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ARS而在樂乎出沒~
5人の嵐が好きで、恋人のタイプなら雅紀さんを決めました。
山コンビと総武線コンビを応援します。
喜歡五個人的嵐,喜歡的戀人類型是雅紀。
應援山組和竹馬~~~
如果我不寫文,就是在看文的路上(^_-)-☆
 

永 痕 (下)

CP向:相二。架空,ABO設定,有小孩。”恆好”的山組CP出沒。
寫到可愛又帥氣的NINO生日都過了~還是謝謝你生日那天當了一下下雅紀的〝奥様〞,雖然你極度不配合,但我知道那是傲嬌的表現///v///


    看著眼前這棟清冷斑駁的樓房,二宮的心再一次沉了下去。

    這天二宮拿著櫻井給的地址,一個人搭了車到這個市鎮的另一帶,尋覓這裡的桂花樓。而最後看見的,就是這個已經人去樓空的地方。

    戰爭結束這兩年多來,二宮一直是這樣的。先從相葉一開始還給他寄信的城市開始,再來是舊的報紙,或者一些商店名冊,鍥而不舍地找著有關桂花樓的蛛絲馬跡。由於他跟相葉沒有正式結婚,加上他人又在海外,戰爭時能獲取的消息少之又少。之前找到的桂花樓有的是小酒館、也有旅館,但都跟相葉無關。這次來到大野商行所在的縣,也是因為在上一個工作時,偶然從新來的同事口中聽聞,他的老家好像有間叫做桂花樓的餐廳,於是他又輾轉來到這裡。

    櫻井給他資料的時候,就說這一帶在戰爭時有被空襲過,當初整個城鎮的人幾乎都撤離了。雖然這兩年已經慢慢地又恢復昔日的風貌,但也有一些人不願意再回到傷心地,轉往外地去發展。有關桂花樓的情報,也是大野爸爸翻箱倒櫃找出了五年前的商家名簿,才看到了桂花樓這三個字。

    是桂花樓沒錯,破損的招牌已經卸了下來就放在牆邊,大門深鎖。二宮從蒙著厚厚灰塵的窗戶看進去,裡頭有著中菜館特有的大圓桌;椅子隨意擺著,好幾張都倒在地上;櫃子裡的瓶瓶罐罐都東倒西歪,牆上的月曆就停在三年前,換言之,已經至少三年沒有營業。

    二宮考慮著要不要向鄰人打聽,很怕聽到更不好的消息,雖然之前也是失望了許多次,但是櫻井給的資料,就說這裡的負責人名字是相葉勝久。相葉這個姓不是常見的姓,如果這裡仍不是跟相葉有關的桂花樓,那麼應該也沒有別的地方了。
     就是桂花樓沒有了,相葉也還活著吧?!因為長期打抑制劑的關係,二宮已經許久沒有聞到自己身上屬於相葉的沉香氣味。據說如果Alpha過世,那麼留給Omega的標記也會隨著時間消失,這樣Omega就可以再找下一位情人。相葉留下來的標記已經不在了嗎?或許停止施打抑制劑可以確認,但二宮不敢拿自己跟小薰的安危來冒險。最重要的,他寧願相信相葉還活著,就算受傷了,變殘變醜了,都不會改變他對相葉的感情。

    二宮後來還是鼓起勇氣向鄰人打聽,住在桂花樓對面的一位老奶奶說:三年前空襲頻繁時,桂花樓的主人也就停業逃難,再也沒有回來。桂花樓的長子讀書時就已經離開家,原本要由小兒子繼承家業,但都已經是過去式了。而這棟樓似乎已經有了新主人,前幾日有看到幾位翻修房子的師父來場勘。

    二宮謝過了老奶奶,搭上回程的公車,告訴自己不能放棄,就是尋找桂花樓的旅程已經結束,但相葉一定還活著,只是他們還沒有找到彼此而已。而且他們之間還有小薰,相葉看到小薰會是甚麼反應?會開心的吧?那個孩子就像是跟他一個模子印出來的。二宮一直沒有告訴小薰他有爸爸,他還沒預備好怎麼跟孩子說明爸爸可能已經不在人世,又或者哪一天小薰長大會怪他,為什麼要讓他來到這個世上,卻只能當個沒有爸爸的小孩?!但是他也明白遲早有那麼一天,他只是盼望,能在那一天來到之前找到相葉。

    雅紀,你會原諒我吧!原諒我當年那麼任性......。
    只是如果連標記都會消失,若是沒有小薰,還有甚麼可以證明我愛你?

 

*

 

    相葉整理著自己在營區內的宿舍,暫時用不到的物品都要打包寄回國,而他明天就要跟著一批軍人一起搭船啟程,準備進入戰場。

 

    一開始聽聞戰事爆發,原以為會一個禮拜內就能解決平息的衝突,沒想到戰火延燒,越演越烈,兩方國家都開始傾全力來應戰。原先的軍力不足以應付,就開始徵調人民參軍,身強力壯的Alpha與能吃苦耐勞的Beta陸陸續續地上了戰場,每一日的犧牲死傷都不計其數。

    雖然戰事並沒有波及到二宮所在的這個國家,但是軍力吃緊,相葉預測將海外駐紮的軍隊調派參戰應該也是遲早的事。而他是Alpha,還是前線最需要的醫生,不離開這個島國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

    果然不久,全營區也進入高度戒備狀態,所有的軍士都加重訓練並禁止擅自外出。相葉一個月前接到徵調令那一天,就發了電報的二宮,告訴對方他必須加入戰爭了,也不能再輕易離開軍營,一切珍重。

    只能用這種方法跟二宮道別,相葉是難受的,卻也是慶幸的。

    一個Alpha要佔有一個Omega何其容易,況且這個Omega還那樣全心全意地信任自己。相葉不否認自己也有Alpha的劣根性,每每親吻二宮的時候都想著把自己的信息素更多留在二宮身上,讓二宮離不開他,還心安理得地告訴自己,這是為了對方著想才給他臨時標記。當二宮看著他的眼神越來越溫柔深情,根本不需要Omega的熱潮期就足以挑起他的慾念,天知道他得用多大的忍耐,到現在還沒有把人吞吃入腹。

    相葉只是不想在二宮的生命裡,再複製一次二宮父母親那樣的人生。

 

    AO間的確有天性上難以抗拒彼此的吸引力,卻也可以有用理智與真心選擇給出承諾的愛情。所以相葉決心等二宮讀完大學,等自己的醫術更加精進,等著帶二宮回國給父母親看,告訴爸媽這樣以後他們也可以跟別人炫耀,有一個跟中特獎一樣開心的Omega兒子,想給二宮一個婚禮,一個完整的家。
    

    幸好還沒有標記二宮,真的幸好自己還不是完全下半身思考的Alpha。

 

    戰場上彈砲刀槍都不長眼,死了倒還好,標記會漸漸消失,要是沒死卻殘了呢?拿甚麼給二宮幸福呢?那麼可愛的一個Omega,一定還會有其他的Alpha願意珍惜保護他,陪他過一輩子吧!?希望二宮接下來的人生會遇到更好的人,希望二宮永遠沒有機會再說出〝雅紀,那你動手術把我變成Beta吧!這樣我就也能當兵,可以跟你一起上戰場,拜託不要讓我又要變成一個人。〞這樣讓他心痛的話。

    不知道二宮這個月的熱潮期有沒有順利度過?他已經拜託醫院裡可以信任的醫生,一定要特別關照二宮,接下來抑制劑的研發應該也會越來越進步,或許不會再發生像二宮母親那樣的遺憾。他們戀愛以後,二宮每次熱潮期要吃抑制劑時都是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委屈巴巴地說著抑制劑變難吃都是Alpha害的。是啊!都是他害的,給了臨時標記卻又不肯在此時佔有對方,Alpha就是這樣自私又霸道的生物。

    東西都整理的差不多了,想著最後再給二宮寫封信。不是那麼擅長文字的他,寫來寫去都詞窮。不敢跟二宮說要等他回來;更不想跟二宮說再去找一個好人來陪伴照顧他。唯一能期望的,就是這場戰爭不會影響到這個島國,讓二宮可以平安無憂地活下去。

 

    寫著煩惱著,相葉開始懷疑起是不是因為太想念二宮,所以隱隱約約還聞到梔子花的香味?戰場上會有梔子花嗎?還有機會再見那個就像梔子花般,潔白雋永的人嗎?
    等相葉發現自己心跳有些加速,下意識地深呼吸了一下,才發現事情不對!
    打開房間的窗戶往外一看,還真的發現窗下不遠處有個人影,相葉快嚇死了,飛快地奪門而出,二話不說地把人帶進房裡,再把門窗通通關好。

    不是幻覺,那個有著梔子花香的人,以為遠在天邊卻近在眼前。

    二宮的眸子裡漾著水氣,晶晶亮亮的,襯著他白裡透紅的膚色,加上空氣中飄盪的香氣,正常的Alpha都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只是相葉氣壞了,根本不等人解釋,劈頭就吼著:「二宮和也!你知不知道這裡是甚麼地方?!!」
    「你一個人來這裡也太危險了!!」
    「來就算了!現在這個味道是怎麼回事?你是要這裡所有的人都因你暴動嗎?!」
    面對相葉的焦急生氣,二宮一句話都沒有辯駁,只默默地退到一邊,爬上了床,用著有相葉味道的棉被把自己包起來。
    溫婉柔和的沉香氣味沁入鼻腔,只是棉被上的味道,都讓二宮想哭。
    好想念好想念,就是這麼冒險也還是好想見這個人。
    接到消息說相葉再也不能隨意外出,近期也就要走,二宮只好去拜託認識相葉的那位醫生,請對方不論如何讓他可以進來見相葉最後一面。醫生被他說動了,終於等到今日派送一批藥品與公文的機會,趁機讓二宮一起混進來。二宮謝過醫生,說接下來所有的事讓他自己負責就好,先躲在人煙少的地方,等到太陽下山再設法找到相葉的宿舍。
    二宮也曉得自己熱潮期將近,這是一個賭注,賭相葉能因為這樣發現他,賭一個關乎孕育生命的可能。

    看著躲在棉被裡的人不說話不反駁,相葉也氣不起來,加上梔子花的香味越來越濃,讓他變得進退兩難。退嗎?立刻要求二宮吃下抑制劑?這是對方想要的嗎?進嗎?這是Omega的熱潮期啊,可不是親吻這樣的臨時標記就能夠應付的,要他怎麼把持得住? 
 

    還猶豫不決,就看著床上的人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脫下,扔出棉被外面。

   猶豫不決的部分

 

*

 

    二宮一下了車,立刻慌慌張張地衝進醫院,一點都沒有平時的冷靜從容。

    今天一早,就發現相葉留給他的手錶錶帶突然壞了,雖然不迷信,但心裡還是有些疙瘩,一整日出門總想著會不會是甚麼不好的預兆?工作到一半,就接到了小薰送醫院的消息。

    他這天代表大野商行去跟幾個大客戶點收貨款,櫻井給每一家客戶打電話,說著如果我們二宮到了那裡,請他打電話回商行聯繫。待二宮給櫻井回了電話,原以為是有其他工作交代,結果是小薰的學校來通知,說小薰今天校外教學的途中跌倒受了傷,打電話去家裡沒人,只好打二宮上班地點的電話。

    櫻井說了,工作就先擱著,快去看孩子要緊,今天若是不能回商行也沒關係。
    

    這些日子,二宮是真心感謝這兩個老闆。

    雖然發現他是Omega,但不曾對任何人說起;知道他有個已經上幼稚園的小男孩,偶爾還跟他請教育兒經;從來沒問他伴侶的事,還幫他擋掉外頭來想跟二宮說媒的各種請求,甚至還跟人家說,因為太喜歡二宮了,等著杏ちゃん長大要留著當女婿。

    如果不是還要繼續尋找相葉的旅程,二宮甚至有了要在這個城市久居的念頭。大野和櫻井是他來到日本後,第一次有了可稱之為朋友的存在。

    

    總算找到了小薰待的病房,小朋友臉色有些蒼白,但精神還不錯,坐在床上還跟陪著他的修女老師問東問西。看到二宮來了,立刻露出了開心的笑容,讓二宮鬆了一口氣。

 

    「爹地!」揮舞著小手,沒甚麼比看到爸爸更放心了。
    「薰!你怎麼樣?怎麼會受傷呢?」二宮焦急著問著,想抱抱兒子又怕身上還有別的傷。
    「二宮さん,薰くん右腳踝有扭傷,還好沒有骨折,其他就是擦傷,幸好沒有大礙。」在一旁的老師趕忙說明著。
    「其實他來到醫院前,傷口都處理過了,扭傷的部分也做了很正確的處置。來醫院只是多加檢查一下。等等醫生會再過來,再跟你說換藥跟回診等注意事項。」一旁的護士跟著補充。
    「傷口都處理過了?!」

    「這陣子我們教會裡剛好有舉辦義診的活動,其中一位醫生說剛好有點空檔可以陪小朋友一起爬山,也是他幫我們抱著小薰來醫院。」老師接著說。

    「那有謝謝對方的方式嗎?」
    「醫生叔叔說他先回教會忙一下,會再回來看我!」不等老師回答,小薰就在一旁搶著發言。

    既然二宮來了,老師就先離開。

    二宮回過頭來看著小薰,這小朋友受傷了卻沒有很低落,大眼睛閃閃發光,還一直把一隻手藏在背後,不曉得賣著甚麼關子?!

    「怎麼會摔倒呢?是不是走路都不專心?一直跟同學玩?」二宮雖然知道此時不好太兇,但語氣還是嚴肅了起來。
    「不是!」著急著反駁。
    「那為什麼會摔倒?讓爹地跟老師要這麼擔心你!」也得答謝那位隨行的醫生才行。
    「因為......,」小薰這時候終於把一直藏在背後的手伸出來,手裡緊緊攥著幾朵白色的小花,「今天大家一起去爬後山的時候,我看到山坡上開著這個花,想送給爹地......。」
    一看到小薰手裡拿的花,二宮立即眼眶一熱。
    「我很小心了,但是地上比我以為的還要滑......。」想起自己的制服鞋子也都弄髒弄破了,小朋友這才意識到好像闖了禍,討好般地低頭咬著下唇。
    只是二宮已經無心責備孩子,接過了小薰手裡的花,得拼命吸著鼻子才能防止眼淚掉下來:「怎麼會想要送這個花給爹地?!」
    「這個花,跟爹地身上的味道一樣。」小人兒天真坦率地說著,「爹地抱著我的時候、陪我睡覺的時候......,有時候會聞到這個香香的味道,我很喜歡。」
    「而且那位抱我過來的醫生叔叔,他說他最喜歡的人,也是這個花的味道!」
   「醫生叔叔還說,要偷偷問我爹地的事......!」

   「薰くん!剛剛不是說好這是我們男人間的祕密嗎!?」        

    

    背後傳來的,是二宮每天魂牽夢縈的,沙啞溫柔的嗓音。

    眼淚立刻奪眶而出,二宮卻不敢回頭,深怕一切都只是因為自己太想念對方才產生的幻覺。
    這些年,獨自扛起生育教養孩子的責任、捱著漫長寂寞的等待、牽掛著戀人的安危、輾轉流離在不同城市尋找些微的希望......,那些失落、那些苦、那些一個人不能哭出聲的夜晚,一幕幕在二宮眼前浮現。

    雅紀!雅紀!還有天上的母親,你們都會稱讚我的吧!

    我沒有向命運屈服,再嚴峻的現實也沒有打垮我,我一直都堅強而自由地活著。

    感受到一雙溫暖乾燥的大手攬上了自己肩膀,二宮將所有的哭泣埋進接下來的擁抱裡。

 

*

    幾乎是睜開眼睛的瞬間,羞恥感便排山倒海地襲來。

 

    二宮的臉皺成一個慘了的表情,鴕鳥般再把頭埋進棉被裡面,心裡默念了好幾次〝完蛋了完蛋了!今天要怎麼面對兒子!?〞

 

    喔對!小薰?!得送他去上學!根本就遲到了!!

 

    想從床墊上起身,腰和腿的痠疼讓他立刻又躺了回去,不敢再輕舉妄動,苦著臉懺悔著一晚上的縱慾過度。還有那個難以啟齒的地方,就是Omega的生理上再怎麼適合情事,昨天夜裡還是用得狠了,難以忽略的腫脹與灼熱感,讓二宮很想一整日都躲在棉被裡不要見人。

    還是得先把小人兒叫起床,轉頭一看才發現小薰的床墊棉被都已收拾好,書包制服也都不在,還納悶著,就看著孩子的爸推開房門走進來,手上拿了托盤,端著水壺水杯,還有一只小圓盒。

    「你別擔心,我送兒子去幼稚園了,」相葉把東西放在小几上後坐了下來,「要不要起來喝點水?還是想再躺一下?」

    二宮眨眨眼睛,對於起床後能在屋子裡可以看到相葉,還是覺得不太真實。但身體的痠疼、喉嚨的乾渴都告訴自己,這是真的!他的戀人,他的Alpha,確確實實地就在這裡。

    「......水......,咳咳.....。」聲音啞的,又再次提醒自己昨夜的縱慾過度。

    相葉扶著二宮的腰,盡量不要讓他太用力就可以起身坐好。即便放輕了動作,還是看到二宮皺眉忍痛的模樣。
    「對不起,是我太沒有節.....。」相葉話沒說完,嘴唇就被二宮用手指抵住。
    「說甚麼呢!」他們都渴望彼此,所以沒有誰是誰非。真要說就是屋子裡只有一間臥房,為了不吵到小薰,兩個人只好利用其他的空間,腰酸背痛不是沒原因的。
    即便如此,欲罷不能的情事能停下來,還是因為小薰半夜醒來沒看到二宮,打開房門想找爹地,就看到爹地跟醫生叔叔兩個人都沒穿衣服糾纏在客廳的椅子上,小人兒像是受到了相當的衝擊,默默地又退回房間裡去。

    真是超級尷尬的,二宮一想起那畫面,耳根就又不受控制的燒紅起來。

    「總是得讓他知道,他就是這樣出生的嘛!」相葉知道二宮在糾結甚麼,笑著把水杯遞到戀人唇邊。

    二宮低頭小口小口地抿著水,一杯水入喉後就舒服多了。然後相葉輕輕地拍了下他的屁股,二宮會意,轉身攀著相葉的肩膀,慢慢跪起身來,把臉貼著相葉頸側。

    相葉退下了二宮的睡褲和底褲,打開了小圓盒,修長的手指沾了裏頭的藥膏,熟練地探到那個只有他造訪過地方,憑著手指的觸感,輕輕地把藥抹上。
    「唔......。」痛著又害羞著,好奇怪。
    「忍著點。」相葉說完,無名指就又探入了一個指節,內壁也仔細上了藥,「這是從國外來的藥,等一下就會好多了。」
    為了抗議Alpha過人的尺寸,二宮還是張嘴在相葉的耳下腺體附近咬了一口,Alpha被自己的Omega這樣調戲,一絲絲的沉香氣味就冒了出來。二宮覺得挺好玩的,正想再咬,就想起了昨夜看見的景象。

 

    昨夜是他們重逢以來,第一次裸裎相見。

 

    一週前相葉還忙著教會舉辦的義診活動,而小薰雖然沒大礙,但扭傷了腳還是得費些心照顧。待相葉忙完,小薰的傷也好得差不多了,再遇上了二宮隔日沒有上班的日子,便一發不可收拾。兩個人都不是熱潮期,卻可能比熱潮期時做的愛還要火辣熱烈。

    等相葉塗好了藥,把他的褲子穿回原位後,二宮拉開了相葉左肩上的衣料一看,果然是有著一大片的疤痕,從肩膀、背部到上臂,清晰可見。

    「這是怎麼回事呢?!」受傷的時候一定很痛吧!
    「有一次我駐守的地方,敵軍來突襲,軍隊一邊抵抗,也要幫著人民撤離......,」相葉閉上眼睛回想那一日,那大概是他從軍以來最接近死亡的一刻:「一個孩子從逃難的隊伍中掉了下來,人潮推擠洶湧,他母親根本沒法再回去找他。我擅自離了隊伍回頭去救那個孩子,一顆手榴彈就在我們身後炸開......,幸好孩子毫髮無傷。」
    「這個傷我也養了幾個月才勉強好全,每次痛得睡不著的時候,我心裡面只有一個念頭--カズ不用上戰場,カズ的國家還很安全,真是太好了。」

 

    相葉說,前線戰況實在太激烈了,他每天都有縫不完的傷口,動不完的手術......,戰後他又加入了無國界的醫療組織,為資源缺乏的地方提供醫療援助。曾經旅行的時候路過了二宮的國家,就是沒能找到人,他沒有想到二宮已經帶著孩子,出發來日本找他,就這樣錯過了好些時候。直到這次所屬的單位被教會邀請來舉辦義診活動,他才回到家鄉。因為喜歡孩子,就去跟修女老師說想跟孩子們一塊出門看看,聽到有小孩子摔倒,衝過去幫忙見到小薰的那瞬間,就想著這個孩子絕對和自己有關。

    「小孩真的不能偷生啊,幸好我只有跟カズ做過愛而已......。」

    戰場上尋花問柳的娛樂哪有少過?相葉偶爾也要為那些被過度使用的Omega做治療,一點都不想成為幫兇。況且相葉一直認定自己是有家室的人了,那怕是戰爭這樣不得以的情況,他的身體,他的所有,仍只能屬於二宮的。
    「聽小薰說,他爹地就是這個花的香味,我就更加確定了......。」相葉也摸著二宮頸側的傷痕,還有手臂上施打抑制劑而留下的針孔痕跡,心疼地說著:「謝謝你生了那麼好的一個兒子......,接下來,都不再讓你受苦了......。」

   二宮想哭的,但是現在把時間用來流眼淚,未免太可惜。

    摸著相葉比起戰爭前更加消瘦堅毅的臉,有些粗糙的皮膚跟眼尾的摺痕,這些年他們都不好過,卻也等到了現世安穩、歲月靜好的這一天。

 

     再平常不過的夏日早晨,日暖風涼的舒爽令人想睡回籠覺,他們也就決定這麼做了。只是在閉上眼睛前,還不忘緊牽著對方的手。

 

 

    分離已然結束,承諾沒有落空。

 

    那些刻骨銘心的昨日,是永痕。

 

    雨過天晴的未來,是永恆。

 

 

END.

 

 

    註:〝死生契闊、與子成說〞源於《詩經》,原句是「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意思是:生死相依,我與你已經發過誓了;牽著你的手,就和你一起白頭到老。這是一個征戰在外不能歸的士兵,對妻子分別時所說的誓言。

 

    後記:永痕其實我住的城市裡,一間刺青店的名字。我那時一看到,就想著這兩個字跟〝恆好〞是一對的。
    先寫了山組的恆好後,我的CP強迫症還是犯了~但我並沒有想要在愛逗們的身上刺青,所以選擇了另外的方式來詮釋永痕兩個字。ABO間的標記、留在身上的傷,甚至有些人有些事就是不會從記憶中消失,我想這些也都是永痕。
    竹馬的故事發生在山組時間軸的前面跟後面,一度很怕這樣的插敘寫法讀者會看不太懂~謝謝 @Dadisdad 兔子妹妹還事先幫我確認了一下,也希望最後的結局,會是妳喜歡的。

    我自己很講究這兩個故事的對稱性,許多的細節我都認真想過。其實我相信真正的戰爭還要殘酷千百倍,但我不想太虐愛逗們,最後就是這樣呈現了。也很喜歡用爸爸的氣味來取名的兩位小朋友,生命的延續也是一種永恆是不?
    每次我舉辦猜謎,都很怕沒有人要理我quq不過這次真的很開心,好些妹子參加我的Alpha氣味猜猜賽~我喜歡寫ABO設定,氣味設定真的是一大萌點,加上這回嵐學說了,挑選伴侶氣味是一大勝負條件,就更加讓我覺得ABO設定好棒啊~~~///v///~~~而翔君的香味是百合花,有百年好合的寓意。那麼,最後一個猜謎:為什麼NINO的香味是梔子花呢?希望也有人來猜,不然會變成都市傳說(*ノωノ)

    謝謝閱讀,並喜歡這篇文字的妳❤

追伸:在這個時點上, @curry   @真江  @小奶兔与小豆柴的爱情故事 以及一位風の向こうへ太太(@不到),說中了我選用梔子花當NINO氣味的原因了。雖然花語原本就是有種種說法,但要的確會香香的,並配合永痕這篇文的感覺,所以梔子花的花語說是:永恆的愛,一生的等候與喜悅,就是正確答案了~~
謝謝妳們來回應我,如果真的很想問我一個問題,我可以在不讓妳們太幻滅的情況下誠實作答XDD

评论(71)
热度(346)
©  | Powered by LOFTER