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ARS而在樂乎出沒~
5人の嵐が好きで、恋人のタイプなら雅紀さんを決めました。
山コンビと総武線コンビを応援します。
喜歡五個人的嵐,喜歡的戀人類型是雅紀。
應援山組和竹馬~~~
如果我不寫文,就是在看文的路上(^_-)-☆
 

永 恆 很 好 (下)

CP向:山組智翔/竹馬相二。架空,ABO設定,有小孩,恆好與永痕的小番外。


    相葉和二宮把大野櫻井家方圓一、二公里內的大街小巷都找遍了、鄰人都問過了、幼稚園去了、家裡也回去了一趟,都沒能找到小薰。正準備要去報警,就接到派出所打來的電話。

     急忙趕到時,小薰眼睛都哭腫了,加上一身大汗,一看到二宮就撲到爹地懷裡繼續哭,抽抽噎噎地說著對不起,他會去跟翔叔叔還有杏ちゃん道歉,以後都不會亂丟東西,還會跟醫生叔叔好好相處......,請爹地不要討厭他。
    二宮聽得又好氣又好笑又心疼,一邊幫他拍著背順氣,一邊拿出手帕把兒子臉上的鼻涕淚痕都擦乾淨;相葉把特別帶出門的果汁拿了出來,給哭了太久的兒子補充水分,渴極的小朋友想也不想地接過就喝了,卻在抬頭看見相葉眼裡的擔憂跟寵溺時,一句〝謝謝爸爸〞就仍是梗在喉嚨說不出口。

    小薰喝完了果汁,眼淚也勉強收住了,才突然想起了甚麼,指著身後的一個人:「是山神帶我回來的。」
    相葉和二宮早就發現派出所裡有這麼一個人,因為他的長相跟裝扮都很顯眼。聽小薰這麼一說也就趕忙向那人鞠了躬,不約而同地說著:「不好意思,給您添麻煩了。」
    被小薰叫做山神的男人的確有著讓人過目不忘的濃眉深顏,身上的衣著是和尚特有的裝扮,對著相葉和二宮點點頭算是回禮:「在下松本潤,是松本神社的住持。」
    松本走到小薰面前,「雖然在山上嚇到你了,但叔叔才不是鬼,也不是甚麼山神!」

    他在整理寺廟庭院時隱約聽到孩子的哭聲,沿著山徑出去尋找,不久就找到了小薰。不過小薰看見他時嚇得轉身就跑的模樣,還是給了他一點小挫折。
    二宮薰害羞地吐吐舌頭,跟爸爸們一樣鞠了躬:「謝謝叔叔,我會跟我同學說,其實山神很溫柔,也不會抓走不聽話的小孩。」
    「既然如此你以後要記得聽爸爸們的話,也歡迎你下次再帶同學一起來玩。」松本摸摸小薰的頭,無奈地接受了這個鄉野傳說。

 

    一家人謝過松本、謝過警察,踏出派出所時,天色已經全黑,昏黃的路燈一盞接一盞亮了起來,暖暖地照著回家的路。

    奔波了一下午的相葉和二宮誰也沒力氣再回家煮飯,帶著小薰去街角的定食屋簡單吃了晚餐。菜單都還沒打開,相葉和小薰就不約而同地說想吃炸雞的時候,兩個人就抬起頭來互瞪了對方一眼,一臉準備分出個勝負再看誰有權利點炸雞的態勢。看著這一幕的二宮,只能把臉埋進菜單裡拼命地忍住笑。

    相葉原本還想請二宮出來定奪,靈機一動,放下菜單露出了爽朗大方的笑容:「晚餐想吃甚麼都給カズ決定,他喜歡的我也都喜歡。」
    「太奸詐了!」覺得中招的二宮薰鼓著小臉,氣呼呼地看著相葉。
    「薰くん想吃炸雞就點啊,我不會跟你搶的。」當爸爸的繼續火上加油。

    「爹地說過不能偏食,我也都有吃蔬菜。」就是輸也不能輸得太難看。

    想當然爾,最後決定這頓晚餐菜色的都是二宮,只是他點的依然都是他們父子倆喜歡的。這頓飯二宮吃得很歡樂,看著他的大小情人為他爭風吃醋,大概是Omega小小的虛榮心;同時也有些幽微的酸楚,為了隱藏Omega的身分,所以獨自養育兒子的時光裡從來沒提過他有爸爸這件事,沒想到會引來這麼大的反彈。如果當初可以更相信孩子一點,在他第一次問起自己父母親的問題時就告訴他實話,或許今天所有的風波都不會發生。
    不過當他看見小薰將相葉夾進他碗裡的菜也都乖乖地吃下去時,想想情況也還沒有那麼壞。

    小人兒一吃飽就想睡了,加上聽說翔叔叔跟杏ちゃん都沒有大礙,也就放心了下來,回家的路上還開始邊走邊瞌睡。當二宮說爹地已經抱不動你了,給爸爸揹好不好?小朋友也順從地點點頭,在相葉蹲下來的時候,安安分分地爬到了爸爸背上。

    Alpha就是Alpha,揹著一個孩子走路仍是輕鬆自在。二宮憶起初識那日,他就被相葉揹著在大街上跑著,當初承諾說要跟自己生娃娃的男人,如今真的是個爸爸了。二宮也看著戀人在月光下的側顏,最近臉部的線條沒有那麼消瘦了,這些日子的將養生息總算有點成果。而小薰攬著相葉的肩膀,小臉就貼著頸側,眉頭還皺著,趴在爸爸背上,到底不比躺在床上舒服。二宮靈光一現,對著相葉咬了下耳朵:「你散發一點點信息素吧!」

    就像是焚香那樣,沉香的氣味輕輕慢慢地飄盪出來,雖然不濃,但在此時聞起來就特別舒心。二宮嗅著,臉頰就有些發燙。明明這樣的濃度並不足以挑起Omega的情欲,但是受過傷的腺體對自己Alpha的氣味很是敏感,一下子梔子花的香味就被勾了出來,由於相葉就在身邊,二宮也不擔心引來別人,反而是相葉不太樂意,但騰不出手去處理,只得挨著他的Omega再走近一點。二宮睨了一眼靠過來的相葉,眼尾裡盡是笑意,再轉頭就看見小薰眉頭舒展了,在相葉的背上安安穩穩地睡去。
    

    「雅紀!」二宮輕聲喊著,發現六年前可以喊得自然親熱的名字,現在喊起來,竟是得來不易的重量。
    「嗯?」
    「我猜,杏ちゃん喜歡黏著我,八成也是我身上多少帶著你的味道......。」

    打了抑制劑可以一時騙過身旁的大人,但是面對單純的孩子,Omega的母性本能,卻不是藥物就能抑制的。所以小薰才會說爹地身上有著梔子花的味道,而那一絲絲靜謐的沉香氣味,對於安撫杏ちゃん這樣的小小孩就特別有用。
    「原來如此,那薰接下來的弟弟妹妹都有福了。」相葉彎著嘴角說著。
    「誰說有弟弟妹妹的?八字都沒一撇!」二宮自己辯解得有些心虛,這些日子他們其實一點安全措施都沒做,親熱都來不及了,哪裡還顧得了其他。
    「而且薰連你的存在都還沒調適好,這時候要他當哥哥八成是要跳腳了。」想起兒子抗拒的樣子,二宮還是啼笑皆非。
    「其實我還蠻開心的,」相葉揚著眉毛,眼神裡幾分認真,「〝情敵〞竟然是自己的兒子,且看老子我怎麼收拾他。」Alpha的征服欲與優越感,就是對手是兒子也不會手軟。
    「バカ!」二宮沒好氣地吐槽,心裡卻是藏了蜜。
    「不過,身為你的戀人,我要感謝薰這幾年代替我在你身邊......。」相葉明白,這些年二宮一個人帶著小薰是多麼艱難的事,可是也正因為有這個孩子,成了二宮堅持不放棄的最大動力,「而且這些年我根本一天都沒扮演過爸爸的角色,他不能接受我,是很合理的,所以接下來的日子,我得把先前沒能做的,都好好補償起來才行。」說著說著,眼角就微微泛了光。

 

    因為相葉揹著小薰,所以不能牽手,二宮就把手搭在相葉的手臂上。

 

    「不急喔!我最近薪水還調漲了,可以養你。」二宮多少聽聞大野的事,加上相葉肩上那片傷痕,想著都難受。如果相葉仍想休息,他會全力地應援他。
    「我一直都知道我的Omega很能幹,不過爸爸媽媽說要來看你,總是要準備一下了。」
    後來曉得,相葉的父母親和弟弟一家人,為了躲空襲就去投靠在北方的親戚,結果在那邊種田養牛不亦樂乎樂不思蜀。現在聽聞大兒子安定下來了,傳說中的〝兒媳婦〞也找到了,還有一個孫子,開心得很,嚷著非辦喜事不可,今天他們去找大野櫻井,就是想問問過來人的經驗。原本要重新整修的桂花樓,也說如果相葉想獨立執業可以拿去用。不過相葉猜想,二宮比起只當一個醫生的伴侶,應該更想有自己的工作,大野商行對他而言又是個特別安全的職場,現在也正需要二宮的幫忙。搬回桂花樓的原址是沒有問題的,但這樣二宮上班通勤的距離就遠了些,許多事情都還需要再考慮下。

    聊著走著,二宮租的小房子就出現在眼前。

    為了不要再被兒子撞見,夫夫倆這陣子都有稍微克制了一下。都過了好些天了,但二宮只要想起那一幕,還是恨不得可以有甚麼法子,好消除兒子的記憶。


    相葉吸吸鼻子,「話說,你熱潮期快到了......。」

    「怎麼辦?這個月還是先注射好了。」不行不行,得先想個辦法。

    「你名正言順的Alpha好不容易在你身邊,卻說要打抑制劑,大概會讓我一蹶不振。」相較於臉皮薄的二宮,相葉倒是覺得讓兒子明白爸爸們需要滾床單,這可是〝保健體育〞的一部分。
    「那.....,我請假,至少要等薰去上學的時候......。」二宮想他的老闆們可以理解的吧!而且仔細想來,他跟相葉一起過的熱潮期,上回竟然就是分離前那次了,二宮也曉得他的身體跟本能有多麼期待。

 

    進了屋子,二宮趕忙在臥室裡鋪好床墊,好讓相葉把小薰放下來。卻聽見小人兒在躺下來的時候,又夢囈了一句:我不要妹妹......。

    相葉和二宮先是一愣,然後對視著笑了。

 

 

    只是後來,二宮薰成了街訪鄰居都知名的妹控,還經常被爸爸們拿今天這件事糗他。
    而對相葉和二宮而言,走過那樣的別離,還能夠守護陪伴著孩子們成長......,可以在彼此身邊的每一刻......,都是生命裡最好的時光。

    

*

 

    聽著小庭院裡淙淙的流水聲,櫻井選擇了再賴床一下。

    從二樓臥室的窗戶看出去,正好就是他們屋子後方的小庭院,所以四季變換的風情,在這裡也都感受得到。春天是新綠色的小天地;進入夏天一院子的百合花就會恣意盛開;秋天偶爾會看到撿著果實的松鼠;冬天落雪時,就更加適合躲在屋子裡,圍在暖爐邊喝酒。

     而此時已經是夏季的尾巴,只要太陽下山就不再那麼悶熱。家裡那位心靈手巧的Alpha還跟木工師傅一起改良了這棟屋子的窗戶,夏天可以引進涼風,冬天可以隔絕寒氣。櫻井常想,除了生孩子,大野根本無所不能。

    櫻井知道自己睡了一個長長的午覺,下午短暫的失去意識後,就被要求去休息。最近商行要確定秋季的營運企劃,加上夜裡有時也要起來看一下杏ちゃん,所以一直睡不太好。相葉說懷孕的人有時睡眠不足血壓低,加上突然改變姿勢有可能會讓大腦一時缺氧而暈過去。大野一聽完,二話不說就把人按到床上,不許他再操心別的事。他原本還想撐著等小薰的消息,但看到大野眉頭都快要打結了,也就不再堅持,讓自己放鬆地睡了一覺。

    還不想睜開眼睛,翻個身換個姿勢再把棉被拉起來嗅了嗅。

    再次驗證了,只有在他懷孕時,大野的甜杏仁味就會比較明顯,混著自己的百合花香,讓他感覺自己在孕期特別像個美味的甜品,意願跟本能其實都會渴望著Alpha和自己親近。只是他那位有點不解風情的Alpha,是絕對不會在此時享用他。但櫻井很肯定,要有伴侶的Alpha吃抑制劑也絕對不是甚麼好受的事,他的Alpha雖然吞著抑制劑時從不喊苦,但真的不想不能忍耐的時候,還是會跟他討一個長長的吻。

    幾點了?都超過晚餐的時刻了吧?屋子很安靜,想是大野有看著杏ちゃん,不許她再打擾爸爸睡眠。櫻井摸了摸肚子,他有點希望這一個會是男生,雖說男生女生都好,若考慮到商行繼承人的部分,好像還是男孩子方便些,但如果跟自己一樣是Omega的話,就得招贅。突然意識到實在是想太多了,這個孕期一定要先元氣滿滿地挺過去,要不大野只要一看到他不舒服,眼裡的自責都要比工作室裡的油彩還要濃了。

    喔對!男孩子!小薰?眨眨眼睛適應一下光線,慢慢地從床上起來。

 

    踏出房門就聞到了食物的香味,想是大野媽媽來家裡幫忙煮了晚餐,還是他最愛的魚貝類料理,聞著就餓了。櫻井移動腳步下樓,在樓梯上就看見在客廳的大野手忙腳亂地不知道在收拾甚麼,但實在來不及,只好放棄,抬起頭對著櫻井,有些彆扭而尷尬地說著:「起來了怎麼不喊我?」

    櫻井多看了兩眼,發現大野急忙想藏起來的是一套和服,不,應該是兩套,另一套還整整齊齊地收在專門用來收藏和服的紙袋裡。而坐在嬰兒小椅子上的杏ちゃん,不知為何穿了件全白蕾絲小洋裝,還繫了蝴蝶結頭帶,當真就像是個洋娃娃。

 

    「智君在忙甚麼?有薰くん的消息嗎?」櫻井邊下樓邊問道。
    「傍晚NINO有打來電話,說薰くん找到了,要我們放心。」大野回應著,等櫻井在身旁坐下,重新攤開了那件已經被他打開來看的和服。

    原來那不僅是件男性和服,還是通常只有婚禮才會穿的、極其正式的黒五つ紋付き羽織袴(註1)。
    既然沒得藏了,大野也就坦然說了實話:「今天原想趁相葉さん和NINO在的時候,給你一個驚喜......。我跟和服店約好,請他下午送來,原本也預定了相館的人,會來幫忙照相。」

    「和服我之前就訂好了,一直先請店家幫忙保管。聽到相葉さん他們要來跟我們討論婚禮的事......。」講到這裡大野就有些欲言又止,停頓了一下再就繼續說:「我當初沒有去參加我們的婚禮,後來就覺得很後悔。想你喜歡熱鬧,趁著朋友來可以充當賓客,計畫著就在我們家院子裡,穿這套和服,拍幾張紀念照。」
    「原本爸爸媽媽也會過來,不過因為薰くん的事,加上你又暈倒,也就只好取消了......,抱歉。」
    「幹嘛道歉啊,智君到現在還跟我這麼見外才要道歉!」櫻井摸著和服上大野家的家紋,對於戀人會預備這份禮物實在又驚又喜,看到一旁的女兒,還打趣地問道:「那杏ちゃん怎麼先偷穿了?!」

    「媽媽說,這是童裝店裡最新的款式,怕不合身還要拿去換,結果她一穿就變得又乖又安靜,為了不吵你休息,就先讓她穿著。」果然愛漂亮是女生的天性。
    櫻井笑著再抱起女兒欣賞了一下,杏ちゃん大概也感受到了爸爸嘉許的眼光,開心地搖動著小身體。只是這樣大野就緊張了,深怕一個閃失又波及到肚子裡的寶寶,趕忙要櫻井把杏ちゃん放下。
    「智君,我真的沒那麼脆弱,今天也只是碰巧而已啊!」不想讓戀人擔心,櫻井也就順著對方的意,把杏ちゃん放回小椅子中,再摸摸她的額頭,下午那個腫包也消了,只留下一枚小小的紅印。


    再度拿起大野準備的和服,想起那個新郎缺席的婚禮;獨自一個人學習著商行的大小事;好不容易打破對方的心防;折騰了一陣總算圓了房......,杏ちゃん出生兩個月就又懷孕,若是兩年多前初來乍到的自己,根本不可能想像會有這一天。

    櫻井一直都明白,大野對他始終有一種愧疚感。

 

    因為戰爭,從政的夢想斷了,為了家裡的需要,聽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結了婚,偏偏對方是個腺體受傷的Alpha,從戰場回來人生性格都變了樣。懷杏ちゃん的時候大野就很憂心,很怕因為腺體的受損,會不會有甚麼不好的部分遺傳給寶寶?又怕自己已經無法預測跟控制的熱潮期,對櫻井帶來負擔,再怎麼難受也都按著醫生的指示,定期地吞著抑制劑。

    正因為櫻井知道對於有伴侶的他們,吃抑制劑是多麼辛苦的一件事,所以一等杏ちゃん出生,他就跟大野說不用再吃了。結果本能的反撲超乎想像地來勢洶洶,大野停藥後爆發的那次熱潮期,讓櫻井好幾天下不了床,爺爺奶奶為了照顧杏ちゃん也忙不過來,大野商行還為此破天荒地店休了一個禮拜。

    對於第二個寶寶就這樣到來,大野非但沒有很開心,還自責的很。雖然醫生也說,這樣頻度的生產對Omega身體的確有點負擔,但也不是沒有前例,切記著不要太操勞、注意營養均衡睡眠充足即可。只是大野仍是焦慮的,又開始吃抑制劑不說,還怕跟自己Omega太親近會擦搶走火,打算要分房睡。若不是櫻井說著,杏ちゃん還那麼小,就看到爸爸們〝感情不好〞可能會影響她身心發育,櫻井猜想他的Alpha可能不只是搬回工作室,大概會去院子裡搭帳棚了。

    「智君,謝謝你,我超開心的。」櫻井已經可以想像跟大野一起穿這套和服拍照的畫面,戀人不選西裝而刻意挑了和服,大概也是顧慮他的身材,「只是到下個月店休,我大概連和服都穿不下了,等寶寶出生,我們一定再來拍。」

    櫻井放下和服,拉過大野的手按在自己肚子上,「寶寶每天都很健康在長大,我也被你跟爸爸媽媽照顧得很好,店裡也有NINO這麼得力的幫手,我相信一切都沒問題的。」
    「而且我覺得,與其要你吃抑制劑忍耐那麼久的時間,說不定適當地發洩一下更好些。」身為Omega還得這樣拐著彎引誘自己Alpha還真是有點心累:「我是說,我們偶爾稍微親熱一下,這樣你停藥的時候,說不定副作用也不會那大......,」越說越害羞,但不說不行,伸手抱住對方,拉近兩個人的距離才不會被看到臉,悄聲在戀人耳邊說著:「就算懷孕時沒有熱潮期,我也還是想要你。」
    「翔君......。」大野實在不知道回應甚麼好,只能緊緊擁抱了對方。

    櫻井正想慶幸著這回戀人應該有聽懂他的暗示,肚子卻很不爭氣地發出了咕嚕的聲音,原本親密浪漫的氛圍立刻被打破,大野和櫻井都忍不住大笑了起來,引得一旁的杏ちゃん好奇地張望著。

    「智君吃晚餐了嗎?」

    「沒有,等你一起吃,但我餵過杏ちゃん了。」

    兩個人先將和服收好,帶著杏ちゃん和她專用的小椅子移動到廚房。

 

    大野媽媽特別來煮的鮮魚湯、蛤蜊炊飯都還在爐上保溫著,也準備了配飯的小菜。兩人佈好餐具,一起坐了下來,雙手合十齊聲喊了:いただきます(註2)。杏ちゃん雖然吃飽了,但看著爸爸們吃,就又開始流口水,大野趕緊放下碗筷,忙著去把女兒的蕾絲小洋裝換下來,櫻井看著父女倆的身影,幸福得心滿意足。

    智君,跟你結婚,我一天都沒有後悔過,縱然不是每一天都無風無雨。

 

    佔據著你心裡最重要的位置,看著你為我跟孩子們努力。

    這些平凡到不足一提的微小日常。

 

    永恆而美好。

 

END.

 

 

    註1:黒五つ紋付き羽織袴(くろいつつもんつきはおりはかま),日本男性結婚的和服正裝。會在背後、兩袖後方、前胸兩處都繡上家紋,非常正式的服裝。
    註2:いただきます。通常翻譯〝我開動了〞,不過日文原意是,因著生命的犧牲而可以得飽足,所以領受了這份心意的意思。

 

後記:很喜歡二宮薰,大概因為他是我擔跟他可愛相方的小孩(自行腦補),在這個系列裡特別讓他外表像雅紀、個型也像雅紀、卻在遇到問題時浮出了像NINO那般敏感而倔強的部份。因為他是雅紀的孩子,最像雅紀的部分其實就是喜歡NINO,基本是個爹控。因為戰爭而不得不跟自己Alpha分離的NINO實在太辛苦了,所以這個小情人,是非常重要的存在。


    每一次寫番外我都是忐忑的,不太確定期待著番外的讀者,會想要看到這個故事甚麼樣的後續?只能按著自己的本心去試著寫一點。謝謝K醬給了我番外的篇名,其實我寫完永痕時準備要去外地出差,根本沒想番外的事,但是妳給我了這麼好的篇名,希望沒有辜負。也謝謝綠黃是幸福的顏色姑娘,妳那時舉手想看,對我就是一個鼓勵。會陪我聊天的雪柜,幫我看字的兔子~我也都謝謝妳們。

    話說,趁著工作忙完的一個空檔,我終於去了叫做〝恆好〞的那間餐廳。



    由於是翻修好幾十年前的舊倉庫,所以建物物本身就是濃濃的、復古的氛圍。店裡有很多店家精選的商品,那天晚餐後因為還有別的約,所以我沒很認真研究店內都賣些甚麼,不過看得出來,店家對於擺設裝潢都下過功夫,真的是一間非常文藝氣息的餐廳~~剛好那天去東京玩的朋友也把熱騰騰的SHOP照交到我手裡,所以我就帶著山組風組的SHOP照一起去,這樣就有跟愛逗一起去踩點的感覺,迷妹真的是謎樣的生物(只有妳啦(*ノωノ)至於叫做〝永痕〞的刺青店,膽小如我,這輩子應該都只能路過了。


    因著兩間有意思的店名而寫了這個系列,自己都感到意外~~雖然我依然是個傻甜白,不虐愛逗,不拆CP,一定會是HE~每次讀者小夥伴若留言說好擔心後面不知道怎麼樣的時候,我都超心虛的,因為真的不會怎麼樣(/ω\)。這樣的我,每次被說喜歡的時候,都充滿感謝。

    謝謝閱讀,並喜歡這篇文字的妳。




评论(44)
热度(26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