最近迷上了手作,每周還固定去上縫紉教室。這天她興致高昂地縫紉教室回來,就把五個孩子都叫來客廳集合,說是有禮物要給大家。

    「這是媽媽我經心為大家做的,全世界都只有這唯一一個喔!!希望你們喜歡!!」花子從她的大袋子裡一個個把禮物拿出來,「一郎是這個!!因為是大哥所以是紅色的!」說著遞給現在唸美術大學的一郎一只以紅色為底色的拼布袋子。

    「喔!?謝謝媽媽!」一郎有點不解紅色跟大哥有甚麼關聯??原來自己的美感有遺傳到媽媽的無厘頭嗎?!但袋子大小剛好可以給自己裝畫具,也就開心地收下。

    「二郎是這個!!」花子又拿出一個藍色為底色的拼布袋子,「充滿知性的藍色正適合頭腦好的二郎!!!」

    在頂尖大學攻讀經濟,對美感跟藝術是完全沒有細胞的二郎雖然也不懂藍色跟知性有甚麼關係,但這個袋子裝又厚又重的原文書正好,也很開心地收下。

    下面三個弟弟看見兩個哥哥都擁有了充滿特色跟創意的袋子,心裡面的期待感開始高升,不知道媽媽會為自己準備了甚麼樣的袋子?!特別是三郎,按照排行下一個禮物應該是輪到我吧?!

    「接下來是四郎!!」

    聽到花子的發言三郎還從椅子上“咯噔”了一下,而四郎像小動物般的茶色眼眸閃閃發光,等待著媽媽的禮物。

    「四郎這個是用印花大手帕去設計的,是媽媽的得意作喔!!!」花子說著,就遞給四郎一只用綠色印花手帕做裝飾的提袋。

    接過袋子的同時四郎有點錯愕,心裡浮現好幾個問號???但還是小小聲地說了謝謝。

    「最後是三郎跟五郎,登登登登~~」只是花子從袋子裡一手各拿起一個小抱枕,塞進三郎跟五郎手裡,「你們的是小抱枕,在學校午睡的時候可以用喔!」

    看到這一幕的四郎,竟然當下嘴一扁,揪著自己的新袋子頭也不回地跑回房間去了,留下一客廳好些錯愕的家人們。

    但對於四郎的反應,大家其實也不是那麼難以想像。

舞駕家為了分別五個男孩子的東西,在一郎要上國中,而五郎五歲那一年的某天,讓他們選自己喜歡的顏色來區分個人的物品。

    大哥一郎選了藍色,因為他喜歡可以釣魚的大海。

    二郎喜歡紅色,因為紅色給人猛烈又熱情的印象,就像自己是個好強又認真的人。

    三郎選了有機植物般天然又健康的綠色,很適合戶外派的自己。

    四郎選了黃色。因為他第一個有印象的禮物,是三郎哥送他的鵝黃色小熊布偶。

    五郎雖然年紀最小,但在哥哥們選完顏色後,說自己喜歡神秘的紫色。很慶幸哥哥們沒有人跟自己一樣。

    除了衣服褲子之類哥哥們穿不下的留給弟弟們穿,不然凡舉牙刷杯子拖鞋毛巾枕頭棉被套......等等個人生活用品,五個兄弟的東西只要看顏色就知道哪個是誰的。大概只剩四郎最愛的電動遊戲機廠商幾乎不會推出黃色所以買不到,但電動遊戲機向來只有四郎有,所以也不會搞混。

    還有一點點不同的是......從小就不愛撒嬌不黏人只黏電動的四郎,卻最喜歡跟風三郎哥了。常常三郎哥有了甚麼新東西,四郎會跟爸媽說自己也想要一樣的,但是要黃色的。如果找不到黃色的同款物品,四郎就會落寞很久。後來爸媽學乖了,以後要買東西給三郎或四郎,都先找好有綠色跟黃色的款式,兩個人一起買。爸媽跟三郎都有點不太懂四郎的堅持?!但只要看見他向來表情不多的小臉綻放了小小的微笑,也就這樣執行了“三郎&四郎要買同款不同色”的政策好多年。

    所以這回花子媽媽的破天荒舉動,另外四個兄弟中除了五郎勉強有拿到自己專屬色的抱枕,其他三個人也是有點一頭霧水?!更別說是自己收到的禮物跟三郎哥東西不同顏色也不對的四郎了。

    看著反應那麼大的四郎,花子也很是訝異。他只是想五個孩子都大了,偶爾也可以對換個顏色,自己是真的想說四郎也會喜歡代表三郎的綠色的,而剛好縫紉教室那天都沒有黃色的布料,所以才給三郎做了白色的抱枕。會做抱枕的原因僅是因為做布袋的材料不夠了,所以才做了抱枕,想說也很實用。

    三郎拿著自己的抱枕,抱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決心去敲了四郎的房門,其實也是自己的房門。

    兩個人的房間是上下舖,手長腳長的三郎睡下舖,發育得可能比小自己兩歲的五郎還要慢一點的四郎睡上舖。只是現在三郎一進門,就看見四郎躺在自己的床上打著小冰藍,沒開燈的房裡只看見掌機螢幕的光線打在四郎臉上忽明忽暗。

    「四郎!!我要進來囉!!」三郎說著,順手按了門邊燈的開關。看見花子媽媽剛給四郎的綠色袋子被放在了自己桌上。

    突然的光線讓四郎有點適應不良,稍微瞇起了眼睛就讓遊戲中追趕跑跳碰的馬利歐掉入了溝裡,嘖了一聲關起了掌機。

    三郎把漂亮的綠色袋子拿了過來,靠著床邊坐在地板上,手上的抱枕剛好可以拿來充當坐墊,真的還蠻實用的。

    「四郎不喜歡媽媽作的禮物?!」三郎試探著開口,知道向來內斂的四郎要他能說出本音,肯定得迂迴著來。

    四郎噘著嘴,故意不看著三郎,表情像隻不想討主人歡心正在生氣的貓。沉默了一陣還是輕輕地搖搖頭。

    「四郎不喜歡袋子?比較想要抱枕?!」三郎再問。

    嘴嘟得更高了,不回應這個問題。

    「不喜歡綠色?!」三郎又問。

    「......」這回搖頭的幅度大了一點,平常就是水潤潤的眼睛此時看起來更加霧濛濛了些。

    看著四郎這表情的三郎心裡有了頭緒,「你生氣媽媽怎麼沒給我們一樣的東西?!」

    三郎看著四郎別過臉看著床舖內側不回應,但是泛紅的耳朵證實自己猜的沒錯。

    「我知道喔......四郎一直都很喜歡我,所以總跟我用一樣的東西!!」三郎故意地說道,果然換來四郎把床上的枕頭掄起來往自己身上砸的結果。

    雖然這是三郎預期中的反應,但看見不僅耳朵紅,臉也跟著紅的四郎的樣子,三郎還是吃了一驚。

    「鬼才喜歡你!!!」四郎又氣(又羞)地開口,「只是我剛好比較能接受你的品味!!!」由於枕頭已經離手,四郎接著拿起三郎藏在枕頭下的黃色書刊,繼續朝三郎丟過去,「但是這部分跟你不一樣!」四郎想起三郎總愛看那些胸大腰細有著童顏巨乳的女生,臉更紅了。而這個年紀的男生說沒有看過黃色小本子都是騙人的,但自己對這個絕對沒有三郎熱衷。

    「欸!!!!別把我的珍藏丟壞啊!這些都很貴的......」三郎一邊抵擋著四郎的攻勢,一邊趕緊把小黃本都收好。只是不曉得是因為四郎的表情還是這些小黃本,竟讓自己也覺得一陣害臊竄上了臉。

    很快沒東西好丟的四郎停了手,看見那個躺在地板上的白色小抱枕跟綠色袋子又覺得委屈。但是想到都已經國三的自己還介意這種小事,就又生起自己氣來。不過就是跟三郎這次沒收到一樣的東西嘛?到底耿耿於懷甚麼?!

    三郎雖然心裡也卡了好些沒理清的頭緒,但好歹自己是哥哥,從小哄著傲嬌又敏感的四郎還是有點心得的,「媽媽剛說了,因為布料不夠了,所以沒能給我跟五郎做袋子。」拿起了也掉在一旁的袋子,接著說:「這個綠色袋子的花樣我也覺得很適合你。而且四郎很快要上高中了,這種袋子一定會派上用場的喔!拿著這種袋子的男生肯定很受女生歡迎的。」 

    四郎繃著臉不吭聲,但是軟化的眼神裡明顯寫著妥協。

    這個房間裡,就好多自己跟三郎同款不同色的小物,連最貼身的胖次都是這樣。自己今年就會上高中了,也許該戒了這種對哥哥的依賴。

    是的!應該就是依賴。

    對四郎而言,自由奔放的藝術家大哥實在太過不食人間煙火;而功課優等生的二哥跟愛打電動的自己肯定不是一國。但是對那個從小最常在自己身邊的笨拙地幫忙爸媽照顧自己、保護著自己、陪著自己玩的三郎,四郎是很依賴的。他一直記得三郎對著剛略略懂事的自己說過----因為四郎來到這個世界上,我才有機會成為哥哥!所以四郎是我最寶貝的弟弟!

    跟著哥哥用一樣的東西,讓自己很有當三郎弟弟的認同感,還有一點點驕傲。而三郎送給自己的第一個小禮物,那只鵝黃色的小熊,黃色因此成了自己心裡最溫暖的顏色。

    四郎翻身下了床,打開自己的抽屜找了隻黃色的麥克筆出來,拿起三郎的無印風小抱枕,選了圖案少了那面,寫下了大大的“舞駕三郎”四字。然後一臉得意地把抱枕丟回三郎懷裡。

    「這樣就扯平了!拿著這個抱枕的你應該也會受女生歡迎!」

    「喂!又不是小學生?!誰還在抱枕上寫名字!?我會被人家笑啦」三郎垮著嘴角抗議著,但杏眼裡湧上了笑意。

    「就這樣啦!!我要繼續打電動了!」四郎將袋子拾起,妥妥地收進了自己的櫃子中。他想上了高中那天再用,去了新的校園,有個代表三郎顏色的袋子陪著自己也很好。

    「別打了啦!要吃飯了!別忘了先去跟媽媽說聲對不起!她以為你不喜歡她的禮物有點傷心呢!」三郎跟著站起身,抽走了四郎手裡的遊戲機,自己雖然寵愛弟弟,但也有不能放縱的時候。

    四郎伸長著手想把小冰藍搶回來,「知道啦!!再讓我過一關就去。」

    在這裡肯定要跟弟弟胡鬧的三郎當然不可能聽話,兩個人就又在房間裡你爭我搶了一陣,直到被喚下去吃晚餐為止。

 

    坐在房門外的一郎二郎和五郎,都露出了鬆口氣的表情,想著果然一直以來只有三郎才能搞定四郎,但是關心著自己兄弟的心情都是一樣的。

    「媽媽這幾個袋子真的做得很美耶!原來一郎哥的藝術細胞是遺傳媽媽的啊?!」二郎看著自己的藍袋子,對於做家事跟自己差不多不器用的媽媽竟然可以做出這樣的東西感到不可思議。

    「二郎會比較習慣拿紅色的嗎??我可以跟你交換喔!」大而化之的一郎,覺得用哪個顏色都可以。

    「不用了!!我喜歡這個,拿著藍色的袋子就像一郎哥在我身邊一樣!」

    二郎想也不想的回答,換來一郎一臉軟綿綿的微笑,以及旁邊都沒講話的五郎,莫名地紅了臉。

 

    後記:還原那天節目,來賓松下さん先是給了智君紅袋子,接著是NINO的綠袋子,然後是翔君的藍袋子。對於山組竹馬家的我,到這裡已經開始期待雅紀的黃袋子了......。只是沒想到最後兩個人拿了一對抱枕,電腦前的我一個摀額後,就想寫了這篇。


评论(9)
热度(8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