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ARS而在樂乎出沒~
5人の嵐が好きで、恋人のタイプなら雅紀さんを決めました。
山コンビと総武線コンビを応援します。
喜歡五個人的嵐,喜歡的戀人類型是雅紀。
應援山組和竹馬~~~
如果我不寫文,就是在看文的路上(^_-)-☆
 

恆好的那點小事

CP向:山組/智翔。架空,ABO設定,有小孩。
為了 @鱼味樱花饼  誕生日而寫的小番外。番外雖小,嘉賓很大~~///v///


    望著亂成一團的屋子,櫻井不得不承認,他事前可能還真是太樂觀了。

    時序進入三月,一個年度就要結束,對於生意買賣這一行原本就是特別忙碌的月份。

    而他跟大野的第二個孩子在去年年底出生,有一些些早產,出生時就不比足月的孩子,顯得瘦弱。醫生說相信大家都已經盡力了,男性的Omega幾乎沒怎麼充分休養就緊接著懷第二胎,只比預定生產時間提早一個多月,已經是爸爸跟全家人一起努力的結果。小寶寶也很爭氣,雖然剛出生的時候還必須住院觀察一些時間,但總算平平安安地出院回家。但也許因為出生後沒能立刻在爸爸身邊,所以有些敏感纖細,比起姊姊還要黏人,有時抱也哭,不抱也哭,讓爸爸們好些頭疼。更不像姊姊胃口那麼好,同樣一瓶牛奶杏ちゃん可以咕嚕咕嚕地一口氣喝完,小寶寶卻要斷斷續續地餵著哄著,小半刻才能進食完畢。
    

    當初大野杏的名字是櫻井取的,他說智君的甜杏仁味因為戰爭受傷沒有了,而孩子是生命的延續,所以要取個相關的名字做為紀念。大野說那一人一個才公平,第二個孩子就取名為百合(YURI)。

    「所以智君希望第二個也是女兒?」

    「都好!可是覺得女兒貼心。翔君呢?」
    「我也是都好,但是大野商行還是得有一個繼承人呢。」想當初上島先生會來找他,就是考慮了傳宗接代的部分。
    「如果孩子並不想繼承呢?!」大野想著,如果沒有戰爭,他說不定真會逃遠遠的,自己實在不是做生意的料。
    「可我相信,孩子看著我們的背影長大,總會了解繼承商行的重要性的。」

 

    櫻井是由衷地喜歡大野商行。
    這間店很有人情味,跟供應商和鄰里客人都相處得很好,買賣價格誠實公道,所以才能在戰火的摧殘後,又很快地建立起來。再來就是大野的父母親真的很看重他,為了不想給小輩壓力,等到兒子們可以獨當一面就讓出大部分的經營權,但仍在背後默默地關心協助他們。

    最重要的理由,當然還是為了大野,所有跟大野有關的人事物,都是他在乎的。這間商行,這棟建築物,都參與在大野的生命中,所以不論是女兒還是兒子,櫻井都希望下一代可以把這間店的價值和意義傳承下去。

    或許上天聽見了櫻井的心願,這次是個男孩子。

    由於有些早產,原本全家都很擔心,但總是檢查後沒有甚麼大問題。為了祝福寶寶能平安健康長大,後來取名祐里,是YURI的同音字,也是祈禱這個國家跟家園,永遠不再有戰爭。

    雖然兒子有個安樂平和的名字,但現實生活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櫻井和二宮這陣子連加了好幾天的班,希望能盡快把今年度的營業報告書完成。清點庫存、做會計帳、報稅的資料、新舊年度的企劃與檢討,也要跟供應商和大客戶致謝......,忙得不可開交。店裡的雜活幾乎都是大老闆來擋了,還請了對面開茶行的知念家的小夥子來幫忙;大野和大老闆娘得輪著照顧兩個小朋友和料理三餐,但好像就是有個三頭六臂,此時也還是不敷使用。

    現在是晚上九點,剛剛相葉還特別來接了二宮回去。晚餐先在商行裡草草吃了,媽媽說有留了一些可以當消夜,他原本還期待著回到家裡可以跟大野兩人在悠哉地吃點東西放鬆一下,但幻想很豐腴,現實卻很骨感。

    客廳就像被甚麼大軍輾過那樣,小朋友的玩具用品到處都是。已經會走路的杏ちゃん正是喜歡〝妳丟我撿〞的時期,大概除了大野的工作室和廚房,哪裡都是她的遊戲區。而此刻小公主正舒舒服服地霸佔著爹爹的胸膛睡覺,弟弟躺在小床上反而是皺著小臉睡得很不安穩,櫻井雖然知道該把祐里抱起來哄哄,卻很是力不從心。

    已經也在椅子上睡著的大野,還不忘抱緊身上的杏ちゃん。

 

    櫻井拿開杏ちゃん的玩具,騰個位置坐了下來,身體很累,思緒似乎就要停擺,卻看見大野眼睛下方的兩個黑圈,就是心疼,一時卻也無計可施。   

    現在杏ちゃん終於可以睡過一整夜,但如果祐里夜裡醒來,經常會把姊姊一起吵醒,兩個人要再安靜睡下就很花時間。於是大野說,櫻井白天都要在店裡忙,沒有充分休息不行,所以他陪著祐里,到起居室打地鋪,臥室的床就留給櫻井和杏ちゃん。祐里夜裡醒來要喝奶,換尿布甚麼的,就全都是大野在做,日積月累地睡眠不足。

    有多久沒看到那個專注在手作和畫畫上的大野了呢?

 

    杏ちゃん還沒出生的時候,雖然大野也會幫忙商行的事,但總是還有一些空檔讓他做些他熱衷的手工藝。
    櫻井很喜歡看著大野專注在那些創作上的樣子,一旦完成了甚麼就會跟櫻井分享,誇獎他的時候,會羞澀地笑著露出小虎牙,嘴上還是說著:翔君會做生意比較厲害。
    別說工作室的桌子用具已經蒙了一層灰,釣魚甚麼的也是癡心妄想。兩個孩子出生相隔太近,都還是不能離手的時候。櫻井常想,商行的經營雖然忙碌,但對他來說仍是一個有成就感的工作,但是大野呢?現階段幾乎必須放棄所有自己的喜好,成天就跟著這兩個小朋友的奶粉和尿布打轉,不要說是相較優越感跟自尊心都較高的Alpha了,讓他一個Omega男性過這樣的生活,他也沒有把握自己是否能適應良好。

    再來就是分房睡這件事也讓櫻井很焦躁。

    為了避免重蹈覆轍短時間又鬧出人命,大野現在仍在吃抑制劑,只是先慢慢減少分量免得本能反撲太過。而祐里時出生需要住院、櫻井身體也要休養、緊接著工作又忙,只好連櫻井也吃。天知道他多久沒吃抑制劑了,隔了那麼久又再服用,真是難受到讓他差點連上一刻吃的早餐都要吐出來。雖然醫生都說抑制劑年年都在改良進步,副作用甚麼都大有改善,但是已經被Alpha寵愛慣的本能說不想吃,也真是無可奈何。

 

    孕期,休養,再加上被取消的兩回周期,櫻井都就開始想念熱潮期了。

 

    原本以為熱潮期這玩意只是徒增Omega的困擾,現在才知道,那是Omega可以光明正大理直氣壯跟自己Alpha親熱的機會,那些羞恥的、矜持的都可以不顧,只要盡情地享受伴侶間的契合親密就好了。

    現在連睡覺都不能在一起,欲哭無淚這四個字原來是這樣寫的。

    只是沒能讓櫻井傷懷太久,在小床上的祐里還是哭了起來。櫻井趕緊把小人兒抱起來哄,希望可以讓大野再多睡一下。但是大野一聽到哭聲立刻就醒了,先小心翼翼把杏ちゃん抱下來放在旁邊,看著櫻井的臉,眨眨眼睛趕走睡意,用著黏糊的聲調說著:「應該是肚子餓了......。」話一完,就起身去廚房熟練地沖著奶粉。

    於是乾脆也把杏ちゃん叫醒,讓她跟弟弟一起喝完這天最後的牛奶再去睡。由於祐里喝牛奶很慢,大野讓櫻井先趕緊去洗漱,趁對方洗澡的時候,分別讓兩個小人兒都再進入夢鄉。換大野去洗澡的時候,櫻井打起精神,把屋子收拾到不會太嚇人的程度,再把媽媽留下來的料理熱了熱,溫了一瓶清酒,把握一點大人的時間。

    實在沒有喊〝乾杯!〞的心情和氣氛,但兩個人還是輕輕碰了一下杯子,聽著瓷杯清脆的碰觸聲,嗅著空氣中的酒香,終於可以放鬆片刻。

    「智君很累吧?」黑眼圈好幾日沒消了,「如果太吃力的話,要不我跟實家商量看看......。」雖說櫻井實家在鄰鎮,但車程一趟也快要三小時,總是不好讓長輩太多舟車勞頓。
    「不會啦!跟打仗時比起來不算甚麼......。」大野吃了一口醋拌章魚,瞇著眼露出了好吃的表情,才又繼續說道:「我原本也擔心會不會因為照顧孩子的忙亂,把幾年前的病又引出來......,可是每每看著孩子們的臉,我只有一個感受:那些痛苦的事,真的都過去了,心裡意外地平靜。」眼下,就是一個可以陪著孩子安然長大的時代。
    「你懷孕的辛苦,我也不能體會,恨不得能為你多做一點。而且翔君也是有在分擔的,只是剛好這幾天特別忙,要不你也是一邊工作一邊照顧孩子,一點都沒有比較輕鬆。」

    講到這裡,大野和櫻井不約而同地笑了出來。
    他們大概一輩子都忘不了,正在牙牙學語的杏ちゃん那時在辦公室裡,坐在她專屬的小椅子上玩,突然就抬起頭,講出第一句字正腔圓的詞,不是爸爸也不是爹爹,更不是爺爺奶奶,而是〝NINO〞。
    現場所有的人都笑翻了,二宮也很開心,說著平時沒白疼她,但這事可千萬不能讓他家裡那個小醋瓶二宮薰知道,要不小人兒大概又會鬧彆扭。

    櫻井喝了幾口酒,有些微醺,挪個姿勢,就在大野的腿上躺了下來。
    大野原本也覺得沒甚麼,Omega跟自己的Alpha撒撒嬌是很自然的事,只是看著櫻井眼睛裡的波動,泛著水光的紅唇,突然就有點心猿意馬,僵直地挺了挺背。
    「別撩我......,現在還不行......。」嘟噥地說著,聲音小的不知道是要說給誰聽。

    「我不管......。」硬是把臉埋進危險的地方蹭了蹭,感受了一下那裡的溫度,微微成形的欲望,還有Alpha的味道。
    「醫生都說了,這次一定要好好休養......。」大野用力地深呼吸幾下,再把櫻井拉起身來勉強分開一點距離:「下個月......,下個月就滿足你。」不能再冒險了,雖然喜歡孩子,但是櫻井的身體更重要。
    櫻井有些委屈地嘟起嘴巴,有個在這方面特別克己的Alpha還真是心累,但如果明白這就是對方疼愛自己的方式,也就加倍甜蜜。

    「下個月....,櫻花就要開了呢!」一個年度結束,也就代表春天又要到來。
    「嗯!想帶著孩子們去看櫻花,還有那個,我們一直還沒做的事......。」大野一直惦記著要補拍結婚照的事,那是他內心深處的遺憾。
    「對啊.....,可是......,」櫻井先搓了搓自己的臉,還有小腹,苦笑說著:「我看看這幾天能不能再瘦個兩斤。」
    「我不介意。」是真心話,他的Omega怎麼樣都和百合花一樣迷人。
    「我介意啦!」可惡!為什麼明明都不打仗了,大野的腹肌還是沒有消啊!?於是伸出鹹豬手,不能親熱至少也要偷吃點豆腐。

    兩個人就像是熱戀中卻在公共場所偷情的情侶,想做壞事但是不能發出聲音,交換了幾個親吻和愛撫,幾乎就要把持不住,但在一個揉眼睛,一個打呵欠的情況下,也就苦笑著打住,收拾了碗筷酒杯,激勵彼此早早洗洗睡,天亮了又是一條好漢。

    櫻井先到嬰兒床邊看了下祐里,摸了摸他的小臉,細語著希望小人兒今後都可以多睡一點,不要讓他爹爹起床太多次。回到臥室,就看著大野把已經翻滾了兩圈的杏ちゃん抱回原位,調整了一下床邊的安全柵欄。家裡許多孩子的用品都是大野親手做的,這個柵欄也是。櫻井可以想像,將來孩子們大概想要甚麼只要跟大野開口,八成都是有求必應,有這種爹實在是太幸福。

 

    大野輕輕吻了一下杏ちゃん的臉頰跟女兒說晚安,起身後就看著坐在床邊的櫻井指著自己的嘴唇跟他索吻。
    「剛剛不是親過了?」還差點要擦槍走火。
    「剛剛那是伴侶間的吻,這個是跟女兒一樣的晚安吻。」反正吻永遠不嫌多。
    「哪來那麼多名堂!」嘴巴是這樣說的,但還是彎腰在戀人唇上點了一下,「晚安,快睡吧!」

    

    大概是親吻和抱抱稍微滿足了本能,櫻井閉上眼睛很快就有了睡意,雖然很想睡在大野身邊,但能和女兒一起睡的日子也是無多。孩子長大的速度那麼快,明明還這麼小的杏ちゃん,現在已經是姊姊,還有小小的祐里,啊!他跟大野,已經有了一個「好」字。

 

    為了這個「好」,再辛苦,也是甘之如飴。

 

    而春暖花開時,終於迎來了拍紀念照的那天,又是怎麼個雞飛狗跳卻又歡笑連連,為一家人留下了傳家寶般的珍貴回憶和影像,那就是後話了。

END.

 

 

後記:木白老中醫!生日快樂!!謝謝媽媽一直把妳生下來!
    感謝妳一直孜孜不倦地為OS家的妹子產糧,創作了那麼多精彩的文字,雖然我每次想像著愛逗們講鄉音就會出戲一下(;・∀・)但真的在妳的文字裡得到很多快樂。想著能否為妳寫生賀的時候,覺得只有我一個人怎麼夠看,所以暗搓搓地問了A夢大大是否願意一起?於是她畫了圖,我寫了文,這是我們要一起送妳的禮物,希望妳會喜歡。為了妳我都放棄山之日了,有沒有很感動?(其實就是腦洞小手速慢(/ω\)

    祝福妳,未來每天都愛山組多一些,見生人的夢想能實現!!

    也很謝謝 @华丽丽的A梦 ,回應了我的請求,為了這篇小番外配了圖。由於A夢大大的作品已經太有畫面了,相信不用我贅述,都能感受到這張圖要表達的情境。圖很美,美到絕句(*´▽`*),很想跟A夢大大說,請把妳的才華分一點給我(*ノωノ)

    

    有時會想,寫字沒有特別出色、腦洞也很普通的我,究竟為什麼也寫了兩年多?其中一個原因,應該就是很開心能在文字裡相遇小夥伴。喜歡愛逗就是單相思,單相思能因為有小夥伴而不那麼寂寞。謝謝A夢大大跟老中醫一直都在山家,雖然相隔千里,卻和妳們一起喜歡嵐並萌著山組,是奇蹟般的小幸福。💙❤

评论(17)
热度(23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