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ARS而在樂乎出沒~
5人の嵐が好きで、恋人のタイプなら雅紀さんを決めました。
山コンビと総武線コンビを応援します。
喜歡五個人的嵐,喜歡的戀人類型是雅紀。
應援山組和竹馬~~~
如果我不寫文,就是在看文的路上(^_-)-☆
 

他說好

CP向:竹馬/相二。偽現實向。

今年沒有遲到還提早的815賀文,想為我如此喜歡的竹馬CP,寫一件浪漫的事。

 

01.

    〝知念君為什麼指名要跟大野さん做這個挑戰?〞

    〝因為我想跟他兩個人單獨去吃飯,如果我贏了希望他可以答應我!〞

    〝所以這次如果知念君贏了,大野さん會答應跟他去吃飯囉?〞

    〝......,如果這回知念君贏了,我就跟他去吃飯....才怪!〞


    小迷弟後輩每回來到嵐的番組,總是要上演一回這個定番。

    明明知道大野是那種工作一結束就想回家的人,對於這些交際應酬能免則免、能避則避,但小迷弟後輩也鍥而不舍地,一次又一次在節目上提出心願,哪怕每次都是被拒絕收場,但是大野的顏藝和小迷弟的表白,粉絲們總是百看不厭。


    場面正歡,相葉分了一點神,看著坐在前排的二宮。


    今年就要三十四歲了,那個人的臉彷彿仍停留在十七歲,錄節目依然不上妝、拍照片不修片、偶爾長一顆青春痘還很大方地跟粉絲們分享。最近要拍戲了,所以頭髮有乖乖地修剪著,短而俐落的髮型襯出他好看的輪廓,又帥又可愛的,在聚光燈下閃閃發亮。

    相葉收回眼光,怕自己不小心多看了一兩秒,若是被鏡頭拍到,但時候粉絲的截圖又要滿天飛。


    〝リーダー你幹嘛不答應啊?人家都說這麼多次了!〞

    平時多是負責吐槽的小尖嗓,這回難得是幫著後輩講話,眼睛裡閃耀著慧黠,像個等著看好戲的小精靈。


    相葉微微低了一下頭,稍微長了些的瀏海遮住眼角的不安,再度抬起臉時,就是那個笑得像一個偶像的相葉雅紀。


    ----我說小精靈啊!那麼我向你請求的那件事,你是否也會答應我?----


02.


    國民偶像團體嵐的成員裡,那兩個是一對,大概是眾所皆知的都市傳說。


    相葉早就忘了到底是哪時候爆的料,好像是上電視訪談時,他一點心機也沒有地說出自己有喜歡的人。由於那時團不紅,人也青澀,這樣的發言宛如丟到大海裡的一顆小石頭,連個漣漪都稱不上。就是螢幕裡有個紅耳朵的人,但在大家起鬨打鬧的節目效果裡,實在是不顯眼。

    幾年後嵐紅到飛起,粉絲們回頭看著節目的舊檔才發現了這一段,紛紛使出柯南般的探究精神,經過數十萬人的抽絲剝繭,關於國民偶像戀愛的蛛絲馬跡紛紛出籠。


    ----是那個人吧!?如果不是我也不相信這世界上有愛情了。----

    ----自古天然要配傲嬌的啊!----

    ----官逼同人啊!我寫了幾萬字都不及真人發糖。----

    ----如果真是這樣,那我會一直應援他們!!----


    身為偶像,有些事情可以說,但是不能做,例如在雜誌的訪談裡說了好幾遍希望三十歲結婚,三十五歲前可以有兩個可愛的小孩;但也有些事情不能說,但是可以做,例如喜歡那個在自己身邊超過二十年的人,喜歡到藏不住了,再順理成章被粉絲們溫柔地守護著。


03.


    日常的off day,相葉坐在沙發上看著雜誌或漫畫,而二宮很專注地在螢幕前拯救地球。

    相葉只要聽遊戲音就知道戀人玩得順不順利,偶爾再提醒對方要換一下姿勢,要不那個人可以因為玩遊戲動也不動而扭傷腳,或在自己腿上壓出一個瘀青。


    明星們的戀情經常是被關注的焦點,相葉隨意翻著手上的雜誌,看到了好幾則這一類的報導。正想跟二宮聊一下八卦,抬起頭戀人貓著背的小身影映入眼底,突然有點恍惚。


    被這個人陪伴,自然的像呼吸一樣,無意識地,卻又無比重要。一眨眼那麼多年,所有跟他有關的回憶,依然溫暖又鮮明,歷久而彌新。


    進公司的第一天,因為同牌的球鞋而被二宮注意到自己;為了起站的時候電車裡有位子坐,對方就先陪自己去御茶水站吃拉麵;總是能被分在同一個組合裡,幫著前輩伴舞跳著對稱位;經常一起合宿,誰穿了誰的內褲也搞不清楚;最後還因為喜爺爺一句:那個通常跟二宮在一起的相葉呢?如果他有護照就一起去夏威夷!於是變成嵐的一員出道至今。

    

    生病的時候有人守著;犯蠢的時候被救場著;演小段子的時候不用開口就會自動配合;抽鬼牌的時候說永遠會相信自己一起走下去;上戲的時候找到機會就幫著宣傳,各種拐彎抹角地讚美,連過世的時候希望給相葉さん這麼好的人來做法事這種言論都丟得出來,搞的聽眾還以為二宮錄廣播時是不是喝了酒?還是被下了蠱?怎麼一場廣播一半的內容都是相葉さん?不過類似這樣的閃光,大家也很喜聞樂見。

    自己的廣播節目也是三不五十會接到粉絲來報,說二宮又在廣播裡說了相葉さん的二三事,請相葉さん給個回應。最近就被問到今年二宮生日準備要送甚麼禮物?想到這事,自己還沒有意識到牽起了嘴角的瞬間,身前的人突然快速地轉過頭,一對水靈靈的眸子直勾勾地看過來。


    「嗯?!」

    「自己一個人在那邊偷笑,一定在想甚麼不好的事!」二宮瞇起眼睛,小惡魔的尖角悄悄冒出了頭。

    「我哪有!!」偷笑跟想不好的事都沒有。

    二宮挑挑眉,好吧!現在沒有在錄影,要是鏡頭前看你怎麼耍賴?對著相葉做了個鬼臉,伸伸懶腰準備又拿起遙控器繼續廝殺。

    「我說你......!」每次在二宮眼裡無所遁形的挫敗感湧上來,想申辯卻又不知如何說起,「算了......。」

    「這麼容易放棄?真不像相葉氏!」小惡魔冷箭再來一支。

    「好好好!都你說了算!!」原地爆炸。

    「這可是你說的喔!今後的零用錢也是我說了算!」這下連尖尖的尾巴也冒出來刷刷存在感。

    「你再減我零用錢我就沒法請後輩吃飯了!」有個特別愛存錢的戀人,有時候也是頭疼。

    「你少來!這部分我可是很配合的,連家裡的燈都被你拿去送了!」平時是小氣,但為了戀人的面子可以大方。

    「還不是因為你說原來的燈不夠亮,想換一個,我只是剛好做個順水人情。」

    「當然要點亮一點,光線要昏昏暗暗的,你就會想些エロ的事。」其實是為了打電動想換個有護眼功能的燈。


    論口才實在贏不了對方,相葉放下手上的雜誌,決定身體力行エロ的事,回擊一下總是口嫌體正直的戀人。兩手伸到他鬆垮垮的家居服裡,腰側到小腹都是搔癢攻擊範圍,早幾年二宮因腰傷放棄鍛鍊,相葉還會擔心身為偶像這樣子要不要緊?但是現在他已經跟粉絲們一起釋懷了,水嫩嫩的一塊腹肌可是嵐的團寶,但能摸的只有他一個。

    二宮一邊咯咯笑著一邊往相葉的懷裡縮,抓著對方的大手想阻止,最後演變成背貼著胸的姿勢,被戀人牢牢地鎖進懷裡。

    相葉用鼻子蹭了蹭二宮的頭毛,不上造型的時候細細軟軟的,這幾年最少染髮的他,大概也是嵐裡面髮質最好的,加上清爽的香波味,忍不住多蹭幾下。

    二宮原本還想吐槽:大型犬不要流口水在我頭上,只是感受到懷抱自己的手臂一緊,曉得戀人有話要說,靜靜地等著接下來的發言。


    「我剛剛看雜誌......,報導說前輩買了土地準備自己蓋房子,很有可能是為了預備結婚......。」想起了胡鬧之前,原本想跟戀人說的話。

    「前輩是影帝嘛......,也差不多了。」貓唇得意地彎彎,畢竟影帝這裡也有一個。

    「所以當了影帝就可以結婚了嗎?」怎麼會不知道戀人最喜歡有人捧捧他。

    「嘛......,如果有人準備了五億豪宅說要跟我結婚,當然是沒問題的。」明知會被抹臉,二宮還是這樣答了,下場就如他自己預想的那樣。


04.

    

    三十代的男人,跟自已的伴侶做點羞羞的事,應該是身體健康的象徵---MASAKI.COM是這樣認知的。


    空氣中還飄著一點性事結束後的味道,方才都有戴了套子所以不需太費心清理。至少該去沖個澡,但明明相較省力的那位卻耍懶地說著連一根手指頭都動不了了,還是相葉擰了毛巾,細心地把殘留在二宮身上的潤滑和體液都擦乾淨,蓋上輕柔舒適的被子免得吹空調著涼,再自己去了浴室。

    

    等相葉回到寢室,二宮已經睡著了,仍是清理時趴著的姿勢,細碎的瀏海覆在額頭上,不輸給女孩子的白皙秀氣臉龐,睡著了更像是二次元漫畫裡的美少年。

    只是原本給二宮蓋的被子已經大半被他捲到身上,不想驚動戀人,相葉就從櫃子裡再隨意拿了一床。輕手輕腳地靠著床頭在床上坐下,身體有著慾望釋放後的輕鬆與安心感,卻還不怎麼想睡。

    看著昏黃光線下戀人的側顏,眼角多少有那麼一點歲月的痕跡,自己就更不用說了,承認並接受臉上的摺子不是甚麼太困難的事。他們都成長改變了,卻仍有些甚麼都沒變,例如:還是喜歡漫畫跟棒球;例如:對這個人的感情。


    究竟是甚麼時候越過了朋友這條界線?相葉還真是想不太起來。


    在二宮頂著小光頭單獨去到外地拍戲,夜裡通著電話卻仍感到寂寞的時候?

    因為工作一起過夜睡一張床,原以為沒甚麼大不了的身體接觸,卻發現自己竟然有反應的時候?

    原本是為了節目效果,開玩笑地親吻了對方作為獎賞,卻一點卻不感到討厭的時候?

    相葉記得自己也煩惱過,二宮是男生啊?這樣是正常的嗎?可以被允許嗎?後來因著工作,接觸各樣男性女性的機會漸漸增加了,才發現這感情只對二宮,喜歡這個人,無關性別,希望他一直都在自己身邊,將來哪天不當嵐了,也要陪著彼此慢慢變老。


    雖然沒有明確的告白,但在相葉二十歲生日那天,慶生活動都結束後,二宮陪著因為成年了可以喝酒,所以被灌醉的自己回家。那時候他還住在實家,媽媽看到二宮來了,想也沒想地說:那麼晚了,小和留著過夜吧!

    醒了酒,洗漱了,打打鬧鬧地爬上床,再伸手跟二宮要禮物。不意外地收到一個大白眼,說著把你拎回來就是禮物。才沒那麼容易放過對方,藉酒壯膽討價還價的結果,最後收穫了一個貨真價實、全心全意的吻。


    那應該是他生命裡最美的一個平安夜,二宮眼裡的星星,比外面任何一棵聖誕樹都還要璀燦光華。


    再等半年,換二宮二十歲生日,兩個人很有默契地,把身體也交付彼此。


    初夜絕對不是甚麼浪漫旖旎的回憶,根本是手忙腳亂加上痛不欲生才搞懂大概是怎麼一回事。慢慢摸索嘗試了一段時間才終於嘗到了性愛的醍醐味,誰上誰下也不是很介意,只要是跟對方就好了。只是隨著年齡增長跟團裡的角色定位,二宮越來越軟萌,而相葉根本是國民男友,不知不覺連床笫間的角色都定了下來。


    相葉伸出手指,輕輕捏了捏二宮的臉頰。


    到底還有甚麼不滿足的?


    嵐的工作、知名度、唱片銷售、物質生活、甚至是家人親友的認可......,最近後輩們上節目開始提起在嵐的後面伴舞的事,都讓他感到這十八年拼命努力過的痕跡。而他比別人更幸運的,是那個彼此鍾情的對象,是竹馬、是同事、是陪伴了自己二十一年的人。

    

    太幸運了,所以必須比別人做更多才行。

    

    希望保險單上的受益人可以寫上這個人的名字;希望哪天生病要動手術的時候,是他來為自己簽名;希望就是生命結束的時候,才不想去為他誦經,而是可以用家屬的身分來迎接面對這一刻。原本相葉也覺得可以等,等到嵐的演唱會已經無法在巨蛋舉行的時候,大概要高調地去夏威夷辦婚禮也沒問題。只是當前些日子,一位僅僅三十四歲的女主播罹癌去世震驚了演藝界,如果生命如此無常,他不要在那一刻的時候深深懊悔。


    等相葉回神,發現二宮已經睜開眼睛,蜜色的眸子因著睡意有些朦朧,但是可以看見自己的身影。

    「抱歉吵醒你了......。」剛剛捏得很輕的啊。

    二宮先是呆愣了一會兒,再小幅度地搖搖頭,然後把捲在身上的棉被分出來。

    相葉先偷了一眼被子底下的春光,蓋上熨燙了戀人體溫的被子躺下,伸手關了床頭的燈。

    二宮翻個身,朝相葉的方向挪了挪,再蹭個舒服的姿勢繼續睡。

    黑暗中,彼此的溫度、氣息,一點點肌膚的接觸都格外鮮明。相葉一手搭上了二宮的腰,一直是這樣的,他們探索歡愉熱烈的激情,也享受平靜安和的親密。

    「カズ.....。」相葉心裡一動,藏在心裡很久的念頭,卻是需要一點突來的勇氣才能問出口。

    「甚麼事?」濃濃的鼻音,但確實醒著。

    在棉被裡找到了對方的漢堡手緊緊握住,嚥了一口口水,才再說道:「我們......,如果你願意,我們.....,結婚好不好?!」

    相葉等著二宮的回答,那怕對方不以為意地說著〝バカ〞,那麼他會認真地跟對方解釋,這是他由衷的夢想,這是他想要守護並珍惜這份感情最直接而坦蕩的方式。


    或者對方會說,你準備好戒子再來,其實那樣東西,他早就一直塞在衣櫃的抽屜底下。


    如果真是要五億豪宅,那可能需要動用這幾年和二宮一起存下來的薪水。


    只是等到好像都聽見自己加速的心跳聲了,回應他的,只有二宮再次恢復平穩的呼吸聲。


05.


    相葉這天錄團番好些失常,平時可以表現得不錯的項目,今天都有些差強人意。


    就連總武線組合一直企望著在攀岩的項目可以拿下一次perfect,難得先爬上去的二宮很順利地把他負責的兩面牆都順利完成,時間也很充裕,反而是相葉在自己擔當的部分不小心漏掉了一個十分的按鈕,明明大家都拚了命地提醒他了,他還是沒有聽見,一股腦地往上爬,以為這回總算是perfect了,比賽結束才發現不是這麼一回事。


    「你怎麼沒跟我講!!?」從牆上下來的相葉,不可置信地看著那個他沒按的紐,再瞪著二宮。

    「所有人都在跟你說啊!」二宮也瞪大了眼睛,沒想到會是自己被指責。

    「可是你要告訴我啊!!」莫名的煩躁跟挫敗感都湧了上來。

    「欸?!」這是要吵架的前奏?

    「難怪我想說你怎麼都不為我感到高興。」明明是自己搞砸的,卻管不住嘴巴。


    即便方才這段錄影還是勉強笑著收尾了,但在換布景的中間休息時間,樂屋裡的氣氛立刻低迷了起來。


    雖然嵐的樂屋原本就安靜,大家都會各自做各自的事情,但是誰心情不好誰狀況不佳,長年一起工作的團員們,都能敏銳地感受到。

    為了不影響等一下錄影的氣氛,團媽櫻井還是率先出來打了圓場:「這是今天的第三場收錄,相葉君跟NINO還攀岩都累了吧!再堅持一下就可以休息了。」話完還趕緊向大野跟松本使眼色。


    大野雖然身為隊長,但很不擅長應對這對兩小無猜,他們好的時候,自然就會升起名為〝全世界我的竹馬最棒〞的氣場,一天不誇對方幾句不行;不好的時候,卻也仍是只有他們兩人才能進入的絕對領域,外人實在很難介入。松本雖然擔心,但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情,只得見機行事。


    對於櫻井的發言都沒人答腔,二宮拎著掌機,縮到角落的位置去打電動了,相葉也不吭聲,在對角線上兀自無意識地滑著手機。身為plus one的兩位女星還算會讀空氣,默默地在桌邊翻閱樂屋裡的報章雜誌。


    其實就是放著他們不管,他們也會盡責地把今天的工作完整,這一點敬業的態度都是有的。但嵐最被粉絲們讚揚的團愛可不是浪得虛名,大野摸摸鼻子,坐到了二宮身邊,松本則往相葉那邊去,隨便找個理由把人帶走,櫻井負責跟女嘉賓客套寒暄,總比整間樂屋死氣沉沉來的好。


    「大叔你不用理我沒關係。」二宮知道大野為何過來,頭沒抬手沒停地繼續玩著電動。

    「我只好剛好想坐這裡。」大野像個老爺爺般捧著茶杯,老僧入定般繼續坐著。

    二宮一點都不想再解釋,剛剛完全不是他的問題,不知道相葉那傢伙是哪根筋不對。既然人形靠墊都自動過來了,他也不客氣,換個姿勢靠上了大野的身體。


    大野其實覺得這樣就挺好的,不說話也是一種陪伴的方法。但不遠處的櫻井一直朝他擠眉弄眼,大野沒辦法忽視嵐的影子隊長下的指令,絞盡腦汁擠出幾句話,雖然聲音小的像是說給自己聽。

    「我覺得,相葉ちゃん只是很想得到你的稱讚!你知道的吧!如果是你們兩個搭檔攀岩,他一定是後面那一棒。」這樣二宮如果沒按完還是怎麼了,都可以幫忙彌補。

    「我又沒說是他的錯......。」明明是相葉自己疏忽沒按到那個鈕,他都沒講話了,結果還怪他。

    「相葉ちゃん最希望能被你認同嘛......,不過他剛剛的確也是挺反常的,NINO是不是最近有甚麼話沒有跟對方說清楚?!」大野悠悠地說著。


    二宮心裡一驚!按著按鍵的手指停頓了一下,天然屬性的直覺果然不容小覷。

    好吧!他的確是一時逃避,結婚這種事,哪是那麼容易可以說出Yes or NO!?近日也有感受到,相葉好幾次似乎想再開口,但是都被他跑火車找理由迴避掉。即使他在家裡的書報堆裡,翻到了幾本關於籌備婚禮的雜誌,裡頭甚至還夾著市役所的結婚登記相關資料。


    「相葉ちゃん雖然是我們團裡的開心果,但是他有多敏感纖細,NINO肯定是比我們都了解的.....。」大野從二宮的反應,知道自己有抓到重點,這幾年當隊長還是有點進步,「只要你回應他了,他就不會心急了。」


    二宮原本還想回嘴,掩飾一下心虛。只是一抬頭就看見大野和櫻井兩個人交換著目光,一個圈著手指比著OK,另一個豎起大拇指比讚,於是二宮無奈地把話嚥回去,只對著大叔組的兩位,做了一個醜到可愛的鬼臉。


    中場的休息時間不長,很快地工作人員過來敲門,通知準備下一段錄影。


    一夥人一起踏出樂屋,模特兒組的兩人就站在走廊上,二宮看著他們,感嘆戀人跟弟弟好帥,帥到他可能需要一副墨鏡。


    其他人都很識趣地快步往前走,留下了相葉和二宮在後頭,其實沒有時間讓他們把話說明白,但只要注視著彼此的眼睛,千言萬語就用一個互相諒解的眼神來訴說。


    「抱歉,我剛太激動了......。」相葉對著二宮,低聲道著,「你今天爬得那麼好,我還那麼兇,對不起。」


    方才松本也說了,錄了一整天的影,累了心浮氣躁是難免的。但是他們都感覺得到,相葉肯定還有別的原因才會如此。

    「我們當中,只有NINO會說相葉氏是個急性子,那是因為你只特別在乎他的事....,」松本語重心長地向相葉說道,「不論你在煩惱甚麼,給他一點時間吧!他有多麼想讓你安心,你比誰都清楚的不是嗎?」二宮實在太常在各種場合提起相葉了,次數頻繁到他的朋友們都會打趣地問著,你們團裡那兩位到底何時要擺金屏風開記者會。


    「沒事!上工了!」二宮雖是這麼說,還是小傲嬌地抿起貓唇,「但是我等一下要吃那家店的漢堡排,你去排隊。」

    「遵命!都聽你的。」男友力此時不用,更待何時。


06.


    〝那我們隊伍的老婆.....,就是二宮君了!〞

    〝感覺我們隊的老婆比較重耶!〞

    〝他最近有在鍛鍊,沒問題的!〞

    〝欸~~~!〞


    能和三萬五千個粉絲一起過生日,對於二宮和相葉,以及嵐的成員都是特別開心。


    早在活動籌畫的時候就知道會跟後輩隊伍進行搬運老婆接力比賽,不用想也知道自嘲只有小學生臂力的二宮,肯定是老婆擔當的不二人選。雖然一時要當全團的老婆有點害羞,但二宮仍將〝壽星最大〞的特權運用到了極致,算準了他今天做甚麼事情都可以被原諒,硬是在戀人的單元裡,撩妹兼賣萌的,將全場的粉絲逗到樂不可支。


    是因為三十代的叔叔偶像體力不足?還是因為壽星真的太重也不可考,好不容易傳到了相葉這一棒,早已經分出了勝負。所以二宮對戀人更加胡鬧不手軟,不管甚麼搬運法都不配合,搞得兩個人短短一趟路摔了好幾回,連口袋裡的糖果都滾出來了,還是對方撿起來放回原位。直到相葉滿頭大汗、氣喘到都要說不出話了,二宮才終於肯乖乖地讓人揹到終點。


    不免俗地,還是設計了整壽星的橋段,在松本的課程裡,讓二宮去高台上吹笛子,再告訴他吹不好會有處罰,雖然原本二宮還老神在在說自己不太會緊張,卻還是吹錯了音,按著大家的期望,從台上掉落到下面的海棉堆裡。

    好不容易從海綿堆裡被後輩拉了出來,隨即迎來全場為他唱生日快樂歌。二宮一邊笑著接受全場每一個人的心意,同時一邊握緊了掌心,比起他等一下要做的事,站高台吹笛子還真是一點都不算甚麼。

    吹了蠟燭,切了蛋糕,松本遞了麥克風到二宮手裡,要二宮許下今年的願望跟抱負。


    二宮先是轉頭看了相葉一眼,就看到對方回應了〝啊??〞那樣的目光,二宮唇角揚起了笑意,拿起麥克風對著全場開始說話。

    「今天可以跟大家一起在這裡過生日,我真的很開心!謝謝大家!」

    「其實成為嵐以後,我每一天都很認真的以嵐的二宮和也在生活,就算有一天會結束這個身分,我希望我回頭來回想這段日子,都是充滿感恩。」

    「不過在方才的課程裡,測驗結果說我運動神經和免疫力很好的時候,整個空間的人好像都在竊竊私語,非常不可置信的樣子。看來我確實需要來鍛鍊身體,好得到大家的認同,所以三十四歲的二宮和也,決定今後要開始運動!」

    在全場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裡,二宮先是露出了得瑟的表情,再舉起手要大家安靜下來。


    二宮兩手握緊了麥克風,眨了眨眼睛,低頭平靜了一下心情,再繼續開口說話。


    「其實,就如同你們所知道的,我一直有一位非常重要的人。」

    「我們在一起超過二十年了,這二十多年來,他真的一天比一天更好,能夠再那麼近的距離看著他成長改變,常常讓我非常驚喜。同樣的,因為有他在我身邊,那些辛苦的時候、面對新挑戰的時候,我知道他都會笑著鼓勵我,所以我就可以不怕失敗,一再地去嘗試。」

    「我們在一起太久,久到他有沒有跟我告白?我都不記得了,也不會去想將來會怎麼樣,因為我從來沒想過我們會分開。」

    「只是他最近突然問我,要不要結婚?我還真是嚇到了。」

    「工作也好,現實的條件也好,結婚對我們來說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

    「二十代的時候,如果知道身邊的朋友說要結婚,還會羨慕一下,到了三十代也就麻木了;為了拍單曲PV去亂入別人的婚禮時,也只想著順利拍完趕緊收工,根本不會去想自己有沒有這一天。」

    「只是當他問起,雖然我先嚇了一大跳,事後卻比我原以為的還要開心,原來我還是期待的。」

    「如果不是嵐的二宮和也,我根本不是個好情人。」

    「我很宅、又偏食、內褲破三五個洞還是在穿、放假只想在家打電動度過.....,這樣的我,卻有人說想跟我結婚。」

    「所以我花了一些時間去想〝結婚〞這兩個字代表的責任跟重量......。很不容易,那些婚禮上所說的誓詞,大概都是要賭命才能完成的。」

    「但如果是跟他的話,我應該做得到吧!?或者說,正因為是他,我才有信心可以做到!」

    「現階段想要舉行婚禮還是甚麼的,大概仍是非常困難。但我想不管是多久以後,只要他問我,我的答案都只會有一個,如果他忘記了,那換我跟他說也可以。」

    

    二宮在此時轉身,對著身後一個哭到不敢抬頭的身影,笑著說道:「Come on!My wife!」

尾聲


    國民偶像團體嵐的相葉雅紀和二宮和也,繼2010年的國立演唱會後,兩個人再次佔據了媒體版面。


    這回不是模仿搞笑藝人的橋段那般,開玩笑的、蜻蜓點水的親吻。

    

    那是一個累積了二十一年分的重量、無法言喻的喜悅與淚水,以及三萬五千份祝福陪伴的擁抱。


    第二十二年,也請多多指教。



END.



後記:想著能為815寫點甚麼的時候,剛好又看見去年年底一則歌手求婚的新聞,而這個求婚被粉絲們祝福著,是我覺得最浪漫的部分。求婚成功後甜蜜相擁的畫面也很令我印象深刻,妄想如果有喜歡這篇文的畫手太太願意畫一張竹馬相擁的畫面讓我腦補,我真的很樂意寄送一張親筆簽名照給妳(誰要啦(*ノωノ)

對我而言,寫現實向是同人的美麗與哀愁,也就好長一段時間沒寫了。可是竹馬真的太甜了,嵐學的搬老婆比賽就是我沒能親眼看,只看REPO和生寫也覺得好萌>///<(捂心口),於是在今年竹馬日,就將這個糖寫下來。

這篇文也送給前幾天生日、人氣超高又溫柔的   @璃 さん,這兩年多來被妳應援和投餵,都是非常幸福的事。

謝謝閱讀了這篇文字,並喜歡的妳💚💛

评论(30)
热度(32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