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ARS而在樂乎出沒~
5人の嵐が好きで、恋人のタイプなら雅紀さんを決めました。
山コンビと総武線コンビを応援します。
喜歡五個人的嵐,喜歡的戀人類型是雅紀。
應援山組和竹馬~~~
如果我不寫文,就是在看文的路上(^_-)-☆
 

幸福的形式—婚禮篇

CP向:竹馬/相二。愛情的形式與幸福的形式系列,架空,山組爸爸&竹馬兒子設定。
實在隔太久了,所以正篇回憶一下----
山組:愛情的形式 (上) (下)
竹馬:幸福的形式 (上) (下)


 

    吵架有甚麼大不了的,談戀愛的人哪有不吵架的?之前也不是沒吵過!

    二宮趴在桌上,無意識地轉著筆桿,桌面上和期末報告有關的資料一個字也看不進去,電腦螢幕裡的游標停在原位一下子就過了一兩個小時,一點進展都沒有,有想著是否該去滑滑轉珠轉換心情?卻也提不起勁。手機開開關關,螢幕好像都要被自己戳穿了,卻怎麼也沒等到那個人捎來隻字片語。

    相葉這個バカ!
    竟然一個禮拜沒消沒息!
    就算是他說了氣話要分手,婚禮也不想辦了,對方不會都當真了吧?!
    
    一個禮拜前兩個人罕見地發生爭執,還是在明亮富麗的珠寶店內,現在回想起那個畫面和場景,一切都很虛幻。一個期待已久的假期跟約會,竟然是吵架收場,再一路冷戰到現在。原以為那隻怕寂寞的大兔子一定會很快地來跟自己和好,不想那麼快拉下臉的二宮還索性先封鎖了相葉的手機來電,怎知對方比自己想像的還要沉得住氣,如此一來,戀愛歷堪稱貧乏的二宮,反而不知道該怎麼收拾殘局。

 

    二宮揉揉酸澀的眼睛,憶起相葉當時又生氣又受傷的表情,到底是自己把話說得太過分了。

    〝這個要花掉你三個月的薪水!!?〞

    〝但是這對我們很重要不是嗎?〞
    〝再重要也要量力而為!〞
    〝從我們交往,你不是都幫我存錢了嗎?我買得起的。〞

    

    二宮沒有認為買戒指不重要。

    兩個人決定要籌辦婚禮,也約定好要一起負擔經費。二宮雖然偶爾領有獎學金,在大學裡也幫老師或同學寫些程式,或者去做遊戲開發的測試員賺點零用錢,但到底都不是正式的收入,反而是相葉已經在動物園上班數年,交往後也一如當初承諾二宮的,一五一十地上報薪水。相葉把印章跟存摺交給自己的時候,二宮還故意問著:你就這麼信任我?要是分手了怎麼辦?相葉先是慌張了起來,拼命搖著頭說著才不會分手!沒一會兒就又冷靜下來,樂天地說道:因為還有爸爸們在一起,就算分手我們也是〝兄弟〞,所以不擔心。


    天然屬性的腦迴路果真是與眾不同啊!----如此一想,二宮便心安理得地接收了相葉的財產。
    

    其實可以被戀人信賴跟託付,對二宮而言是開心的,兩個人除了偶爾去秋葉原看看最新的電玩,吃一下電視上那個偶像天團節目裡介紹過的平民美食,也鮮少有甚麼大開銷。相葉說的沒錯,他的確是有足夠的存款買下這對戒指,但想到這些都是相葉每天在動物園裡揮汗如雨,全都是體力活換取的報酬,二宮數著標價上的金額,心裡好些肉痛,接著又撇見相葉的手,今天兩個人出門前,自己才幫著他近日因天冷而凍裂的手指塗藥纏繃帶,不知怎的,那些心疼,卻變成衝動又傷人的話。

 


    〝如果你是甚麼IT新貴,可以輕輕鬆鬆月入斗金,就是要買十對我也沒意見!〞

    〝交往前你就知道我的工作,現在這樣說是甚麼意思?〞
    〝沒甚麼意思!你要嫌我囉嗦就分手好了!婚禮也別搞了!這樣我們都省事!〞

 

    二宮嘟起嘴唇,把根本看不入眼的報告資料都掃到一邊,桌面上雜物一清走,就看見透明墊板下,仍壓著一年多前相葉為了追求他,用小兔子的照片寫來的情書。當初這隻媒人兔兔也都當爸爸了,二宮有去動物園裡看過牠,早已不再是照片裡那副稚嫩呆萌的模樣。都說戀愛或結婚可以讓人變得成熟,二宮還以為自己應該也有所長進,怎麼會在這個節骨眼上犯傻?!想到兔子,也就想起大野在自己小時候送的兔子玩偶,原本一直都愛護有加地擺在床邊,可現在身後的床上空蕩蕩的,那隻兔子早在交往沒多久,就被他帶到相葉那邊去了。

 

    不只是那隻玩偶,自己的換洗衣物毛巾牙刷、喜歡的遊戲機台、漫畫和影集DVD等等,好些都已經遷出,變成櫻井相葉家的所有物。


    因為大野有麵包店要顧,所以兩家人的默契就是櫻井有休假時會過來這裡,而二宮就去相葉那邊。二宮偶爾在家晾洗衣服,也會看見櫻井的貼身衣物,一開始還會嘟嚷著大叔們也不害躁,竟然把私人物品如此大方地丟進洗衣籃裡,但如果這就是成為家人的表現,似乎也沒什好大驚小怪。前陣子大野房裡的單人床也換成了雙人的,家裡的杯杯盤盤生活用品都自然而然地變成四人份,客廳桌上會堆放櫻井的新聞資料,冰箱裡也會出現櫻井從電視台拿過來的慰勞品。二宮總想著,大概等他搬走,自己的房間也會變成櫻井專用的書房,這個他跟大野一起生活了十幾年的家,隨著父子倆有了戀人,一點一滴地改變了樣貌。有些新奇,也有些不習慣,爸爸的戀人可以成為家人是感恩的,但這些改變對於他這個特別念舊又害怕變動的人來說,雖還不至於煩惱得睡不著,但微妙的不安全感就像隻細小的魚刺梗在喉嚨,嚥不下又拔不走。

    大野跟櫻井,早已經歷跟學習過承擔起一個家的重量跟責任,如今是沒有後顧之憂,品嘗著熟年戀愛的甜蜜。但是他跟相葉呢?他們撐著起一個家該有的溫暖跟牽絆嗎?熱戀的時候拌嘴吐槽還可以當情趣,一旦動真格地吵架冷戰了,自己的缺點與膽小,就像被照妖鏡照著,無所遁形。
    

    「NINO!」大野在房門外喊著,「現在有空嗎?」
    「嗯.....,」二宮無精打采地應著,「甚麼事?」
    大野似乎沒有察覺到兒子的低氣壓,笑瞇瞇地端著新作品,「這個,焗烤白醬海鮮麵包,幫我鑑定看看!」把麵包和紅茶放上了桌子,再自動自發地拉過椅子坐下。
    二宮看著盤子上剛剛烤好,仍冒著熱氣的圓形麵包,中間挖空填滿了奶油白醬,金黃的焗烤起士再撒上了點點綠色的義式香料,色香味俱全,「怎麼不找翔さん幫你試吃就好?」但是自己實在沒食慾。

    「讓他吃不準。」大野故作苦惱地鼓起臉頰,卻也難掩滿面的春風得意,「就是冷凍了一個禮拜的麵包,他也都說好吃。」
    嘖!正和戀人吵架卻被爸爸秀了一臉恩愛,二宮悄悄在心裡皺眉瞪眼,但為了麵包店的生計,還是拿起來吃了,牛奶與海鮮的香氣鮮甜巧妙地融合一體,搭配表面烤得脆脆的起士與充滿咬勁的麵包,就連他這個不怎麼愛海鮮的人,也能輕易入口。
    「蠻好吃的,合格!」二宮誠實地回應道,再看著內餡裡有著蝦子、鮭魚跟貝類,「但是這個食材成本有點高,價格訂太高又不好賣......。」
    「啊!我還沒想到要賣......,」大野抓抓頭,「這些海鮮都是翔君愛吃的,就想把它們作成麵包看看。」


    嘖嘖!真是夠了!


    二宮賭氣似的把剩下的麵包都塞進嘴裡,決定藉由美味的麵包來安慰自己受創的心靈,然而味蕾與記憶相連,咀嚼麵包的同時,二宮就又想起那時自己還在育幼院裡,總是那麼期待著大野帶著麵包甜點來看他。後來就明白,送去育幼院的麵包點心也是要成本的,但是那些無從計算的金錢與勞力,都是愛的代價。

    「NINO你啊!就是太愛操心了,又不想給人添麻煩......,」不知怎的,大野突然就開口了,「多依賴別人一點不要緊的,能夠被你需要,為你作點甚麼,我跟翔君都很樂意的。」
    「我才沒有......。」對!他就是人家嘴裡說的傲嬌,心裡面的糾糾結結、跟戀人爭執後的無所適從,都好怕說出來了,就變成別人的困擾。
    「翔君很開心喔!說你上回為了學校報告,向他詢問相關的新聞資料和意見,能夠幫上你的忙,讓他很有成就感。」大野只要講起櫻井,總會一改平時懶洋洋的樣子,變得眉飛色舞,「你跟他傳簡訊答謝,說報告完成還得到高分,他都截圖了傳給我看,還問我你畢業典禮時,他穿甚麼衣服去參加比較合適。」
    ----還畢業典禮呢!要是眼前這個期末報告期限內寫不出來,等著延畢還差不多----二宮在心裡嘀咕著。
    「翔君也說啊,他們家雅紀大概是那種遇到詐騙集團會信以為真的人,有你替他管著錢包,實在是放心不少。」話說著說著就繞到了點上。

    爸爸們果然也不是省油的燈,戀人的爸爸跟自己的爸爸在一起,就是這麼麻煩。二宮看著大野一臉了然於心的表情,鼻子有些酸,卻仍是抿緊嘴唇,不肯示弱的倔強。

    「翔君要我告訴你,你們兩個要是有甚麼用錢的計畫,不夠的話就來跟我們商量,不管你們幾歲,永遠都是我們的孩子。」
    「他還說,就是搬家了,也要保留你的房間,這樣像是過節時要團圓也好,你跟雅紀吵架了想暫時出走也好,還是你就只是想回來看看我,這裡永遠都是你的家。」


    其實孩子們鬧彆扭,大野雖然有感受但不會主動過問,畢竟他懂二宮,這孩子原本就敏感纖細,給他時間想明白了自然就沒事。但是櫻井可沒這麼沉得住氣了,叨叨絮絮地說著雅紀每天回家面無表情一語不發,問了只說在錢的議題上有點意見不合,家裡氣氛冷得跟冰窖一樣,要是爸爸們處理不了,是不是該去請教戀愛達人MJ老師?


    櫻井的善意讓二宮好些感動,這樣的事情讓爸爸的戀人來說,意義跟份量就完全不同。從小就是孤兒的他,沒有甚麼比一個永遠接納包容自己的家更重要的了。

 

    「大叔......,你會比較嗎?你跟翔さん的薪水?工作成就甚麼的......?」其實也是氣自己,辦婚禮是兩個人共同的夢想,卻不能跟相葉出一樣的力。
    「追他的時候有想過,會擔心翔君這麼優秀的人會看不上我。」大野邊說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可是翔君喜歡我做的麵包嘛,別處又吃不到......,」接著卻又出現賊兮兮的表情,「而且我真的覺得我在親熱這件事上蠻有天分的,翔君每次看起來都很滿......!!?」
    「夠了!」嘖嘖嘖!二宮抄起課本擋著大野的嘴,阻止他的エロ發言,只是大腦已經自動想起有幫櫻井洗過跟相葉一樣款式的內褲,不該腦補的畫面仍是讓他又默默受了一萬點傷害。
    大野依然是笑著把擋在嘴前的課本拿開,「NINO你對雅紀君,就再多依賴一點,也更相信一點吧!不論以後你們會有甚麼樣的身分成就,但真正吸引你們彼此的,都不是這些外在的條件不是嗎?」
    大野接著又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張精美的紙卡:「而且雅紀君真的很貼心耶,你們不是計劃好翔君生日要給他驚喜?他剛剛把時間地點的資訊親自送來了,連衣服都幫我準備了,叮嚀我當天千萬別遲到就好。」

    「大叔你!!!」

    相葉人都來了竟然也不告訴他,二宮忍住想要掐死人的衝動,立即起身隨意抓了一件外套,急忙就要衝出房門。雖然氣惱大野,但更多是感謝,正因為生命裡這些被愛的經驗,才能鼓舞他踏出自己的舒適圈,試著為愛冒險。

 

    「NINO!」在二宮要下樓梯前,大野還是喊住他:「如果雅紀君真的是你想要跟他一輩子在一起的人,就再坦率一點吧!你的努力跟改變,會得到回應的。」

 

*

    「相葉!!」


     車站前有個小廣場,到了夜晚就會點起數盞暖黃的路燈,有時兩個人捨不得說再見的時候,就會在燈下聊個沒完。而此時二宮顧不得來來往往的人,一看到相葉的身影就大喊出聲。

    接收到周圍好些人轉頭投以詫異的目光,二宮臉上浮起一陣燥熱,卻還是邁開步划,在相葉轉身的時候,把自己丟入那個溫暖寬闊的懷抱裡。
    相葉先是被戀人的投懷送抱嚇了一跳,臉皮薄的二宮,在外頭別說是擁抱了,就是連讓他搭搭肩都很少。但低頭看到對方粉紅的耳尖,身前因跑步而喘著氣的頭顱,兩手也像隻小獼猴般緊緊攬著他的後腰,心裡一暖,隨之伸出雙手把人揉進懷裡。
    似乎聽見了四周有看熱鬧的人在吹口哨和鼓掌叫好,但冷戰一個禮拜如隔三秋的兩人,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彼此的氣味、體溫、擁抱的力度,全都令人眷戀。
    直到二宮平復了氣息,才把臉從相葉胸前抬起來,不知是因為天冷跑步還是害羞,頰上兩抹淡淡的紅雲,在相葉眼裡,是無以言喻的可愛。
    

    二宮注視著相葉的眼睛,決心預支自己一整年份坦率的額度,薄薄的嘴唇顫抖著,深呼吸了一下,才吐出了字句:「對不起!說分手掛在嘴邊,是我不好。」
    「你選的戒指真的很好看、很適合,我只是捨不得你辛苦賺的薪水。」
    「我應該好好跟你溝通的,說了不合適的話,我很抱歉。」
    像是怕自己下一秒鐘就會反悔,二宮把一週來左思右想的悔意一口氣都說了,不安地等著相葉的回應。雖然明白相葉如果不是氣消了,才不會抱著他,但還是想聽對方親口說點甚麼,心裡才會踏實。
    戀人直白的話語就像是這季節裡暖煦的冬陽,一下子就能化開心門上的霜。相葉的眼尾唇角很快地揚起了笑意,拿下了脖子上的圍巾,替二宮圍上了,拉過對方冰冷的手在自己的大掌裡搓了搓,再一起放進外套口袋裡,「天氣那麼冷,出門也不多注意一下。」
    「你要擔心我冷,幹嘛來我家了也不找我?」害得他還得急忙追出來。
    「我很怕啊!見了面你還生氣怎麼辦?還說要分手怎麼辦?」越是在意,也就越是患得患失,只好先請戀人的爸爸探探口風。
    「這一個禮拜我也一直煩惱有沒有其他賺錢的方法,原本想去找高薪的打工,但是這麼短的時間內可以賺到那個金額的工作,好像只有男公關店。」相葉一度拿著徵人廣告去了六本木,但發現夜生活的世界跟動物園簡直是複雜與純潔這條光譜的兩端,不敢輕易嘗試。
    只是一聽到相葉說想去男公關店打工,二宮想像了一下那個情境,難受地像是硬被塞了一大口醋。不行不行!戀人有多好看,身材有多好,用啞啞的嗓音低聲說著情話的時候有多迷人,這些都要用動物園那件地味的連身工作服遮起來,全日本只要二宮和也一個人知道就好了。

    「你去哪間男公關店,我就上網發布不實消息讓它關門。」這件事一定說到做到。
    二宮不悅的表情,就像隻被入侵地盤的小柴犬,相葉忍不住就在他擰起來的眉心上啄了一口,「那你說怎麼辦?還是戒指我們先不買......?」明白二宮已經改變心意,就得找個台階給他下。
    臉上的溫度被相葉突如其來的親暱又上升了一下,但是這回二宮已經想清楚了,清楚堅定地說著:「這次就先用你的錢.,下一次就用我的。」等著吧!大學一畢業,就可以跟戀人一起收集更多的福澤諭吉了。
    「我的錢跟你的錢不都是我們的錢嗎?」相葉有點啼笑皆非,二宮的結論乍聽很是貼心,但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只是二宮彈珠般圓溜的眸子有些心虛地轉向一邊,相葉的錢當然是他們的錢,但是他的錢是不是相葉的錢?這部分他要再評估一下。
    怎麼會不知道二宮這個小守財奴的想法?相葉也不介意,把戀人的手繼續放在口袋裡保溫,卻抽出自己的,再一次擁抱了對方。
   身高差讓相葉低頭正好可以貼著二宮的後頸,蹭了蹭那裏細緻的肌膚跟柔軟的毛髮。他總想是不是因為二宮經年生活在麵包店裡,所以聞起來也是香香甜甜的?像是為了補充能量那樣,貪心地吸上一大口,再心滿意足地閉上眼睛。


    「好想你......。」吵架冷戰甚麼的,都好討厭啊!
    「我也是......。」耳朵好像燙燙的,一定是相葉太靠近的緣故。
    「以後都不說分手了好不好?會讓我沒自信的。」
    「我有反省了。」傷人傷己的氣話,真的是不用再說了。
    「甚麼時候才要搬來我家?」好想每天都可以見面。
    「等婚禮辦完,跟爸爸們講好就搬囉!」雖然搬家很麻煩,但早晚都是要這麼做的,而且也還有原來的家可以回,真是一舉兩得。
    「我問過翔さん了,他說搬家以後,主臥室讓給我們沒有問題。」想到這裡,相葉ふふ地笑了,「在爸爸的房間裡親熱,好像比較刺激。」


    於是二宮決定,搬家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把相葉跟櫻井同款的內褲都清走。

*

    20xx年1月25日。

    相葉和二宮早早就訂好了場地,確認了至親好友的名單,跟爸爸們講好這一天不論如何都要空出來。跟大野說的理由是為了櫻井生日要給他驚喜,跟櫻井說的理由是,大野為了他預備了超級特別的生日活動,只是等到他們倆人盛裝到了會場,看見佈置得精緻典雅的空間,才發現事情並不簡單。

    小而溫馨的會場,有整片的落地窗引進了明亮舒適的陽光,四周都有白色的鮮花作為裝飾。雖然不是甚麼金碧輝煌的結婚禮堂,但賓客們臉上的笑容,就讓小小的空間洋溢著幸福圓滿的氛圍。
    而等在台前的證婚人,竟然是鼎鼎大名的戀愛達人MJ,也就是二宮大學裡的輔導室老師松本潤,相葉和二宮認為,沒有人比松本更適合做為這場婚禮的見證人了。
    

    大野和櫻井都照兒子們指定的,穿著三件套的黑色西裝,新買的皮鞋也黑得發亮。又驚又喜地看著穿著同款的灰色西裝,就像是伴郎的兒子們,飛快地他們整理了一下髮型,在胸口別上玫瑰花,又幫著繫上了小領結,一等他們站定位,司儀就宣布了典禮開始。

    一直都被蒙在鼓裡的兩位爸爸,怎麼也沒想到今天會是這樣的場面。向來是一板一眼的櫻井有些反應不來,但感性浪漫的大野很快地明白這是兒子們的好意,於是牽起櫻井的手溫柔地看著對方,直到戀人的大眼睛變得濕潤,眼角浮現了小魚尾巴模樣愉悅的紋路,兩個人就一起隨著典禮的音樂步入禮堂。

    來到交換誓詞與信物的環節,大野和櫻井都有些懊惱沒有早點準備戒指,想著日後一定要再補上,然而松本不慌不忙地拿出一只酒紅色的絨盒,裡頭是一對白金的對戒,簡約俐落的外觀就是平時工作戴著也不突兀,戒環內側各自鑲了紅藍寶石,以及刻了兩個人名字的縮寫:O.S&S.S。
    

    「這是相葉和二宮準備的。」松本不急不徐地開口了,「他們說:爸爸們在一起,不只有愛情,還有對家庭的付出,以及對兩個孩子的養育之恩。所以,他們的感謝之情和祝賀之意,都包含在這對戒指裡,希望你們會喜歡。」
    松本話完,大野和櫻井不約而同地回頭看著身後的兒子們,滿滿的、難以言喻的感動與喜悅。二宮帥氣地左右眼輪流拋出一個wink作為回應,眨眼苦手的相葉雖然盡力了,卻仍只是做出了一個鬼臉,惹得爸爸們跟賓客都笑了出來。

    簡單隆重的儀式結束,拍了紀念照,也為與會的親友設了雞尾酒餐宴。餐點都是相葉和二宮考慮過爸爸們的喜好選的,接著也送來了結婚與慶生兩用的蛋糕。大野看了蛋糕才恍然大悟,一個禮拜前店裡的小學徒知念說想送一個蛋糕回老家,請大野幫忙做一個可以和全家人一起品嘗的蛋糕,既然是自己的小迷弟提出的請求,大野也就使出渾身解數來做了,沒想到竟然是用在自己與櫻井的婚禮上。雖然不像一般的結婚蛋糕那樣華麗奪目,但是只要櫻井跟兒子們說好吃,那就是最適合今天的蛋糕了。

    曲終人散,二宮先陪了前一晚仍是熬夜工作,卻又喝了太多雞尾酒而有些微醺的櫻井去酒店樓上的客房休息。回到會場尋找相葉的身影,就看到他跟大野神秘兮兮地咬著耳朵不知道在說甚麼悄悄話?之後兩個天然又親親熱熱的抱在一起,還互相拍肩打氣?二宮正想靠過去看他們在搞甚麼名堂,松本就在此時走到他身邊。

    

    「松本老師,謝謝你今天特別過來。」二宮真誠地,向松本表示感謝。
    「才要謝謝你們邀請我,讓我一起參與這一天。」松本也沒想到自己可以跟這兩對父子這麼有緣,「所以二宮君現在對於你想望的幸福,已經不會感到迷惘了吧?」
    二宮看著不遠處大野與相葉的笑臉,「嗯......,應該吧?!」雖是不肯定的回答,卻打從心裡發出了微笑。
    

 

    不是非要有血緣關係才稱之為家人。
    而是願意相處在一起,成為彼此的陪伴、承當彼此的需要、學習認錯與原諒,分享生命的歡笑與淚水。

    希望可以跟大野櫻井、還有相葉,一直維持經營這個關係。
    也許跟大部分的人,稱之為「家」的樣子不太一樣。

 

    但這就是屬於他們的,幸福的型式。
    

  

END.

 

--------------------------------------------------
(.゚―゚)你剛跟大叔在聊甚麼?
(‘◇‘)大ちゃん問我,身上有沒有安全套,他今天出門沒想到要準備。
(.゚―゚) 所以?
(‘◇‘)我說飯店客房裡應該有,但還是塞了一個備用的給他。只是不知道他們喜不喜歡有螺紋的?
(./゚/―/゚/)我要回家了,螺紋你自己留著用。

 

 

後記:Dear all~情人節還有中國年快樂!
    去年寫這兩對父子的時候就想有浮出這個腦洞,想寫在翔君生日時發表,但是來不及,後來就先放著了。今年也還是來不及(/ω\),就變成情人節賀文了。前幾日,K醬來跟我說翔君在受訪的時候,跟智君聊起竹馬UB的舞,感覺就很像老爸老媽。我說我也這麼覺得喔!而且也早就這麼寫了。現實中智君跟翔君離我文中設定的年紀也不遠了,雖然看著他們一個一個要邁向四十歲有點感慨,但迷妹很開心可以跟愛逗一起變老??!!(謎之發言

    同時,我在Lofter寫字滿三年了!
    真的沒想到自己竟然也能斷斷續續地寫了三年,原本還想說是不是該辦個小活動送個簽名照?(誰要啦(*ノωノ)只是我雖然這段時間人都在外地,但我工作居住的城市前些日子發生了嚴重的地震,我都還不知道我家變成甚麼樣子(≧◇≦)很感謝這幾日來問候我的小夥伴們,我很平安,但家園的善後復原大概又需要一段時間(*´з`)。如果讓我許個願,就希望作為寫字紀念的本子,真的有時間和心力去實現。

 

    還是要謝謝這三年來,看著我文字的妳~~每一個小紅心小藍手和鼓勵讚美的評論,我都感謝感激暴風雨~💙❤💚💛💜 
 


评论(29)
热度(16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